小说城吧 > 大宋安乐侯 > 第207章 忍忍吧
    曹傅这家伙十分顽劣,此时威胁杨文广,却让杨文广陷入两难境地。

    早知道这小子这样威胁自己,刚才就应该直接告知侯爷。

    但是看曹傅这股子惫懒劲,又怕他真的再一次跟上来,那才是危险。好在现在跟在使节的队伍之中,还有一个照应。

    “你可想清楚了。”杨文广倒不是怕他威胁自己,而是怕出了差错,“若是你藏在队伍之中,怕是用不了几日,便会被侯爷发现。你虽是国舅,但是侯爷可没给过你好脸色。”

    曹傅听到这里,便停下吃饭的动作,“发现就发现,等他看着我的时候,我跟到辽国就好。安乐侯再厉害,他还能吃了我不成。”

    杨文广点头笑道:“好吧,那你吃完饭可早些休息。若是与别人挤在营帐之中不舒服,可以去我在驿馆的房间睡。”

    “不用了,我在营帐里睡就好,不用管我。”曹傅嘿嘿笑道:“若是我去了驿馆,怕是就碰到了安乐侯,那可不好应付。”

    摇了摇头,杨文广也不再理会于他,便自己回了驿馆。

    一进驿馆里面,杨文广便敲响了范宇的房门。

    范宇正在房间之中准备休息,听到敲门便开门去看,结果看到了杨文广。

    “杨兄可是有事找我商议?”范宇问道。

    杨文广苦笑道:“侯爷,那曹傅国舅跟来了。”

    范宇起初并没留意,待听清了杨文广的话,两眼不由得瞪大,额头青筋直跳。

    “这小子竟然真的跟来了!”范宇脸色立时沉下来,“叫上狄青,我们一起去看看曹傅这家伙!”

    曹傅做梦也没想到,杨文广根本就不怕他的威胁,一转头便将他卖给了范宇。

    当范宇带着狄青与杨文广两人来找曹傅之时,曹傅刚刚喝下最后一口羊肉汤。曹傅从来没吃过苦今日又累又冷又饿,使得他有些意犹未尽。看到碗底还有些肉渣,便要埋头舔掉。

    结果刚刚舔完,放下碗正在咂舌头,曹傅便看到了范宇站在自己的正前方盯着自己。而狄青和杨文广两人,也分别站在范宇左右。

    “杨……你出卖我!”曹傅喊了一声,丢了碗跳起来就想跑。

    “把他给我抓过来? 莫要让他跑了!”范宇挥手道。

    杨文广看看狄青? 狄青便冲上前去,两步便追上了曹傅? 而后一把按倒在地。

    范宇走过去? 居高临下的看着曹傅道:“你出来,可曾告知于你兄长曹佾?”

    “告知了、告知了? 不然今天早就已经派人追上来。快让我起来,地面上凉。”曹傅知道自己跑不了? 便也放弃挣扎道:“再给我来碗羊肉汤? 还有饼。”

    范宇不由一怔,“你兄长是怎么想的,竟敢放你跟着我去辽国?莫不是你自己胡编的瞎话,来糊弄于我。”

    曹傅起身拍了拍身上道:“我与兄长说? 要跟着安乐侯去辽国长见识? 他自然没什么不同意。此次前去辽国,又非是作战,不过是两国互通有无的出使罢了,能出什么事。兄长觉得没问题,当然便准我一同前来。”

    其实曹傅可没对曹佾说范宇不让他跟着? 而是说自己既然被安排在了范宇所掌管的这些禁军护卫之中,自然是要跟着出使辽国的。曹佾想想? 觉得他跟着使团,应该没什么问题? 便也没有阻止。

    范宇听着,却感觉有些不太对? 但是也说不上哪里不对。

    “如此说来? 你是得到允许的了?”范宇问道。

    曹傅点点头? 认真道:“这是自然的。”

    “狄兄、杨兄,给我揍他,先打十军棍。”范宇往后退了退道:“打完再给他盛羊肉汤。”

    曹傅有些急,“我已得到兄长的允许,为何安乐侯还要打我!”

    范宇呵呵一笑道:“我记得,我说过让你不要跟着来。你抗命不遵,打一顿算是轻的。若是战阵之上,连砍头都够了。你如日后想要领兵杀敌,便要先从自己做起。”

    原本曹傅还想辩驳,但是听到这里便乖乖住嘴。

    曹傅被狄青按倒,在屁股上打了十军棍,这才哼哼唧唧的爬起来。

    范宇看着曹傅这模样,不由得有些头疼。不是觉得自己打了他后怕,而是这家伙尽给自己添乱。让人给曹傅重新取了羊肉汤和面饼,范宇便自己回房去了。

    这回还是要给曹佾写封信,把曹傅的事情交待清楚,让驿馆明日一早发回汴梁。免得时间长了,又留下什么隐患。

    曹傅这时也已吃完,被抬到了驿馆,杨文广的房间之中。

    由于屁股被打的红肿,曹傅此时正趴在床上埋怨杨文广告发自己。

    范宇过来之时,便是这一幕。

    “你若真想跟我去辽国,便给你兄长写信报个平安。”范宇哼哼一声道:“若是你兄长没派人追上来,便可跟我去辽国。”

    曹傅急忙点头,很快便给曹佾写了报平安的信。其中不但没提安乐侯让人揍他之事,还极力吹捧自己受到优容照顾。

    次日一早,范宇让人将文书都交与驿馆的驿递送往汴梁。

    整支使节队伍在用了早饭之后,便再一次启行。

    曹傅趴在范宇的马车上,嘿嘿直乐,“果然安乐侯命人打我,另有深意。若非如此,我怎能有借口在这马车上。”

    范宇懒得理会这小子,早上看他一瘸一拐便让他上了马车。谁知道刚给了三分颜色,便要开染坊。

    结果范宇不理曹傅,这家伙却是说个没完。

    曹傅道:“昨晚杨大哥说了,那正使挺坏的,故意让军需官扣了安乐侯护卫们的粮草。起先我还以为,是军需官自己克扣,谁想竟是那段正使。身为正使竟然做这等事,安乐侯可用我帮忙,以国舅的面子压他一头?”

    范宇看了曹傅一眼,不由得摇头道:“你是国舅,我是安乐侯,若是仗着自己是皇亲,便要强压这家伙,最后难做的是官家。你若是真敢这么做了,日后回京也会被你姐姐打断了腿。”

    “那怎么办,就任由那段正使欺负人不成?”曹傅义愤填膺道。

    “若是让你每天晚上都吃羊肉汤,你会不会觉得腻?”范宇忽然问道。

    曹傅想了想,不由咧嘴道:“那肯定会腻,若是换个花样,应该也不错。”

    范宇看了看那些押运岁币的神卫军,便笑着摇了摇头道:“忍忍吧。”

    虽然觉得安乐侯在憋着坏,可是曹傅却想不出来喝羊肉汤不好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