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城吧 > 鹿妖逐鹿 > 第33章 33.过境
    “我都睡着一觉,你这也太慢了些!”

    小山精从灌木林深处出来,果然头上还沾着几根草屑,是睡过觉的,盯那几块紫金薯看一会,又跳进深坑翻找一二,没有收获,才仰起头叫道:“扔下来罢!”

    陆宝将四块根茎扔回深坑中,小山精扯开兽皮裤衩,在根茎旁撒了泡尿,再沿着土壁跑上来,道:“过些日子,我也要这样弄,你帮我挖紫金薯出来!”

    “动了土气的,还不知能不能种成,你且别急,先看看俺明年收成再说!”

    挖这么大这么深的坑实在太过耗费力气,陆宝没有手不愿帮忙也正常,动过土气的凡药便得了灵气,能否长成灵药也很难说,小山精想着合谋的细螭之事更有谱,毕竟草木灵药已经吃过不知多少,于他晋级半点无用,鱼虫所成灵药却都还少得试,种紫金薯的事可以等明年看了鹿妖收成再定,也就不再提,只问:“那你慢慢埋坑,我先走?明日还是午时来鹿洞寻你么?”

    鹿妖喘着粗气:“明日先别来,让俺好好歇口气,后日来罢!”

    “活该!”

    看鹿妖吃不消的模样,小山精嘻嘻笑骂过一句,顺着草丛跑走了。

    陆宝这才慢慢将土踢回坑中去埋平。

    熊妖力士回大栗树附近,将鹿妖百宝挖紫金薯之事先与几个交好小妖说了,大家都还只是笑又一个痴心妄想吃了教训的,谁料数日过去,又有小妖不停撞见鹿妖到处挖深坑,才知道他竟还没有死心,个个叹果然是又痴又傻的笨鹿一头,死不悔改。

    这段日子陆宝外出时,都以脱体咒将鹿茸取下,就藏在囊袋中,来往的小妖都不知他的鹿茸又长大了。

    拖着初愈病体挖掘紫金薯,着实将陆宝累得不轻,直到后面伤处大好,才稍微轻松一点点,好歹将小山精的十泡尿都讨要到手,并在每处做好记号。

    后面挖到的紫金薯,没有妖怪来打扰,陆宝都没直接刨出来,尽量不移动那些根茎,只是扒开土看看颜色,全是凡物,等小山精撒了尿,就回填泥土掩埋上。

    又经历两次满月,难得晴天多,陆宝甚是珍惜,努力淬炼妖气,希望囊袋空间能再涨大些。

    山中小妖谁不是浸淫月精甚久的?这个真是没有捷径可走,才几天时间,能借月精淬炼的妖气实在有限,囊袋只涨大了一点点。

    妖元节受的伤渐渐全部愈合,连精血之气也恢复得七七八八,上次自割鹿茸带来的虚弱感逐渐消失,又可以作死了。

    五步那里学来的神通脱袍换位,陆宝以神念唤醒大鹿角,每夜回鹿洞都要做上一个时辰,可惜果如五步所说,小妖神念实在太弱,不是轻易能成功的,无论怎么呼唤感应,大鹿角纹丝不动,全没有半点回应。

    这期间,追风王派了名会飞的小妖来钻山洞请客,填水王外出赴宴一次。

    巡山小妖们在东山那片探寻许久,并无收获,事端已经渐渐平息下去,再拖延鹿茸都要长成鹿角了,应该准备出发去冒险一试。

    陆宝考虑过后,初一演武、初二征粮最好不要缺席,便与小山精商量好说辞,都从八月初三开始告假。

    之所以要冒许多风险去捕那细螭,是因这不是一锤子买卖,鹿茸还会长的,要是真能确定此路可行,自家到妖将之路就将是一片坦途。

    小山精则只为找到晋升的一点点希望,但凡没有服用过的新品灵药,他都会当成至宝,可惜以前能得的机会不多,小妖们又没谁能做前期投资,一个个只想着在他这里捞取好处,讨要体己,有限的机会里,总是一次次失望,又依然不肯死心,只好将那黄精当作出气筒,往死里吃。

    这段时间小山精也没有闲着,他央曲盘等几个年老小妖,做了两个小鱼篓,又在厨房内偷了口平日不起眼的熬汤用陶罐,小裤衩能轻松装下。

    现在季节不是兽类鹿茸的生长期,陆宝要扮普通野鹿蒙混过境,两支鹿茸必须装在囊袋里,剩余空间就没多少了。

    若是飞禽成妖的小妖,可以化本相一口气飞到赤沙河旁,陆宝这走兽出身的只能靠混过去,昼伏夜行的话,单程得要两天时间。

    除满肚子编造好应对各种情况的假话外,陆宝没再做任何准备,反正以他现在的武力水平,若被狂牛王麾下小妖发现,骗不过去就是一个死字。

    八月初二,将征粮送上山,回来路上,陆宝一脸喜色地对二三钱道:“老爷,俺与伙房小山精合伙在某地寻到一株伏地枣,已经花谢,五六日或就能结果,恐被别的生灵抢了先,想与老爷告假几日,就去守着!”

    这偌大山场里,不入流灵药当然不会只得寥寥几种,黄精最为常见,只是因为山里有个到处乱跑撒灵尿的小山精爱种黄精,再加上野生自得灵气的,方显得多而已。

    陆宝与小山精合编的告假说辞,之所以会选择伏地枣,是因此物天生就是不入流灵药,与黄精、山药不一样,并没有凡物,不过同样难得,植株易见,但便得了灵气,也只百来年后才会开花结果一次,除冬季外,开花倒不再挑时节,一次能开两三朵花,结两三枚果,若得果熟,每枚都是一株成熟灵药。

    小山精最近常来寻陆宝一起外出,本丁小妖都知晓的,虽听那株伏地枣是两个合伙所得,却也足令小妖们羡艳。

    如今陆宝在二三钱眼中已与别个不同,听他寻到灵药,也是高兴,颔首道:“你入丁当日,老爷俺就说过,除演武与办差日,其它时日都可随意,何须告假?每日例常请安不过是小妖们殷勤,老爷岂是在乎虚礼的?寻到伏地枣是喜事,待你分到手,先纳一颗上来也是好的,虽说限时三年,但熟透灵药难得,免得到时再犯饥荒!”

    陆宝应诺,倒不怕回来后没有灵药上缴,反正不管事情成与不成,小山精都会再借出黄精,鹿妖会自残养鹿茸,至少还有鹿茸可以还账,小山精现在拿了把柄,不怕他耍赖。

    为了这次前途不明的冒险行动,陆宝和小山精出血都不少,一切都是为晋级闹的。

    回到大栗树,待二三钱入洞去,陆宝向五步、狗宝、老瘟告别,三个小妖都只赞鹿妖运气,不知他要出去冒生死之险。

    待小山精向二将军告了假下山来,两个会齐,陆宝化出本相,小山精藏在他耳朵后,两个向西北方边界赶去。

    以鹿类优秀的嗅觉,不会出错,两个妖怪在牛尿味甚浓之地耐心呆到天黑,估摸着多半巡山小妖已归去,苦命夜里还要巡视的剩不得几个,陆宝悄悄溜过边界。

    果然如同老羊妖曲盘说的,一到食虎王地界,猪尿骚味大盛,陆宝装成被捕食者惊吓到的野鹿模样,埋头往北狂逃。

    不敢引起怀疑,就只能以走兽的正常速度奔跑,第一夜跑出两百里已经是极限,到临近狂牛王与食虎王边界线上,寻了个密林钻进去不再动弹。

    因两家敌对的缘故,这边却不比靖平山边界太平,天明以后,陆宝和小山精看到两边各有不同的兽类组团沿边界线奔走巡查,没听引兽角响,羊鹿能与虎豹同行,鼠类站在牛头上,那就说明都是妖怪所化,他们隔远相对时还相互有挑衅动作。

    戒备森严算不上,此地却也不是填水乙边界可以相比的,直到黄昏以后,妖怪变化的野兽才少了些,留下的却又占据了各个视野开阔的高点守夜。

    从靖平山到狂牛王山场,地势越来越矮,所谓的高点也不过几个大些的丘陵,但视野足够开阔,两家边界接壤五六十里,陆宝和小山精不知道其中有没有漏洞。

    填水乙的山场只西北与食虎王接壤,其余边界外都是无主之地,隔上一二百里后才与其他妖王或人类地界接壤,所以夜间几无小妖巡山,此地却截然不同,天黑后警戒的小妖并不少。

    没时间找寻视野漏洞,不能半途而废,等到天黑后,远处丘陵上的小妖没有离开迹象,陆宝咬咬牙,再次以野鹿形象踏着碎步慢悠悠跨越边界。

    食虎王也是鹿类成妖,他麾下猪妖最多,但同兽种的鹿妖也不少,有只野鹿入境,狂牛王这边不多时就有牛妖下了丘陵,以本相过来试探。

    躲在鹿妖耳朵后面,小山精只觉得心都跳到嗓子眼,忙又往里躲了躲。

    不想明显为妖怪所化的野牛过来,百宝竟然没撒腿就跑,而是给小山精上了一堂表演课,先是与野牛一直对视,直到对方超过安全距离才小跑开几步路,再掉头警惕地看着野牛。

    野牛逼近,鹿妖再小跑。

    两三番之后,牛妖疑心尽去,可巧又有个豹妖化本相过来询问,这头野鹿才如同受到惊吓,突然狂奔逃窜,奔跑的速度还都控制在正常野兽范畴。

    身后没有听到任何追赶的脚步声,小山精长长喘了口气,从耳洞中探出脖子来才发现鹿妖身上汗水出了不少,显见先前也是怕的。

    入境之后,鹿妖的步伐就变得毫无规律了,有时停下嚼几口草,多时悠闲漫步,只在遇猛兽惊吓后才狂突一段,就算周边没有异常,也绝不开口与小山精说话,一切表现得与只普通野鹿没有两样。

    速度变慢许多,不过白天不再潜伏,继续走路。

    果然是个精明的鹿儿,骗过那些笨妖怪完全不成问题,哪个妖怪吃饱撑的会一直盯着只野鹿?

    小山精完全放下了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