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城吧 > 鹿妖逐鹿 > 第158章 158.兽行
    随着紫霞气急败坏的怒斥,鹿妖胆大包天的咆哮怒吼,落霞观中,一名名女修士被惊动,或直接御空,或骑乘飞禽,都赶了过来。

    掌门与另一名高辈份的金丹当先赶到时,紫霞刚愤愤地将到手的大鹿角折为两半。

    杂毛鸾鸟还在地上扑腾,看样子伤得极惨,落霞观掌门清源看着自家门中争斗本事最大、也最令她头疼的弟子,温声问:“紫霞,出了何事?”

    紫霞脸色铁青着,寒声答她:“掌门师叔,今日捉了个鹿妖,我想着你平日教诲,未伤他性命,还想带回观来做妖奴,不想观门前被他打伤大花,逃了不说,还出言辱我,可见妖类尽该死,不当体恤他等!”

    “咦?”同来的另一名金丹清音不由惊讶出声,问:“被你捉到还能逃脱,难不成是个妖将?”

    知道这清音师叔不是恶意,但紫霞脸色更难看了些,咬牙崩出两个字:“妖丁!”

    说过逃走的鹿妖修为,紫霞再对清源道:“掌门师叔,那鹿儿有门神通,自带些造化之力,或对观里有用,我才未当场打杀的!”

    清源眼睛一眯:“嗯?本相可是头白鹿,身上带字,神通甚多?”

    紫霞点头,奇问:“师叔如何知?”

    这位落霞观掌门不理她,欢喜地对清音道:“师妹,你可记得,前些日子东边儿灵桃峰周边两派争吵,要抢什么瑞兽白鹿,终还是玄天派说破,那白鹿能种云演灵茶,得了它的,于门派有大利!”

    清音也就想起,颔首道:“记得哩!”

    清源脸上就变得笑吟吟的:“玄天派说破后,劝那两派不必吵,往后谁家捉到就算谁家的,我还想着咱们离得远,再羡那黄级上品灵茶,也是无缘,谁知白鹿儿竟已跑到我家地界来,可不是意外之喜?”

    欢喜着,又提高声音发令:“所有弟子、妖奴听令,四方搜寻,一旦发现踪迹,各方合围,务要活捉那白鹿妖归红枫山,也不许往外声张,让别派知晓!”

    掌门发令后,四方响应,那鹿妖才初逃,飞来的筑基、炼气士女修们就折身先在附近搜寻,半炷香后,通灵房内有数道命令被书写出来,就传播至落霞观各个关隘要道。

    一时间,落霞观修士、妖奴尽出。

    发令之后,掌门再对清音道:“师妹,那鹿妖当还未走远,劳烦你以神念细查!”

    清音点头,又苦笑道:“早在试了,只是四野中生灵太多,他才是妖丁修为,反而不易察觉到!”

    清源道:“我也知道,师妹多留心就是,明日再请清心师妹换你!”

    落霞观虽也有些营生门路,能量产的黄级上品灵药却也足诱人,连金丹都安排参与追捕后,掌门再问紫霞:“你这边,可有那鹿妖味儿,让鼻子灵的妖奴们嗅了,更好搜些!”

    紫霞将捆仙绳拿出来,染红一端放上前:“是那孽畜的血!”

    清源忙拿了,又传令些妖奴来嗅味道。

    掌门已说了白鹿妖的重要性,又下过令,再抓到也不好当场虐杀,出不得怨气,自家就不想再去,且那鹿妖一身古怪神通,又足狡诈,如今脱了笼,只怕难如掌门的意,紫霞就冷哼着:“掌门师叔、清音师叔,大花被重创,弟子飞得不快,就不去追这瑞兽了,门里若捉到,还请告知我一声!”

    看紫霞发着脾气先走,清源苦笑道:“她这极好的修行苗儿,怎成了这个性子?”

    神念探查着百里地界之余,清音也道:“那白鹿瑞兽便捉回来,一个看顾不到,指不定就要被她虐死!”

    为这操碎了心的筑基大弟子,两个金丹女修在半空齐叹口气。

    ——

    百宝“脱袍换位”发动,第一时间与大鹿角换过位置,置身土里,“土遁”随即发动。

    五步冰冷的蛇头还在上方,他也不嫌脏,连些泥土一起收入囊袋中带走,留下大概率要被那恶婆娘泄愤的。

    避着石块,地下游走出一段,完全驱除掉紫霞附体的神念后,他再于地下潜游去些,寻到个有树根深扎之地,虎妖那弄来的去味粉轻轻撒些在身上,再加上“敛息术”,才悄悄探出脸面。

    地上腐烂的落叶甚多,他扯些兽皮挡住几处伤口,不让直接沾土,任“土遁”神通结束,就埋身土里,只留脸面在外,透过腐烂落叶轻轻呼吸。

    “灯下黑”的典故,鹿妖还是知晓的。

    然后,落霞观来了两位金丹,修士要抓捕白鹿瑞兽的特征,掌门在半空传令四野,他也听得一清二楚。

    落霞观合派之力追捕,怎么应对?

    鹿妖觉得简简单单,就一个“熬”字!

    这么大的门派,高高在上的金丹修士,鹿妖不信全会为他耗时多久!

    打定主意要先熬过最严密的搜捕时期,他就在腐叶之下藏着不动。

    因是初时脱逃之地,搜查得格外严密,不时有女修从半空中飞过,接着大批妖奴赶至,逐寸逐寸地细嗅着搜寻,其中一个豺狗妖,就从覆盖鹿妖面目的厚厚腐叶上踩过。

    妖怪们太过依赖灵敏的嗅觉,只要不扒开腐叶,百宝就懒得动弹。

    落霞观在花大力气搜寻,腐叶底下,“再生”不停运转着,各处伤势在随之好转,只有胸口、左肩胛两处伤得最重,断骨复原,要些时间。

    反正要和对方熬时间,只当是顺便养伤。

    腐叶下面躺了三天,除开断骨,其余伤势都已愈合,那两处断骨,也已被新生的皮肉掩藏在体内,从外表完全看不出来。

    修士、妖奴都已经搜往外围去,鹿妖才在夜色中摸出来,尽量不动用妖气,在野林中寻些果实,实验几次,终于涂出满意的棕色,连身上黑体字都大体掩住,才算成功。

    从此装成头野鹿,在各种山林中游荡着向北缓行,绝不走虎妖死鬼指点的溪谷“妖路”,除了被猛兽追赶时,也绝不飞跑。

    西边肯定盯防得紧,南边的仙人洞地界有那该死的虎妖在,说不定还有意外,不如先掉头向北,进入有元婴修士的炼真阁地界,再改向西。

    落霞观掌门不愿将瑞兽细节透露给别派知晓,对鹿妖来说,便是好事。

    他装野兽的细节,还是当初在靖平山外围无主之地,从元香等野小妖身上学来的,那种走三步看一眼,稍有风吹草动就离开,万分警惕的模样现如今已是惟妙惟肖。

    便被普通野兽追赶,他也只拿出比正常野兽略快一丝丝的速度甩脱,绝不会再图痛快,放妖气去惊吓猛兽。

    一路悠闲且又坚定,就兜兜转转向着北边坚定地前进着,越过一座又一座高山,直到再也看不见天上有女修飞过。

    没有小妖拖累,他的耐心变得非常好。

    这般行了二三十天,某日见到些男修驱使妖奴采河滩中沙矿,他才知已是炼真阁地界,再掉头向西。

    直到终于在一片山峰下,又看到那片熟悉的迷途林,林木稀疏得紧,但两端极长,一眼都望不到头。

    他还不知晓,这片林木若无金丹以上修士主持,一日只能有效两个时辰,但是,上次随虎妖过去的时候,周围并未见修士、妖奴守着。

    那次着了虎妖奸的道,已经穿过去抵达妖怪地界,居然又掉头回来,吃一堑长一智,现下当然更加警惕。

    就在能远见稀疏林的山上闲逛了两天,这片山林偏僻,未见有修士飞过,只偶尔些可疑野兽顺着林子巡游。

    迷途林太长,便是那些伪装成野兽的妖奴,也并不能处处驻防,只能巡游着查看,其实有大把空子可钻。

    闲逛两天,大致摸清可疑野兽出现的时间,才在夜间故意招惹一头花豹,惊惶奔逃一阵,又回头撩它,引着花豹一路追,飞奔到迷途林,才甩掉花豹,百多丈距离的迷途林,几个呼吸就已穿过。

    跑过去便是妖怪地界,只是他穿过迷途林的地方,早远离上次虎妖带去的那片,不知这方属于哪家山场,山场界限如何划分,妖王脾性又如何,便继续作野鹿模样,逛荡前行。

    这边一样山脉连绵,野兽同样众多,不过多只在无主无妖怪的山头存活,沟谷与有主之地,常就能撞到妖怪,不似靖平山巡山小妖都只以本相露面,鹿妖所见这些,都大刺刺的显人身模样。

    偶尔,还能看到半空飞过妖王或妖将。

    一路妖怪地界,他小心着走,倒未遇险。

    某个山头上,小妖怪才几个,野鹿在山腰上兜转半天,偷听到小妖谈话,得知此地山主是位无靠山的妖将,常受周边妖王的气,才化出人形去拜山,求问最快寻到自家失散小妖的法子。

    他小心翼翼,想着对方只是妖将修为,若有恶意,便斗不过也有自信逃走,不料面对个妖丁,对方居然比他还紧张,直到再三确认不是周边妖王遣来打秋风的,才告知他,要探二十一老祖地界的消息,莫如扎西山的木妖将最为灵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