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城吧 > 鹿妖逐鹿 > 第90章 90.三喜临门
    “拿开,俺们认输哩!”

    女蝎妖尚脸色煞白着紧咬牙根,声音从背后传来,陆宝回头一看,追风妖王就站在身后,吓得忙把腿挪走。

    听自家妖王出声认输,躺地上的女蝎妖才不甘地引动神念,让刺轮变大,内刺缩回,“哐当”一声掉落在地。

    陆宝龇牙咧嘴地跳出刺轮圈,追风王已在为女蝎妖查看伤势。

    “啊…大王,疼死哩,这鹿儿把奴奴肺都打爆了!”

    女蝎妖张口撒娇,追风王道:“放心放心,本王在,死不了!”

    “大王也不替奴奴出气!”

    追风王脾气甚好,又再出言安抚:“莫急呀,待他到了俺们山场,让你把他肝切下来小炒就是!”

    鹿妖听得心头一跳,又不得不硬着头皮打断:“追风大王,俺的暗器……”

    “填水哥哥的鳞甲,鹿儿倒炼化得有几分火候了,稍等!”

    轻轻抠出穿山甲鳞甲,追风王反手丢给鹿妖,又埋头专心致志为蝎妖治疗。

    陆宝在他身后鞠躬一礼,不敢再多废话,悄悄退下场。

    这场对阵女妖,好歹没用到本相,皮裙不用再换。

    待到场下,陆宝向大角密语道:“死咧死咧,打伤他相好,俺莫被追风王惦记上!”

    大角翻个白眼:“哪里就如此了?若不然,俺打伤这蝎妖都好些次,岂不早死了?”

    自家用的密语,他却是直接说出口,想来真不用担心追风王恼怒,鹿妖才把心放回肚中。

    治疗内脏不容易,追风王好一歇才抬起头,招手让两个妖丁进来,取一块木板将蝎妖抬下场。

    “鹿儿妖体真真日辣,被她刺轮罩住居然还能硬撑,没被折断,俺还是第一次见哩!”

    大角又羡一声后,自家准备出场,心里已打定主意,日后要多和这鹿妖学。

    能在一群老积年妖丁中大放异彩,一是北海妖怪说的,因无传承,灵桃峰周边妖怪妖体孱弱,没甚出彩的;二则是鹿妖经细螭龙气、海马妖王血滋补,又寻到正确的淬炼方法,妖体实实在在比老积年们都要强,肉体强则神通强;三来凭借前世经验,以人魂优势发挥妖类肉体特长,学起神通实在日辣,三位妖王麾下其他妖丁,神通最多的也不过才四五门,才到鹿妖三分之一,他才能仗之与老妖丁抗衡。

    等大角往场上走去,陆宝才想起他之前所说三位妖王在,赌斗不容易死伤的话,之前还以为妖王会在关键时出手阻挡,原来并不是,只是妖王治疗更日辣而已。

    大角走上场,这一轮最后一场马上就要开始。

    牛妖对手又不强,战斗快要开始,陆宝暗中分心,回想之前的一战。

    蝎妖尾钩的毒甚难挡,看着虽没食虎王家蛇妖的毒叉霸道,但中招后如有千万只蚂蚁在身上啃咬,偏又麻乎乎的,又麻又痒,难受得要命,嘴皮麻得“却毒术”半天都念不完!

    这个感受却也可用!

    心头一动,之前中蝎毒的种种感官记忆顿时回涌起来,陆宝将它们剥离,融入“同感”中,很快右臂上勾勒出一个肉色“麻”字纹路,一边两个字,这下对称了。

    左臂“痛苦”,右臂“辣麻”,嗯,不通顺!

    心神控制着,陆宝让“辣”和“麻”互调一下位置,这下右臂变成“麻辣”,对称了!

    添完这个文字,陆宝灵光一动:“同感”是感官难忘的记忆,被自家剥离出来,观摩仿照虎妖弄风“虎威”,涌入皮肤发源生成神通而已,感官记忆不也是意识的一种?

    意识,在这世界就被称为神念!

    无外乎自家的“同感”都来自外界施加,属于被动感悟,而“法令”需要神念主动要求观想,与天地共鸣!

    诞生“法令”,需要神念与外间天地灵气交感,之前试过,神念和天地之间隔的屏障太厚,现在的神念需求或许还太孱弱,突破不了这道屏障藩篱,那可不可以和“同感”一样,借助本方世界人类的文字来达成?

    想到这里,神念感应回小山精在土坑中对紫金薯撒尿那一幕,迫切感觉又强烈起来。

    这一次,陆宝将强烈感应移动到皮肤上,准备再造出一个“法令”字来。

    然后,他就顿住,该用哪个字咧?

    想夺天地造化,想将周边灵气集中浓缩,用哪个字来表达妥当?

    人类造字那位大能确实了不起,一字总蕴含着几层含义,但谁能教教俺老鹿,哪个字能恰当表达自己需要的这种情绪?

    这个时候,陆宝心头倒想起前世常用的一个梗:在线等,挺急的。

    赶紧用力摇头甩走杂念,关键时候,不能分心了去。

    用“灵”?“聚”?还是“生”?“仙”?

    发源“法令”本不是那么简单的事,分心想字倒让原本强烈神念情绪淡掉几分,再多想说不定都要失去感悟灵机,陆宝把心一横,管它呢,先勾勒,哪个字成功算哪个!

    若新成文字,再留在前臂就拥挤了些,陆宝让那股迫切愿望神念落在右后腰,先按照本世界“灵”字的笔画,一笔一画勾勒起来。

    与感官记忆中真实存在过的“同感”四字不同,要求不一样,神念为“法令”而书写的这个“灵”字笔画完毕,普普通通,并没有发生任何变化。

    不用气馁,再试,这次换个字!

    “聚”、“汇”、“生”、“仙”、“隽”、“秀”、“妙”、“吉”、“兴”、“萃”、“乾”、“坤”、“苍”不管适用不适用,一个个字勾勒下来,全没一个成功的。

    “法令”神通真不是那么容易生成,越写到后面,因要用心想字,越写得慢。

    因为书写,神念倒又专注回来,再无半点杂念,但适用的字越来越少,那股想与天地交感的念头就越发急迫,神念越发激昂!

    待再写完一个“旺”字,陆宝顿下,绞尽脑汁再想不到适合的文字。

    模糊间,后腰上那股神念不知怎么动了一下,待陆宝回过神,竟已经勾勒出一笔,他怔了一下,顺着那笔画再填一笔,明明这字与自己所需并不如何相符,冥冥中偏又觉得无比的贴切

    须臾间完成一个字。

    最后一笔勾勒出来之后,神念立即雀跃着融入这字中,骤然之间,周边星星点点灵气、似乎还有一些缥缈虚无的东西开始涌入这个字中。

    成了!

    这个文字,生成就与“同感”文字不同,先前的“麻”字还是肉色,后面这个文字,灵气与那丝丝点点缥缈虚无东西涌入后,构成文字的毛色立即就变纯黑,不过掩在皮裙下,别的妖怪暂时都看不见。

    陆宝长吐一口气,欢喜得有种想要仰天长啸的感觉!

    刚想再仔细感受这个字,囊袋中某样东西轻轻动了一下!

    囊袋在自家体内,时时刻刻都可以感应到,里面本不能容纳活物,这突兀一下轻动,让陆宝先有些发呆,待反应回来,又是止不住的狂喜!

    大角刚取胜,回来看鹿妖丑人脸上喜不自胜的模样,纳闷地问:“俺这对手稀松,尚不如你,俺没费多少力气,你欢喜哪样?”

    妖怪跟脚本不宜随便透露,但鹿妖是个大方的,现在又实在欢喜得快傻了,急想寻个可以倾诉的,冲牛妖放声道:“是俺!俺今日三喜,三喜临门!”

    稍远些元寸满不是滋味地道:“晓得你今日连胜三场,个个看着哩,待打完,还少来道喜的么?”

    最后只剩下四个妖丁,鹿妖说不定可以进三甲,伏山、画蛇、四喜、六虫这些战败妖丁想的和元寸一样,都以为鹿妖臭美要自夸,听元寸话后一起点头。

    陆宝转头过去,对麝妖元寸摇头道:“没说连胜,是神通,神通上得了三喜!”

    别个都还没反应过来,大角斜瞅着他:“这般说来,俺先前这一场,你又没看?”

    鹿妖转回身子,略带些尴尬地点头。

    大角直恨得压槽痒痒,若不是食草的,都想在这鹿儿身上咬两口,咬着牙问:“哪三喜?说来俺恭贺恭贺!”

    环视一圈,又补了句:“用密语!”

    真心想找个可以分享喜悦的,陆宝便举起右臂让牛妖看,用密语含糊道:“右臂添一字,一喜;先前哥哥说的‘法令’,略领悟了些,二喜;琢磨十八年的一门神通有了反应,虽还未生成,也是第三喜!”

    先前说的“法令”,略…领悟了…些?

    鹿妖在说假话?

    别的都不在意,“法令”神通这么容易领悟?

    牛妖大角听得有些恍惚,一时难以置信!

    其实陆宝在神通上也还少算了一件,先前大将军传下的“强壮”,乃他晋级妖将时所生,强力神通,虽暂时还不能学,得之也是大喜事。

    熊妖“法令”由语言生成,语出即为法,陆宝取巧,依靠人类大能造出的文字与天地沟通,中间转了个弯,生成的文字为法令,只是他也不傻,具体细节先不透露,反正那字生在后腰上,有皮裙遮挡着,只要不化出本相来,别的妖怪看不见。

    至于第三喜,是蛇妖五步让陆宝看学的神通“脱袍换位”,那对犄角在囊袋中已静静呆了十八年,十八年来但凡得闲,他都要以神念感应召唤的,难得坚持这么多年,不想今日神念异动,两支大鹿角也终于随着动了一下,感应初生,离神通发源不远了。

    “同感”再添一字还罢了,后面两件喜事,真真让陆宝喜难自抑!

    看鹿妖欢喜模样不似作假的,大角郁闷着坐回妖丁群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