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城吧 > 我大哥叫朱重八 > 一零四 北伐
    “狗日的元军消停得邪性!”

    朱重八狠狠地咬着手里人脸那么大地馒头,端着一盆炖菜汤,含糊不清的说道。

    山东这边啥都大,山东汉子大,汉子的酒量大,规矩大,他娘的吃的馍都这么老大。

    可是真顶饿呀,吃上一个一天浑身都是劲。

    此刻他身边,都是呼哧呼哧吃饭的声音。朱重八的齐鲁军中,没那么多规矩。

    兄弟们吃饭都在一起,才大半年的光景,这些淮西的男儿,已经快变成山东汉子了。

    听朱重八这么说,汤和放下碗,笑道,“元军不来打还不好?俺盼着他们别来,让咱们能过一个消停年!”

    徐达看了眼朱重八的脸色,“要俺说,越是消停,打起来的时候,声势越大!济南那啥鸟镇北王,指不定正招兵买马呢!”

    “老董!”朱重八放下碗,“你说,狗元军要是再来,能有多少兵马?”

    董抟霄的吃相稍微斯文一下,掰着馒头泡在汤里说道,“在下估摸着,下次元军来,可能不会一路!”

    说着,董抟霄站起来。大伙吃饭的地方,就是朱重八的帅房,墙上也挂着地图。

    “镇北王从济南来,为了防止咱们流窜,元廷估计会动用辽东的兵马侧面攻击咱们!”董抟霄慢慢说道,“但是辽东已经没多少兵了,满打满算也就三万人,除非元廷叫高丽兵来充数!”

    “没兵,他们可以再招,不能算纸面上的数字。这些日子,咱总觉得心里不踏实!”朱重八皱眉道,“元军要是来,肯定是雷霆一击,不把咱们彻底宰了,绝不罢休!”

    这时,他身边的兄弟们都放下饭碗? 正色看着他。

    “管他几路来? 老子就一路去!”

    朱重八站起身,走到地图前面? 看着辽东和济南方向的道路? 朗声道,“死守肯定是不行!而且? 咱们总共十多万人,分守诸城? 等于是分散兵力!”

    稍一琢磨? 董抟霄道,“主公的意思?”

    “把所有的粮草辎重都运到益都来!”朱重八指着地图说道,“其他城池,只留少量兵力? 元军一来? 就往益都跑!”

    “诱敌深入?”董抟霄笑道。

    “对,引他们往咱们坑里跳!”朱重八冷笑一声,“汤和,咱们多少骑兵?”

    “六千五!”汤和大声道。

    “够用了!”朱重八搓着手掌,“要是真打起来? 引镇北王的兵往益都来,到时候益都就交给你了? 老董!”

    “主公是想,益都做饵? 轻骑兵抄后?”董抟霄明白了。

    “对,咱带着骑兵? 一口一口的咬死他们!”

    北方平原骑兵最重要? 而朱重八麾下? 根本不缺会骑马的士卒。山东是蒙元腹心,原有大量的马场和牧奴,朱重八得之,如虎添翼。

    吃了饭,兄弟们各自回营。屋里只剩下朱重八和董抟霄二人。

    “老董,咱有个事,要个你琢磨!”朱重八的手,放在火喷上烤着,说道。

    “主公请讲!”

    朱重八小声道,“前几日,河南刘福通派人来了!”

    “别是关先生吧?”董抟霄笑道。

    关先生在朱五和朱重八决裂之时,扮演了一个不光彩的角色,朱重八的兄弟们,甚至恨他恨过朱五。

    “正是!”重八苦笑。

    “主公你没杀了他吧!”董抟霄惊道。

    “咱,没那么糊涂!”朱重八笑下,“现在杀他,除了加深仇恨,于事无补!”

    董抟霄这才放下心,山东和河南,现在连成一线,正是要相互支持的时候,可不是相互攻伐的时候。

    ”他给咱们送了十门炮!”朱重八让火盆的火,更旺一些,“都是小五那边卖给他的!”

    “礼下于人,必有所求!”董抟霄道,“关先生说了什么?”

    “过了年,刘福通要拥立小明王为帝,国号大宋,让咱做他们大宋的臣子!”

    “元军更极力攻伐河南,这时候称帝?”董抟霄皱眉道。

    “不单称帝,明年刘福通还要抢南阳。”朱重八缓缓道。

    董抟霄惊呼,“他疯了?”

    “攻下南阳,组织西路军攻潼关,关先生带中路军,翻越太行进山西,绕道塞上!”朱重八看着董抟霄,“关先生说,咱们这一路,算是东路军,攻河北,迫近大都!”

    唰,董抟霄突然站了起来,几步走到地图前。

    又惊又佩服,“这群疯子,真敢想!”

    红巾军如果困守河南,压力太大。与其困守,还不如打出去。几只军队,化作流寇流动做战。

    那样,元军就会被他们扯着屁股走,疲于奔命,四处堵截。而无论是河南,还是山东都会压力大减。

    “如果,元军真的从辽东抽兵马打咱们,那辽东就是空的,咱们这边打败了辽东军,关先生就绕路辽东。”

    朱重八盯着火盆里的火,目光坚决,“届时破了潼关,辽东,山东,河南,三路集合大军,北伐大都!”

    “想的好,但是做起来难!”董抟霄摇头道,“元廷虽然摔落,但是北方依然有重兵,察罕帖木儿不会坐视南阳有失,潼关,关中是他的大本营!就算关先生能道辽东也站不住,辽东往北还有数个女真万户,还有高丽的兵马!咱们不能趟这浑水!”

    ”有人趟!“

    ”谁?”

    “小五!”朱重八吐出两个字,眉头紧皱。“关先生说,小五答应从襄樊出兵,郭小三带七万兵,和刘福通夹击南阳,入潼关!”

    “朱五!”董抟霄惊呼。

    朱重八笑了一下,“关先生还说,小五在襄阳设了大仓,里面储存了五十万担粮食,并且郭小三的大军,火炮无数!”

    “朱五不会的,他绝对不会出兵襄阳,打察罕帖木儿!”董抟霄摇头,“舍近求远,对他有什么好处?他的地盘已经够大了,他能吃得下去?”

    “关先生给咱看了他和小五的信!”朱重八又道,“小五还说,襄阳只是其一,关先生绕道塞上之后,他会让水军,在辽东登陆,接应关先生!”

    董抟霄越发不懂,“朱五能得到什么?”

    “关先生还说,如果咱不当东路军,小五和他在辽东集合,然后汉军淮安出兵,一路陆,一路水,刘福通也发兵。”说着,朱重八露出几分冷笑,“小五要山东!”

    “刘福通就那么听朱五的?”

    “小五给他们火炮,给他们掌心雷,甚至还给他们粮草!”

    “朱五背信弃义,说让咱们来山东,这才几天,又打咱们的主意!”董抟霄气道,“欺人太甚!”

    “咱倒觉得,这未必是小五的本意,而是为了让咱当刘福通的东路军!”朱重八给火盆里加了些炭,说道。“而且,小五的人也给咱送了一封信!”

    “说什么?”

    “他说,如果元军来打咱,他可以给咱火炮,甚至从淮安出兵,上徐州,打镇北王的屁股!”

    “主公如何回?”

    “咱告诉他,滚蛋!”朱重八眉毛动动,随后笑道,“你不了解他,他算计那么多,无非就是看河南和山东,这两个月消停了,没打仗!”

    说着,朱重八哼了一声,“让咱们来山东就是帮他挡元军南下的,但是他不想让咱们变强变大。他,还是真是小看了咱朱重八!”

    “主公要当这个东路军?”

    “为啥不当!咱朱重八投军就是为了反元,提兵北伐,千古留名的事,咱为啥不干?”朱重八咧嘴笑笑,“反正都要和元军打,嘿嘿,咱朱重八要真有带兵直抵燕云十六州,收复汉家旧土那一天,也算扬眉吐气,光宗耀祖!”

    说到这里,朱重八眼中放射出热烈的光彩,“汉家男儿三千万,直抵燕云玉门关,收复山河昭日月,不教胡马过汉山!”

    “太险!”董抟霄正色道。

    “咱本就是脑袋别在裤腰上的人,再险不过是个死字!”朱重八微笑,“咱要让朱小五看看,好男儿是如何纵横四方的。”

    “再说,咱觉得,即便是败了,元军也是实力大损,咱们也能在山东站住脚!”朱重八站了起来,继续说道,“富贵险中求,不险何来的富贵!”

    董抟霄闭目沉思,“刘福通给了什么好处?”

    “他能给咱啥好处,他穷地叮当乱响!”朱重八不屑地笑笑,“他倒是给了咱一个王号!”

    “王号?”

    “鲁淮王,他奶奶的!”朱重八大笑。

    “用得着他给!”董抟霄也笑道。

    “给不给的,咱早晚也要称王!”朱重八忽然咧嘴,“哎呀,咱失算了!”

    “怎么?”

    “咱不应该让小五滚蛋呀!”朱重八有些懊悔,“应该敲他几门火炮,再要点粮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