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城吧 > 鹿妖逐鹿 > 第107章 107.石散
    这声音靖平山一干妖怪听过,个个死记在脑海中,发誓永不敢忘的,此时再次听到,真正是如奉纶音了,填水乙忙领头跪下:“孩儿们给老祖磕头!”

    填水王带头,靖平山妖怪全都跪下,追风王、食虎王两家的先是发怔,接着也忙跪倒磕头。

    只是碧蓝空中万里无云,山顶周边一览无遗,哪里能看到那位妖祖身影?也再没第二句声音传来。

    领着妖怪们恭恭敬敬磕了几个头,填水乙才起身,欢喜笑道:“既然老祖不喜俺们去打扰,灵桃峰便先不去了!”

    填水乙笑得欢畅,陪着磕了好几个头的鹿妖起身也笑得欢畅,摘星王家竟被人类扶持,以打听到的北海妖怪来那日这位妖祖表现脾性来推断,既然她知晓了,这一战打到后面,若是对面占优势,指不定都会亲自出手打杀了摘星王!

    被妖祖知晓,金丹、元婴不敢入内的情况下,那玄天派三老爷的道令基本就废了!

    这一届甲子战填水乙家输的可能性已经不大,暂时都不用担心被红叶门和鹤鸣观假借瑞兽名义抓走!

    自家只要保命就好,保命就好!鹿妖混在妖怪堆中,乐呵呵笑着。

    “两位贤弟,”填水乙笑呵呵道:“哥哥家两个不成器妖丁出的计谋,捉那妖将自然也该哥哥出力,三个修士便交给俺,若成事,再请你两家今日在场诸位来赴妖将宴,如何?”

    填水乙包揽下削减对面妖将事,事后妖将尸身又不独吞,要请两家去赴妖将宴,大气得追风、食虎二王都有些不敢相信了,不过妖王答应的总不会食言,思量不到破绽,或只是为稳固三家老大地位,就都点头同意。

    再弄醒三名紫云观修士,妖王们要肃清内部,要讨要“奇物”,从此要在外面留耳目,笨妖怪们居然想寻理由帮他们圆谎,为首的筑基修士想了一下,谄笑着道:“不如都推我那死掉的曹师侄身上,都是他泄秘的!”

    看他嘴脸,和贪生怕死的妖怪无甚区别,填水乙问:“你等死了个同伴,回去怎扯得圆?”

    方合回首看向廖大明和刘有余两个师侄,问:“回去怎么说?”

    妖怪不守信用,之前答应只放自家一个回去的,如今三个都能活,走漏风声的可能性大增,让最先被审问的刘有余很无奈,不过现在他三个是一条绳上的蚂蚱,问题总要解决了才能回师门,他便将之前想好的理由说出:“便道曹师兄遇到株入品灵药,瞒着我们扯了就跑,追着他不慎跑入边界,被妖怪察觉大追捕,妖将都出来两个,我们三个见不是事,只好躲着先回来,并未遇见豺妖?”

    修士为争夺灵药,也常有龌蹉事发生,只要不太出格,师门多半睁只眼闭只眼,刘有余原本想编的是方师叔为争灵药与两位师兄打起来,惊动妖怪,他见势不妙独逃回去,反正妖怪地发生之事,只要招不回魂魄,谁来对质?道门行事明面上到底要些脸面,真个好往深处追究?如今稍微改改,一样能蒙混过关,假作一场意外泄掉两百年图谋的隐秘事,活下来的都没责任就好。

    听他们三个商议好,填水乙呵呵一笑,嘴里抹出几条筋来:“你等修士给俺们好些妖怪种了念头咒,今日俺也送你等各一截捆魂索,方算有来有往哩!”

    他是妖王修为,倒无需再和鹿妖一样,要以身体部分活性筋肉才能炼出捆魂索,一下子不费力掏出三条,想来平时早有准备。

    不想还要被妖怪暗中控制,这下三个修士都苦起脸,方合求道:“大王,我们扯下弥天大谎,回去也不是丝毫不受疑,若师门要查探我们魂魄,岂不就露陷?”

    填水乙摇头:“人类奸狡,失了同伴都能圆谎,本王不信这便瞒不过去!”

    填水乙认定如此,三位修士再讨饶也是无用,被妖王一把一个抓到手里,若不想和曹姓修士一样,成为抢了入品灵药误跑的,只能放开心神,由得捆魂索顺窍门钻入体去。

    看他们不情不愿模样,陆宝不由好笑,若不受控制,这三修士回门派去,说不定都要再寻机会将另两个同伴灭口才甘心,三个暗中必有一场好斗,估计是那头脑简单的廖大明最先死,方合修为高脸皮厚,和有靠山的刘有余相互暗算倒不好说。

    三截捆魂索分别钻入一名修士头颅,又约了他们以后常来往,更要早些送那道门奇物到无主之地,都由追风王家妖怪联络拿取,那奇物妖王们有用,需多送些。

    地理上,追风王地界靠西,与紫云观最近,靖平山要远出六七百里路去,三名修士本由追风王控制更好,但填水乙之所以包揽下捉妖将事,就是为索要修士控制权,不想淬体法、瑞兽白鹿之事再被问及。

    修士支持的摘星王若击灭自家这边,下一步就会对狂牛王、云中王两个同盟动手,填水乙未尝就没这种心思,关系妖王妖气进补,总都要将那株灵桃树独霸了才甘心。

    诸事定得差不多,填水乙对鹿妖道:“传假信给摘星王,需先稳住郎君,不过黄鼠狼生性多疑,本王此番回靖平山清查被种了念头咒的,定弄得合山妖丁皆知,他已知本王疑他,方躲到灵桃峰,自家心虚而已,若独不查他,反倒更要惊惶了去。不如等到妖元节,本王以灵茶拿捏,要他仿着黑牛与木鬼,将神通任你看,到时你妖气顺便往他识海一探,安他的心!”

    按紫云观修士所言,郎君只是被摘星王家收买,并非种下咒,鹿妖探他识海什么都探不出来,郎君能明白这一“探”是妖王授意,或就会放心下来。

    妖王亲自出手恐又吓到那二将军,交由最近看遍全山妖将妖丁的鹿妖行事刚刚好。

    妖怪们只是生性好动,遇事不喜深思而已,真不能就说他们笨了,识字艰难更不是聪明与否的评判标准。

    又能看一位妖将神通,陆宝忙不迭应下。

    趁三位妖王不在意,鹿妖又与三名修士问了些人类事,正事已完,这次填水乙也不再拦他。

    诸事毕,送走修士,三家各回各家,一个个下手清除奸细。

    回家后,妖王每日在靖平山钻山洞地宫深处召见几名新老妖丁,凡未查到被种下念头咒的,都严禁向外透露召见细节。

    春季里为喝到灵茶,妖将妖丁们才让鹿妖查看过一次体内,不过没有预料,陆宝无事哪里会要别个放开无关的识海或囊袋让他看?所以之前一无所察。

    填水乙再一番暗查下来,老妖丁中查出三个,排在第一的是新征粮丁狐妖华裘,当年松鼠妖二三钱就是他卖出去,上下只疑心那提起头的黄鼠狼妖,哪里会想到是同为大将军门下的他?事发后把黄鼠狼妖吓得低调了好些年,他倒顺利接手松鼠妖征粮差事,从巡山中解脱出来。

    除了老妖丁,最近几年内新晋妖丁中就更多了,妖王又查出五个,然后再查常越境出去的小妖,茶园百宝丁波音、琅琅、五步等外出过的全被叫了去,幸好又都安然回来。

    敢越境外出的小妖,如今多已晋升妖丁,总体数量不多,只被查出两个。

    查出种了念头咒的,妖王一律先捉下,仔细审问如何联系外界修士,哪门哪派,鹿妖审问人类修士大获成功,无事时也被叫去与断案妖丁一起问案,倒得了靠近靖平山的红叶门、鹤鸣观不少情报。

    进入夏季,除了华裘被放出来,继续执事征粮丁,其余都等着妖将事了后开席面,失去妖丁老爷的小妖很多,伙房一时妖满为患。

    在紧张气氛中,夏季赌斗继续,然后六月初一妖元节到来。

    妖王大查被种下念头咒的妖怪,黄鼠狼妖已得门下心腹妖丁暗中密告,之前山里还有真版淬体法之事却是摘星王家妖将告知,独自家门下丝毫未闻,才引得郎君惊心猜疑。

    还未真正叛乱,妖元节无故不敢不回,想着念头咒这种鬼东西,与自家丁点关系没有,郎君领着亲随们回山。

    妖王按惯例先赏一碗黄级上品灵茶,接着竟开口安抚起来。

    弄得黄鼠狼妖又左右难安,难不成知晓那松鼠妖丁真不是俺老狼卖掉的,要转过来安抚为他所用了?

    穿山甲安抚几句,才转夸起如今山场茶园和鹿妖丁百宝,郎君也知山场多出来灵茶进项,妖王说破,免不得随着他语气夸赞几句。

    填水乙才笑言,鹿妖那厮是个图利的,满山妖将妖丁要喝他种的灵茶,需给看过神通,大将军三将军都已如此,还望二将军勿记前怨,以修为精进为念,允了鹿妖,妖王才好再赏茶。

    与门下妖丁暗告的一致,郎君点头同意,妖王便叫了鹿妖百宝过来,让他先给二将军赔多年前顶撞之罪,再请看全身神通。

    看神通时,那该挨千刀的鹿妖不知有意还是无意,妖气居然想闯到自家识海来,郎君瞟一眼若无其事的妖王,随即放开神念,任鹿妖仔细查看。

    仔细看过一遍,鹿妖冲妖王点点头,施礼退开了去,感觉到填水乙松了口气,接着哈哈大笑起来,叫道:“再来茶!二将军且往那看!”

    又有妖姬去捧茶,郎君暗中也松口气,随妖王所指看过去,征粮妖丁华裘与几个小妖在捧着个什么物事吞云吐雾,一副畅快模样。

    妖王笑道:“狼将军不知,近日山场得了这奇物,名叫‘石散’,孩儿们受用起来比饮酒畅快,都夸活赛神仙,你在灵桃峰辛苦,且带些回去,平日里受用!”

    没查到念头咒,这傻妖王是真回心转意要拉拢自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