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城吧 > 谍涯无痕 > 第二百八十九章 保持距离
    陈树作为行动科第一组组长,智商应该不低,但这情商却是低的可怜。

    林创不是你的下属,更不是一个科的,何况你是来沾光的,是林创带你玩,不是你带林创玩,装腔作势摆老资格给谁看?

    这种动不动就装大头蒜的,林创最为烦感。

    所以,见面第一刻,林创就起了坑陈树的心思。

    不过,坑归坑,怎么坑得有水平,坑得天衣无缝,最好别让他事后咂摸出味来,这得好好琢磨。

    “对对对,陈组长是老大哥,经验丰富,一定能够帮上我。这样,我先把案情给你大体汇报一下?”林创说道。

    他特意用了“汇报”二字。

    一般情况下,陈树会谦逊一下。

    没想到,这家伙竟然坦然受之:“好,你先给我说说。”

    “嘿,我哪是请来的帮手啊,这纯粹是请来个爷啊。”林创心里那个气啊。

    自己真是自作自受!

    林创忍着气,把502案审理始末及发现并跟踪娄方怡的情况,说了一遍。

    陈树听完,闭上眼沉思了一会儿,睁开眼说道:“第一,我同意你的判断,没有哪个女人会无缘无故地连续两次作出反跟踪动作,娄方怡一定有问题;第二,娄方怡的身世并不贫寒,打小游历欧洲,见多识广。这样的人不惜一切代价想要接近朱部长,已经超出了富贵女性对于权力和地位的渴望,动机上就值得怀疑;第三,在假定她是日本高级间谍的前提下,她的周围一定会有同伙为她服务? 两次精准地出现在庞星汉和朱部长在文园酒店就餐的时候? 说明她的同伙一定是在文园酒店,这个判断也是很有道理的。”

    这三点说出来? 林创对于陈树有了刮目相看的印象:“条理清楚? 分析到位。陈树业务不简单。”

    林创心里刚夸了陈树一句,没想到陈树话风一转? 直指林创的失误。

    “但是,老弟? 你太缺乏进取精神了? 不能因噎废食。”陈树看着林创,毫不客气地说道。

    把林创说得一愣。

    “陈组长,愿闻其详。”

    “我的意思,不能因为你的人不小心露了行藏就放弃对文园酒店和娄方怡的监视。露出行藏? 只能说你的人经验太少? 业务不行,我可以派我的人办这件事。另外,为什么不主动从调查文园酒店入手呢?能够给娄方怡提供庞星汉、朱道山到酒店就餐消息的,人不会很多,应该好调查。”陈树严肃地说道。

    事是这么个事? 但这个态度却让林创很是受不了。

    “找谁呢?这里有你指手画脚的份?你想到的,我特么早就想到了行吗?”林创心道。

    气归气? 林创本着不想交恶的想法,还是耐心跟陈树解释了两句:“陈组长? 你说的对,我早就想过了? 比如? 可以派人明查? 也可以派人以应聘侍应生的名义,打入文园酒店。可是,不知你想过没有,日本女间都是精英中的精英,这种小儿科你以为能瞒得过他们的眼睛吗?所以,为了不打草惊蛇,我决定暂时按兵不动,等她完全露出狐狸尾巴,发动雷霆一击,一举将他们擒获。”林创说道。

    这番话说的就不那么客气了。

    “林老弟,按日本人一惯的做法,他们一定会有死信箱这种联络方式,娄方怡的行动轨迹就在中央日报社、家和菜市场这一条线上,那么,这个死信箱一定会设在这个区域之内,用点心,应该不难找到吧?只要找到这个死信箱,那么,我们就可以做点文章了。”陈树还是坚持自己的观点。

    “不行,陈组长,我觉得你心里还是没有对娄方怡给予最高的重视。如果我们挖这个死信箱,必须要有相应的情报支撑,我们拿什么情报让娄方怡跟同伙联系?或者反过来讲,我们又拿什么情报让她的同伙联系?我们没有这类情报,就不足以掌握主动权。”林创说道。

    “林组长,你是不是太长他人志气了?是不是对我们的人没有一点信心?”陈树问道。

    “不,不是那个概念。我的意思是必须小心行事,不到万不利己不能冒险使用传统方法。”林创摇摇头说道。

    陈树很精明,一听这话,立即意识到林创大概已经有了新思路。

    “林组长,你是说,你有别的方法?”陈树问道。

    “是,我打算放弃对娄方怡的跟踪和监视,用另一个方法,让她和她的手下完全暴露,然后一鼓成擒。”林创自信地说道。

    “什么方法?”陈树问道。

    “把张守正和庞一萍利用起来。”林创答道。

    陈树眼珠子转了几转,很快就明白了。

    他的身子往沙发上一仰,习惯性地闭上眼,思索起来。

    “林老弟,你的方案非常高明。但是,有两个因素你得考虑清楚,第一,娄方怡手里有没有足够的人手;第二,伏击地点必须事先给她设定好,这样可以保证一鼓成擒。”陈树睁开眼,说道。

    “这些我都考虑过了,一定不会让陈组长失望。”林创笑着说道。

    话说到这里,林创对陈树有了更深的认识:“这家伙能当上第一行动组长,不是偶然的,有两把刷子。要不是老子同样优秀,还真让他给烤糊了。要是让他给烤糊了,看他这种尿性,那这个案子的主办权,大概就要易手了。”

    同样,陈树一开始真的是没有把林创放到眼里,总觉得他“神探”之名名不副实,一个毛头小伙子,胎毛未褪干净呢,能有多大本事?

    一番交锋下来,他对林创的印象大为改观。

    “林老弟,思维敏锐,算度深远,老哥佩服。英雄出少年,可把老哥给比下去了。”陈树道。

    林创见陈树脸上终于有了笑模样,眼里的神色也安祥了许多。

    “陈组长过奖了,我破案都是误打误撞,运气比别人好一点罢了。要说经验丰富、谋划周全,可比不得陈组长你啊。”林创谦虚地回道。

    陈树一口一个“老弟”,自称也成了“老哥”,显然想拉近跟林创的关系。

    但林创不接招,还是一口一个“陈组长”,看似是对老同志的尊敬,其实心里始终跟他保持着距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