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城吧 > 鹿妖逐鹿 > 第21章 21.失窃
    在剩下没有破皮的另一支鹿茸上嗅了又嗅,由于是用脱体咒断下来的,没有灵药之味外泄,终于下定决心,张开鹿口叼起自家的茸角,换个地方藏身到天尽墨。

    没有药香味外泄,被人发现灵药的可能就大减。

    半夜回到二三钱丁的地盘,陆宝在离鹿洞三四里地的山涧浅摊边寻了块沙石地,刨开大堆细沙,将剩下的鹿茸埋下去,然后填平沙地,再找块石头做好记号。

    五步常来他洞里睡觉的,现在关系虽不错,陆宝却不敢冒险将鹿茸带回去,已经是这个惨样子,已真正是不容再有失。

    身为小妖却连人头都化不出,这是靖平山头一个吧?

    待处理好痕迹,陆宝才眼泪汪汪地回鹿洞睡觉,准备到天明打听一下,小妖中有没有会剩余灵药能交易的。

    这个可能性当然很小,实在不行,只能苦求松鼠妖二三钱,这位妖丁老爷一定有富裕灵药,试试三年内要上交的灵药可不可以先宽限一下,给自家换一株来应急。

    乌龙事件带来的唯一好处是,感觉上自家的再生神通似乎进步了一小丝,受伤后愈合的速度似乎会更快一点点!

    不过眼下可没有办法验证,也没有那个心情!

    待得天色泛白,火急火燎以兽身去给老爷请安问早,还好人头虽已不在,语音能力还没有丢失。

    妖怪重人形轻兽体,他这般现身请安,别说小妖们,就连早起的二三钱也心怀不满,在妖丁责问下,陆宝只得含着泪将乌龙事件首尾讲清楚,直让熊妖力士、豹妖兄弟、蛙妖碧眼等一干小妖笑得打跌。

    同来请安的五步、老瘟、狗宝三个眼里,这位新交朋友笨鹿的绰号算是彻底坐实了,一点不虚。

    二三钱也是哭笑不得,叹气道:“老爷俺虽要收灵药上纳的,暂时倒也不缺你这一支,速去取鹿茸来,先换灵药给你,还回你人头罢!不然带出门去,不知要被多少妖怪笑话!”

    得了这口信,陆宝如蒙大赦,急忙忙谢恩奔往埋藏之地去取鹿茸。

    只是跑回山涧边,又是一道晴天霹雳轰击下来——远远看见自家藏鹿茸之地,沙土早被刨开,待心急如焚地飞奔过去,两条青色虫子正在刨开的沙堆上蠕动,被陆宝惊动,顿时弹跳而起,两三下后“咚”“咚”地掉入山涧水中,再也看不见了。

    陆宝眼前一黑,险乎就晕倒在地。

    眼前只有一个空坑在,鹿茸已不翼而飞了!

    “哪个王八蛋偷了老子的鹿茸啊!”

    不甘心地再刨两蹄子,陆宝凄厉地仰天一声惨叫,刚要发狂,咬牙又清醒过来:“老子是个人,越是如此时刻,越不能失了理智!”

    暗念两遍每逢大事有静气,待火气稍降,再原地跺脚绞尽脑汁:“谁偷的?刚才的虫子?它们能扒开这么深的沙坑?”

    要知道,为了掩藏味道,陆宝昨晚可是将鹿茸埋得很深,现在才刚天明,他不认为看见的两条虫子一个下半夜功夫就能扒开这么深这么大的坑。

    会是谁呢?

    鹿额上冒着汗,目光在涧水边不断寻梭,暂时看不出什么来,又暗道:“从前世科学的角度来说,这里就是犯罪现场,是唯一能找到线索的地方,要找到窃贼,就万不能破坏!”

    于是他跳上几块大些的碎石,顺着河岸一寸寸土地仔细巡视。

    直到在埋茸地往山涧上游四十米左右,陆宝才停下脚步,眼神亮起:“我就说,不可能一点蛛丝马迹都不留下!”

    ——

    就算麾下小妖没有参加日辣表演的,二三钱多数时间也会上靖平山去,今日新晋鹿妖发生奇葩的乌龙事,只好耽误些时间,先等用灵药换了鹿茸再上山。

    老实说,靖平山小妖中鹿妖有五六个,但都是以灵药化妖气,没谁舍妖气养灵药的,成灵药的鹿茸二三钱至今还没有见过,也有些好奇。

    往日走得早,是留出富裕时间来的,今天却被耽误了好久,眼看再不走要错过早饭,二三钱都有些不耐烦起来,正准备开口让不上山的小妖转告鹿妖,等他从本山回来再换,豹妖兄弟中爬得高的无回出声:“来了,来了!鹿妖总算回来了!”

    松鼠妖跳高轻轻一瞟,远处果然急奔来一道棕色身影,不是那头笨鹿是谁?

    等陆宝奔近,二三钱没看见他嘴里叼着东西,不耐烦地问:“鹿茸呢?”

    没有人脸,猜不出鹿妖的表情来,不过听声音却是气急败坏:“老爷,俺鹿茸被贼偷了!”

    等着看戏的一干小妖又是齐呆滞,这什么情况?

    二三钱也不由怔了一下,旋即嘴角抽抽,挤出来般一字一顿问:“莫不是在消遣你家老爷?”

    妖丁发怒,一干小妖也都鼓噪起来:“鹿妖莫作死哩!”

    “莫不是昨夜被梦魇住了?赶早就胡说?”

    “俺万万不敢骗老爷!”鹿妖忙叫起屈,又道:“不过俺已经晓得是谁偷的,正要和老爷一起回本山抓贼!”

    “当真?”

    “千真万确!若是俺说了一句假话,叫老爷剥了皮、抽了筋去!又或禀了大王爷爷,办成一桌席面就是!”

    听鹿妖赌嘴,话不似作假,松鼠妖才止住怒气,沉吟着在大栗树树干上走了两步,咬牙道:“罢!老爷俺就信你,不过让你笨鹿以这副样子回本山,老爷俺可丢不起这脸!”

    嘴中抹出一株黄精来,松鼠妖道:“这株不入流灵药暂借你恢复人头,但两年内记得要还,老爷俺只要熟透的,别尽拿些样子货来抵数!”

    二三钱肯先赊借一株灵药,完全与妖怪爱贪便宜的性子相反,这倒是出乎陆宝意料,他还不知道该不该接时,松鼠妖已将黄精抛下树,又嘿嘿笑:“反正你鹿茸能成药,到时若没能还账,老爷也不剥你皮抽你筋,割你几次鹿茸抵债也就是了!”

    刚叼住黄精,陆宝忍不住打了个寒噤,如今他已知道割鹿茸损修为,被多割几次,说不定连妖都要做不成了,又退化成山野中一头野鹿去。

    鹿妖刚嚼碎黄精吞下,二三钱又开口问众小妖:“今日谁愿随老爷回本山?”

    “俺!”

    “俺去!”

    “老爷,俺也要去!”

    “俺也去!”

    原本不去的,却是听笨鹿要回钻山洞抓贼,都改变主意去凑这个热闹,踊跃报名。

    毕竟是妖丁老爷拿出来的干货,二三钱借的黄精药力很足,陆宝吃下后,头颅上总算又恢复三成多妖力,人头能勉强化出来了,不过昨夜亏损的妖力更多,还没有完全补完亏空。

    全丁妖怪一起上路回本山,五步熟练地爬上鹿妖后背,偷个小懒。

    狗宝和老瘟当初果然没有说错,有过第一次之后,但凡一起外出,五步就要赖在鹿背上不下来,短时间内这蛇坐骑的待遇是别想改变了。

    一众紧赶慢赶,到钻山洞洞口外山谷时,穿山甲妖王刚放下长筷子,轮到大将军进食。

    到了地头,二三钱丁的小妖们尽望着陆宝,准备看到底是不是真有窃贼,鹿妖怎么抓贼,对方又岂能承认,猜测什么时候吵架什么时候打起来。

    不想鹿妖倒沉得住气,没有吭声,没事般先融入到妖群中去,安安静静全无声息。

    二将军食用完、众妖丁食用完、小妖们抢完、乌鸦等啄完碎肉、赢者通吃的日辣赌博开始又结束,鹿妖都没采取任何行动。

    皇帝不急太监急,陆宝沉得住气,跟来看热闹的小妖们就不乐意了,五步与狗宝、老瘟在旁疑惑地嘀嘀咕咕,蝠妖来福性子急些,上前拍着鹿背问:“咋还不抓贼呢?”

    “不急,快了!”

    陆宝应承着,一边又安静看管事妖丁们领自家麾下陆续下山。

    松鼠妖疑惑地向陆宝看了一眼,转头追着大将军进山洞里奉承去了。

    这下非只蝠妖,碧眼也忍不住,避着蛇妖视线催道:“你倒是快些,俺还要去寻采灵药哩!”

    每日都叫寻药,出去后你们还不是漫山遍野的乱耍,真能有多上心?再说,俺老鹿自己抓贼,又没请你们来!

    陆宝嘴角扯动两下,没有答他。

    直到伙房小妖们开始往洞里搬运蒸笼、锅具,陆宝才走到老山羊、小山精、蛤蟆妖身边,打过招呼后问:“要俺帮忙不?”

    羊妖手里抬着大锅,刚呵呵一笑,蛤蟆妖抢先道:“那感情好,蒸笼俺给你搁肩上罢!”

    羊妖偏头问:“今天咋有闲上山?”

    “陪俺们妖丁老爷来逛逛,”回过老山羊一句,陆宝再对蛤蟆妖道:“别放蒸笼,没人帮忙扶着,小心跌了!”

    又转头问小山精:“鹿茸可好吃?”

    被突然一问,小山精猝不及防,被吓得跳起来,离地足有一尺高,急甩着头叫:“不是我偷的!”

    陆宝笑了。

    他在鹿茸失窃的现场找了好久,才发现上游沙地上的一列小脚丫印,离开作案地点之后,窃贼根本没想着再遮掩痕迹,靖平山地界能踩出那么独一无二小人脚印的,所知的就只有这小山怪一个,不会认错,现在一诈,看反应更是确定了。

    一句话之后,小山精也知道答错,他倒不跑,只是懊恼地低着头揪顶上头发。

    “还给俺!”

    不想陆宝要讨还,他又一纵跳起来,怒眼相对:“凭什么?”

    老山羊和蛤蟆妖已经呆了,那边二三钱丁来看戏的也没想到偷东西的会是小山精,都围了过来。

    没想到小家伙还敢咋呼,只是体型实在是小,直接给他一蹄子有些不落忍,只好改讲道理:“俺是新晋的小妖,错养了灵药,又无知才自家割下来,使妖力损失大半,人头都维持不住!你可忍心哩?”

    “骗谁?现在你不是好好的?”

    不用鹿妖回答,看戏的五步插嘴:“是俺们老爷好心,先借了他一支黄精,才将将补回些来!”

    其他小妖口中说出才更有说服力,感激地看了五步一眼,陆宝再道:“老爷借的要还,不然俺少说要被剥皮抽筋!”

    “吃都吃了,怎能还你?”小山精先小声哼哼两句,迅速抬头环视一圈后,音量又变大:“再说,以前你不也偷我一支黄精?”

    这典故五步他们虽不知,伙房小妖却是全晓得的,看小山精一副混赖模样,老山羊伸手在他头上一敲:“尽乱扯!”

    “疼!”小山精捂头,咬着牙道:“就算不抵那支黄精,他还答应过要送我体己的,他没给,我自家拿不成么?”

    这满山小妖,我答应过送体己的没有一百也有五十!面对山怪的胡搅蛮缠,陆宝也有些头疼了,好一会后才道:“小山精,俺俩到伙房说点私密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