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城吧 > 鹿妖逐鹿 > 第30章 30.赔罪
    口里箭神通勉强成型后,陆宝渐渐可以走出鹿洞,在一个早晨来到大栗树,向二三钱请安时,松鼠妖丁上下打量他几眼,点头道:“看来快大好了,今日便随俺上山,好歹给二将军陪个不是罢,拖延日久倒似俺们故意不恭敬,又要招来埋怨!”

    鼠妖、豺妖等齐眼红,听听自家老爷这口气,连着鹿妖一起说“俺们”,这可是真正体己的小妖了!

    陆宝顾不得旁边小妖心思,只听到要去见二将军,心头不免打鼓,五步、狗宝齐声安慰:“莫慌,俺们陪着去!”

    猪妖老瘟在旁哼哼两声,倒没说要同去,他想得明白,面对妖将怒火,自家这等不入流的小妖就是去百个也抵不得甚事。

    二三钱也安抚道:“大王爷爷、大将军都在哩,断不会让二将军发作起来!”

    老瘟立即道:“就是!俺们都去,看二将军能咋样!”

    又上靖平山,半道上看陆宝鹿身冒汗,是走得累了,狗宝又化出本相,一路将他背到钻山洞。

    钻山洞外早晨日复一日都是同般模样,热闹得紧,不过今日周边小妖看他眼神神个个怪异。

    陆宝心虚着一直躲避二将军视线,倒是无意间看见小山精,记起一事,走过去低声道:“今夜到俺鹿洞来,就你盗鹿茸之地往西三四里地远,你当知晓的!”

    小山精笑问:“啥事不能在这里说?我可不得闲哩!”

    陆宝声音再压低三分:“请你去撒尿!”

    小山精笑容僵住,半天才咬牙道:“放心,一定去!”

    待今日早食、日辣都结束掉,二三钱才出列,在妖王所坐案几前跪下,禀道:“大王爷爷,前些日子过妖元节,俺麾下鹿妖百宝不合酒醉撒疯,以下犯上,顶撞到二将军,今日百宝骨头才愈合了些,特令随上山来,给大王爷爷请安,向二将军赔罪!”

    “哦,顶撞二将军的鹿妖来了?”妖王笑吟吟地问黑牛,不过他的“顶撞”二字明显加了重音,调侃之意十足。

    不待黑牛答话,郎君苦笑道:“大王,俺那日只是喝得多了,也不怪那小妖,儿郎们面前好歹留些颜面给俺,莫再笑话可好!”

    妖王随即哈哈畅笑出声,黑牛、郎君陪着也笑。

    一片笑声中,陆宝只得出列上前,众目睽睽下跪在二三钱身后,出声道:“百宝给大王爷爷、大将军、二将军请安了!新晋小妖不知规矩礼仪,妖元节里酒醉张狂,不合顶...顶撞到二将军,以下犯上,望大王爷爷恕罪!大将军恕罪!二将军恕罪!”

    填水乙、黑牛都望向郎君,等着他发落,众妖面前,郎君今日难得表现大度:“醉酒小事,不必在意,只是酒品不好,日后逢年节少饮些才是!”

    “小妖遵命!日后断不敢再造次多饮!”

    妖王挥退松鼠妖丁和小妖鹿,此事算就此揭过。不过郎君虽表现得云淡风轻,下山路上陆宝却已打定主意,此后除非初一演武、满月修炼、征粮日、年节,自家打死也不再来这靖平山。

    额,这样算下来的话,一个月似乎也只上山……四到七八天。

    回到大栗树附近,寻个单独的机会,陆宝对蛇妖道:“哥哥,今日俺就厚颜求哥哥教俺神通!”

    五步哈哈一笑:“俺就说神通难学,蛙妖的本事学不到罢?囊袋呢?”

    又开口安慰:“俺们小妖都如此,几个能有神通的?只靠撞运,运气不好莫怪!”

    陆宝犹豫一下,不愿意骗他,老实道:“碧眼有两个神通,眼上那个确实是难,俺学不会,口里那个算是学会了。”

    “额,嗯?”

    五步怔了一下,难以置信地问:“囊袋呢?”

    “会了!”

    “笨归笨,抵不住运道好哇!”五步将陆宝学会蛙妖一项神通归功于运气,羡慕不已。

    陆宝道:“妖丁老爷不许将囊袋私传小妖,蛙妖的口里箭却无此禁忌,俺的肌骨再生也能传,哥哥和狗宝哥哥要学,俺都可以教。”

    “那感情好!”想到学会蛙妖神通,再去吓唬蛙妖时能多出不少乐子,五步心头倒火热了:“俺先看看!”

    陆宝没有手,由蛇妖把手搭在他额头上,输入妖气。

    蛇妖是二三钱视作心腹的,囊袋早学,故而陆宝也不作遮蔽,任他妖气将自己本相与人头内都看个通透,又游荡到胸部心脏去观察肌骨再生神通的下半段。

    再生神通,两个主要发源点,一个在头顶长角处,一个在心脏,还有流动着的部分精血。

    好一歇,五步撤出妖气,先惊讶道:“你有两个囊袋,与老爷一样?”

    早知道他会惊讶,陆宝道:“哥哥不记得前些日子俺满嘴的血?就是在造颊囊。”

    “俺老蛇可没有再生本事,再说神通已成,改不过来的!”五步手抵额头,沮丧道:“你的肌骨再生都在本相上,与头骨鹿角接骨处有关,心脏也是一处,还有精血,俺不会长角,胸部妖气尚无,定是学不来;口里箭那人形舌头卷的模样古怪,俺也难学。”

    蛇妖还没化人胸,胸部没有妖力,再说又不长角的,再生神通确实难以教授,口里箭却有几分把握,将舌头如何蜷缩、周边肌肉压缩会产生空气动力、为何会形成喷力弹射的诸般道理讲得尽量浅显,让蛇妖事后自家去琢磨。

    听半天不明所以,五步眨巴着眼,疑惑问:“原来你是极聪明的,为啥常做傻事哩?”

    陆宝无言以对。

    沉默了一会,蛇妖才让陆宝分出妖气,看他的神通。

    五步的自有神通发源点确实也在人形头颅上,却也古怪,叫做脱袍换位,发源点在额头正中,但既未生在骨骼也不在肌肉血管上,而是在颅腔中空位置,又没有其它肉体组织与之共同发生作用。

    陆宝觉得奇怪,这与他之前推测的神通理论完全不一致。

    这怎么学?妖气灌注颅腔中空位置会产生神通么?

    蛇妖得意一笑:“笨鹿傻眼了没?”

    知道五步爱搞怪,陆宝苦笑道:“哥哥的神通,俺实在看不明白!”

    “俺老蛇成妖当日,一身妖气就灌注在蛇皮上,却没幸得神通,后来新皮生,脱了旧蛇皮,毕竟成妖时之物,又新旧交替,不似你等脱体咒念下来的部件。俺舍不得旧蛇皮,日日念着它的好,还想着将它炼化成甲,不料化手臂时,头上又有异变,才生出这一神通来!”

    说话间,五步往嘴上一抹,取出块干燥的蛇脱来:“俺的神通与众不同,如今四十丈内本体可与这副皮互换位置,保命最是有用!”

    “与别家不同,俺这神通妖气浇灌的是神念感应,你需得有自身脱体之物,将它再由死念活,与之互生感应,以妖气冲击浇灌神念,神通方成!”

    神念?前世倒看过些用意念控制飞行器飞行的科技成果,自割鹿茸的时候,从中退回的其实也是神念。

    陆宝不由张口结舌:“哥耶,莫不是天注定?老爷月前刚还了俺的角!”

    “你鹿儿确有几分运道,不过俺这神通极难学成,需得日日时时以神念打磨的,俺们小妖神念实在太弱,只略胜于无,若非你比俺所识小妖都要勤力,有望成功,俺也不想传你!”

    “哥哥,俺现在只有一恨!”

    五步没有听过相声,不知道捧哏,不过此时自动进入角色,问:“有何恨事?”

    陆宝长叹息道:“唯恨满月天不晴!”

    “啥?”

    “俺恨妖气淬炼太少,要是囊袋够大,能装下俺的角去,不就得时时以神念打磨鹿角,也能早些学会哥哥这神通?”

    陆宝现在的囊袋,一边装一支鹿角都还不行,不过所差空间也不多了。

    妖怪无论用神通还是法术,都与淬炼过的妖气息息相关,他成妖时间太短,得了两门神通用处也不大,此时是真心恨不得淬炼过的妖气能多一些,囊袋空间能大一些。

    为啥?因为这蛇妖脱袍换位神通虽需要事前做好准备,却真正能保命,但凡爱惜性命的,谁不想学?

    现在近忧有二将军在,远虑则是二十八年后要上战场,陆宝只嫌保命神通太少!

    现下得了个实用的,自是恨不得立马就能掌握。

    五步哈哈一笑,他道:“如此说来,俺也恨,俺恨天挂弦月只不满!”

    两个小妖哈哈笑闹一阵,方才散了。

    陆宝伤势并未完全痊愈,只敢在周边随意走走,黄昏时,到牛崖下叫了狗宝,一齐到他洞中,又将口里箭、再生两项神通让狗宝看了,再把自己理解的道理细细讲给他听。

    听了揉和另一个世界知识的讲解,牛妖不明觉厉,觉得两项神通似乎也没有多难学,虽然自家妖气还没有附到胸膛,但今日死死先记下,日后再练再生神通也可。

    待狗宝离开,陆宝才在鹿洞中静静等小山精上门。

    这小人儿磨磨蹭蹭挨到子时许,方才跑到鹿洞前,轻声喊:“笨鹿百宝可在?”

    不等他叫第二声,陆宝回道:“在哩,进来罢!”

    “里面黑漆漆的,出来说话。”

    陆宝曾起意寻些能发光的珠石点缀鹿洞,不过一直未付诸实践,没有月光照到深处,自然漆黑,小山精果然五感并不出众,夜视能力还比不上一些兽类。

    陆宝只得出洞,对小山精道:“那就走走罢!”

    小山精跳上他鹿肩:“走。”

    妖和怪两个散步,结果只有陆宝一个四条腿走路,另一个已经坐倒在他肩上。

    沉默着顺山涧往下游走出老远,小山精才幽幽问:“你看清楚了?”

    “看清楚了,和俺说道说道?俺老鹿口风可紧的!”

    妖元节陆宝酒醉,后面的直接断片,不过却记得与小山精两个一齐撒尿,小山精的尿液晶亮,不臭反有浓烈异香味。他现在的见识还弄不清楚缘由,只知晓必有古怪,今日上山时才顺便诈小山精一诈,对方既然心虚依言来见,自然可以套话的。

    鹿妖肩膀上,小人儿举起拳头:“酒醉真是误事,以后我再不多喝!”

    想到自家也是酒醉才顶撞了郎君,陆宝深有同感,也叹气:“是咧,酒多误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