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城吧 > 鹿妖逐鹿 > 第27章 27.回报
    陆宝醒来的时候,只觉得全身上下无一处不疼。

    稍一打量,就知是躺在自家鹿洞内,而且五步就在旁边睡觉,外面应该是白天。

    现在什么时辰?我怎么受伤了?

    内视一遍身体,肋骨、锁骨、四肢骨骼加一起至少碎裂了七八处,小一些的骨裂痕迹就更多!

    处处是伤!

    我这是又被车撞了?为什么会伤得那么重?

    努力回想,却只模糊记得与小山精拼酒,一起撒尿,后面就全都断片了。

    为什么记忆会有短缺?陆宝心中实在好奇,只得出声唤醒蛇妖,问他:“俺这是咋了?”

    不想五步被吵醒,哭笑不得地反问:“俺滴鹿祖宗耶,你都不记得了?”

    “喝太多,断片了!”

    “断片?”五步嘀咕两声,待大概琢磨通意思,才不爽地瞅着他:“你莫是假装?三天前妖元节,你在酒席上顶撞了二将军!不记得么?”

    “俺睡了三天?顶撞二将军?俺骂...骂他了?”

    五步嘿嘿笑道:“没有骂,是用你的头去顶、去撞!嗯,就是顶撞,没有其它意思!”

    “嘶!”陆宝吓了一跳,难以置信,急要蹦起来,不过只惹得全身巨疼,半途而废,却顾不得疼痛,只倒抽一口凉气,急声问:“真的?”

    “真得不能再真!不过俺老蛇当时喝醉睡过去了,没能亲眼所见,如今靖平山哪个小妖不说百宝日辣,妖元节把二将军都撞晕了!”

    “撞晕?蛇哥...你别吓俺,俺咋有这大本事?”

    看鹿妖吓得脸都白了,五步才嘻嘻笑道:“俺也不信,不过狗宝他们看见的都这般说,二将军酒醉丢碗砸伤大角丁目和俺们老爷,新晋鹿妖百宝替老爷出头,一头撞翻了二将军!”

    说完,五步又抽打着蛇尾恨声不平:“如此大事,俺竟然醉翻了,没能亲见,实在可恨!”

    陆宝还是难以置信,几乎怀疑五步在说假话,不过回忆起一些模模糊糊的画面,又似乎是真?难以辨别记忆中的究竟是虚幻还是真实,鹿妖只能哭丧着道:“五步哥哥,得罪了二将军,那俺不是死定了?二将军没要摆全鹿宴么?”

    蛇妖没心没肺地在一旁幸灾乐祸,笑了好一会才告知:“你替俺们老爷出头,虽是得罪了二将军,但给老爷挣了好大脸面?老爷自然护着你的,当时就请出大王爷爷和大将军来,判了二将军生事在前,你个鹿妖酒后以下犯上,却有忠心,又已重伤,便两不追究!不然,早在山上就做成焖醉鹿这道大菜,还能容你活到今日!”

    焖醉鹿?大概是焖醉虾焖醉鹅的升级版?

    思想混乱着,不能再去辨别其它,又觉得小命堪忧、前途黯淡,陆宝哭丧着问五步:“俺顶撞了二将军,已是作死,老爷能一直护着么?”

    “啪!”

    “蛇哥,疼啊!”

    却是五步用蛇尾在陆宝鹿臀上击了一下,鹿妖叫疼声中,五步红眼道:“可知大角丁目这三日都在变着法子折腾他家小妖,就是怨妖元节他麾下小妖没谁敢出头张目的,面上大输给俺们老爷!你这笨鹿虽莽了些,着实胆大,老爷却面上光彩,此后还不得青眼有加?洞里有大王爷爷和大将军做主,二将军又能咋样?得罪就得罪罢,只要大将军和俺们老爷在,平日多避着二将军些也就是了!”

    五步解释得清楚,想着毕竟还有山规在,陆宝将心稍稍放落些,又问:“俺睡了这几日,老爷可有吩咐下来?”

    “叫你先安心养伤,待骨头长愈合了,老爷带你去给二将军赔罪!”

    伤筋动骨一百天,虽然有二三钱护佑着,但肌骨再生天赋效果总还是弱,自己这是要浪费好多时间躺在洞里,不能再外出寻药了?

    肌骨再生虽弱,但也有一项好处,自家凭借神通恢复伤势,不需再额外消耗妖气抵抗伤势,其他妖怪若受重伤,便得不停消耗妖气保命,这种消耗与自割鹿茸一样,失去的妖气无法再自然补回,失去便永远失去,若是伤势太重又一直得不到治疗,耗光妖气也是只剩一死的局面。

    满月修炼,借月精淬炼妖气倒不一定非要到靖平山顶,只不过高处近月,效果更好而已,且还要准确掌握每日开始和结束的时间,但凡错吸纳到日华就是自燃成灰烬的结局。

    重重吐出口气,陆宝央求蛇妖:“五步哥哥,俺想去见老爷!”

    五步无所谓:“那就去见呗!这个时辰,老爷应当已经回府了!”

    “俺骨裂太多处,走不了路!”

    五步瞪大眼睛:“你不是想俺老蛇背你去罢?不知道俺力气小、肚皮怕疼?”

    蛇妖耍娇气,陆宝苦笑着央道:“蛇哥帮帮忙!”

    “叫俺驮你绝对不成!”蛇妖断然拒绝,想想后又道:“最多等到下半晌,狗宝回来,俺去叫他来背!”

    蛇妖在鹿洞里陪他这伤号,不知三日来是否一直如此,陆宝自然只有感激的,此时对方不愿意背鹿,也不好再多求,只得耐心与五步聊天,探听妖元节后的事项,熬到下午,估摸着牛妖狗宝已经回来,才由蛇妖去请来帮忙。

    在小妖中,狗宝是好说话的,又有节前一片茶芽之情,果然到鹿洞来背了伤重鹿妖去大栗树见妖丁老爷。

    看到鹿妖,又望了随来的蛇妖和牛妖,二三钱皱眉责道:“不好好呆着养伤,若是骨头长歪,可莫怪别个!”

    陆宝忙低头道:“百宝骨头裂了,不能给老爷见礼,老爷恕罪!不过想着这以后好些时日只能呆在洞里养伤,实在无趣,只好寻些打发日子的事项!”

    “百宝本事不济,妖元节事本不敢居功,只想着尚有些忠心,老爷必亦快慰的,便来斗胆求老爷开恩,一求免去日辣出赛,二则心向神通,前日得碧眼哥哥指点众家神通,言及第一项易学的便为老爷所授囊袋,故而斗胆来求!”

    实在是不想浪费养伤时光,陆宝才显得急功近利的迫不及待来讨赏,所求两事,一个被派出赌日辣是万万不愿意的,有机会还不赶紧求免?二个是要增长本事学神通傍身。

    二三钱皱起眉头,他原本就准备好要赏赐敢为自己在二将军处出头,众妖面前大涨了自家脸面的新晋鹿妖,不过主动赏赐与小妖来讨可不同,心头是有些不喜。

    只是想着这鹿妖新晋,不懂进退,方才敢在妖将面前放肆的,也就略过,不愿昧下原本定下赏赐,温声道:“老爷不是小气的,前些时日你借走一株灵药,此次有功,那株灵药就当赏你的,不用再还!俺记得你等鹿妖都是在秋季日辣,你既不愿,日后给你免了就是;但凡老爷心腹小妖,囊袋神通俺都肯传,且妖丁以上,此门神通已是遍习,并不算难得,你敢冒死为老爷出头,老爷自将你视为心腹,不需以功抵,传你!”

    不想作死一次,回报如此丰厚,陆宝将头埋得更低:“谢老爷赏,只恨骨裂不能行大礼叩谢,待百宝伤愈,再来给老爷磕头!”

    “成!需记得囊袋神通虽不值什么,却不可私传别的小妖!”

    “百宝记住了!”

    二三钱跳下树来,伸手搭在鹿妖人脑袋上:“你分出一缕妖气,入老爷俺体内来,随俺引导仔细感应个明白!”

    陆宝依吩咐,从头颅中分出一缕妖气来,注入二三钱手上。

    这种凭借妖气感应对方体内世界,就是将内视扩大过去,不过必须得对方心甘情愿开门袒露,不作遮掩拦阻,否则就算以妖王手段对待小妖,也不可能成。

    神通学习,妖怪们只能靠互“看”,靠着慢慢琢磨,言语文字都难以表述清楚。

    随着那缕妖气渡过去,陆宝果然“看见”了松鼠妖的手臂构造、妖气分布,不过不敢到处乱看乱钻,那缕妖气老老实实随着二三钱引导,一路进入他头上口舌之间。

    囊袋神通妖丁们个个都会,用来存放贵重物品的,不过松鼠妖与众不同,原本松鼠口中就有颊囊存在的,故而他神通生成的空间不是一个,而是两个,存放东西自然就更多一倍。

    二三钱在体内引导着鹿妖的妖气,让他将这项神通构造观察得明明白白,就是在嘴中舌根左右两侧各开辟一个囊袋空间,长宽高全一致。

    这两个囊袋,可看为小,也可看为大。

    可以说是通过嘴将存入的死物等比例缩小无数倍,存放到囊袋芥子空间;也可以说囊袋空间另成一界,通过嘴巴的连通存取死物。

    活物不能存放。

    二三钱的两个囊袋,以大看的话,每个长、高、宽都是一丈有余,可以存放三十多立方米的物品,在需要的情况下,内部正方体的囊袋也会撑成长方体或圆柱状,只是内部空间不变,形状倒不固定。

    陆宝仔细前后看过,这项神通是结合松鼠妖人体的嘴唇、舌、口腔和本相的颊囊两侧肌肉在妖气共同作用下产生出来的。

    人形、本相,本是妖怪的一体二表,却在神通的形成中共同完成了构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