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城吧 > 鹿妖逐鹿 > 第16章 16.月之精
    随着天色渐晚,月色越来越明亮起来。

    可喜今夜万里无云,天幕之上,星辉黯淡,越发映衬着轮盘般的明月突出,在这靖平山顶,山风拂面,漫山妖气压不住虫豸们的鸣叫。

    应该和前世差不多大小的圆月,只不过此刻站在雄峰顶上,感觉离得更近些,看上去也就要更显得大些。

    大小妖众们一反常态,最调皮的此时此刻也难得没有闹腾,都在静静等待着月精到来,万籁寂静之下,虫豸此起彼伏的声音也更响亮些。

    不知是到了哪个临界点,虫豸疯鸣的寂静中,钻山洞大将军黑牛忽然对众妖一声大吼:“众妖听令,采月精淬炼妖气呐!”

    漫山小妖、妖丁、妖将连同妖王,这一刻起全都一样,只各以自己最舒适的姿势坐、卧在草皮上,放松心身,接纳并吞吐月精。

    陆宝正不知所措,牛妖狗宝看他模样,醒悟过来,在地上瓮声瓮气打破寂静提醒道:“摒弃杂念,只管放松心神,感受月精吐纳入体,用之淬炼妖气就是修炼!”

    这么简单?

    指点完这一句话,牛妖急专心顾自家去了,再舍不得浪费半点时间。

    陆宝将信将疑地学着身旁小妖趴到地上,也努力去感受备受妖怪们推崇期待的月之精。

    十来分钟后,陆宝疑惑地抬起头,茫然四顾。

    此时的靖平山峰顶,妖怪们都还在安静做自家功课,一个个满脸享受的模样,倒似那瘾君子正在欲仙欲死过瘾,呼吸悠长,少数别有天赋的甚至含着笑发出微鼾声,似乎已经入梦,梦中也能修炼。

    牛妖莫不是骗我?这月精究竟是什么东西?

    为什么我都感受不到?

    到这个时候,陆宝才终于发现,相对于浑浑噩噩懒散贪玩好动的妖怪来说,人魂妖身自有无数好处,可短板也是存在的。

    明智善思,是陆宝人魂穿越带来的福利,相对妖怪不仅只有识字快一个好处,也将是他在这个群体中最大的依仗。不过有利必有弊,善于思考的人魂要做到摒弃杂念却又很有难度。

    只要心存杂念,就感受不到月精。

    天生万物,各有所长,各有所短。

    要最善于思想的人类不去想东想西,做到毫无杂念,这很难,或许只有佛家的高僧才能够轻易做到,也就是所谓的入定。

    别看妖怪们平日打闹得厉害,可是心思相对人类要单纯许多,做到心神无旁骛反而比人类容易太多。

    完全感应不到满月之精是什么模样,此时又是分毫必争的修炼时间,不会有任何妖怪再来提醒他,陆宝也不想自讨没趣打扰别人。

    万一扰乱了气氛,妖王恼怒下来,新晋鹿妖变成一桌全鹿宴也说不定。

    没得法子,陆宝只好强迫自己先冷静下来,再次埋头,努力去感受。

    数百妖怪发出长长的鼻息,漫山虫豸在野地中拼命的叫唤,却愈发显得山顶的安宁静谧。

    怨不得前世古人诗曰:蝉噪林逾静,鸟鸣山更幽。

    等一下,又在分神胡乱想什么啊?

    这一次之后,心神愈发乱了,慌得陆宝急长喘口气,强迫自己集中注意力平心静气。

    可惜在有的时候,越是强求,越是告诉自己不要分心、不要急乱,越是没有用,特别是在这种关系妖生命运的大事情上。

    越是拼命告诉自己不要胡思乱想,越是各种念头杂乱冒出,越急越是南辕北辙。

    陆宝完全无法让心保持空灵状态。

    明月静静抛洒着月光,从天幕一头移动到另一头,时间流逝不等人。

    从开始的期待,到疑惑,到焦躁,到慌乱,再到最后的无奈颓然。

    偏偏还不敢发出任何声音,不能打扰到别的妖怪惹来祸事,可以想象他这一夜的煎熬。

    好些办法都想过用过,最后只能承认无计可施,一夜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天将放明时,陆宝认命放弃所有努力。

    这才只是第一夜,还不到完全绝望的时刻,暗暗在心中告诉自己一句后,他才心神疲惫地合上双眸。

    放下揪心迫急,似睡非睡之际,朦胧中,身边似乎有些凉幽幽的微微流动之气,轻飘飘附着在身边。

    体内妖气蓦然一动,点点滴滴从人形头颅骨骼中退出来,通过口鼻与浑身毛孔渗透出去,与身边流动的微弱之气戏耍、交缠、融合,跑在最前头的几丝微弱妖气得到融合之后,开始回涌体内。

    这丝丝点点融合后回来的妖气,通过口鼻、毛孔触体的刹那感觉,真是说不出的爽感,全身为之舒爽通透!

    陆宝豁然惊醒,周身涌出体的妖气顿时一缩!

    先前的感觉顿时消退得无影无踪,好在睁眼瞬间,陆宝已经发现满月光亮下的世界与之前变得不再一样!

    眼前普照在世间的月光中,分明都夹杂着隐隐约约的丝丝淡银色毫芒!

    这些淡银色毫芒非常微弱,如云似雾丝丝缕缕轻轻飘荡在月色中,陆宝只在睁眼那一刹那捕捉到,待退出状态时,眼前再不得见。

    但绝不会看错,陆宝已然确认,先前并非他看花眼,不是错觉不是做梦,而是真真切切看到感受到,那就是妖怪们口中所说的月之精。

    自家先前不受控制涌动出体的妖气就是明证!经淬炼后回体已经产生未知变化的微弱妖气就是明证!

    只有接触过月精者,才能认知、看到月精!

    这里虽然文化背景相似、日月星辰相似、某些物种相似,却真不是前世所生活的那个地球!

    就先前一眼所见,视线中每一个小妖身边都围绕着这些丝丝缕缕云雾状的银色毫芒,二十米外妖丁二三钱周边的要多一些,高处的黑牛、郎君身边更多,最高处妖王填水乙则浑身浸泡在浓稠毫芒中,是吸引月精最多的一位。

    修为越高,获取月之精的能力也就越强!

    没有吸纳到多少月精,但陆宝已经忘记之前沉入谷底的心情,浑身上下被巨大的惊喜填满着,若不是怕妖怪们不满,他都想要仰天来一嗓子。

    虽然比别的妖怪艰难,月精并不是完全感受不到,绷紧一夜的心弦终于得到放松,精神上的亢奋又让他难以再次入眠去感受,此时天已快亮,时间似乎不够再做些什么,他就微眯着眼,轻松自在地憧憬起未来。

    沏一壶仙茶,得二三红颜相伴,洞府门外坐看云起云落。

    山风拂面,四野宁静,小妖鹿悠闲巴适得紧!

    妖怪神仙日子,俺老鹿也是可以展望一下的嘛!

    安逸悠闲的状态中,一吐一吸渐渐趋于平缓,连思绪都变得慢悠悠地,不知何时起,又抵达某个临界点,眼前身边再次显出那些丝丝缕缕的月精,而体内妖气亦蠢蠢欲动。

    这一刻,他才终于明悟,并非一定要在半梦半醒的状态下才可行,也并不是真的什么都不能想,而是彻底放松心灵,随心自然所想之处,便算没有杂念。

    在这种状态下,收藏在人形头颅里的妖气慢慢从口鼻、毛孔中自然渗透出来,与月精相合,只是一滴滴出来的妖气都很淡,绝对不会太多,都只是点点滴滴分散着,肉眼几不可见。

    融合了月精的妖气,返回体内时变得有些黝黑,难怪妖怪们外显的妖气妖雾通通带着黑色。

    怪不得叫做吐纳!怪不得叫淬炼!

    吐出妖气,待其与月精结合,产生质变,再次纳回体内!

    自然从口鼻、毛孔中逸散出的点滴妖气,与山顶上挥洒下来的月精相结合,已经产生了某种质变,妖气与月精的自然结合也就是妖怪们所说的淬炼,就像由水遇寒变作了冰,或者说煮开的豆浆里加入卤水最终变成豆腐,定然产生了某种未知的变化,因为这些吐出的微弱妖气回归人形头颅之后,感觉上就比未与月精结合的妖气要“重”,要更有力量。

    只是自然吐出的妖气,每次实在太少太少,被吸引到身边的月精,也实在太少太少!

    不能强求,强求就不能保持吐纳状态!

    妖气原本没有颜色,与月精结合之后颜色变深,聚合在一起则显深黑色,如同搬运工获得月精顺利返回的泛黑的一点点妖气,再次回体后融入人形头颅的感觉,真的舒坦得要命,胜过马杀鸡不知多少万倍!

    这样的状态下,我愿意保持不吃不喝爽上三天三夜!

    “日华将至,全体起身!”

    刚刚接触到月精,心里各种开心舒爽,却不料大将军突兀一声大喝,修炼状态瞬间就被打断,让陆宝恨得咬牙切齿,直想冲过去暴揍这位黑牛妖一顿。

    妖怪们一一起身,但浪费掉几乎一个整夜时间,只在快天亮时吸纳少量月精的陆宝完全不肯甘心,仍就趴在地上不愿动弹。

    “啪!”

    背腰上却遭了重重一下鞭击,陆宝转过头,一条青色蛇尾刚收回去,五步“嘻嘻”笑道:“鹿儿不要命了,还敢再吸?”

    修炼会要命?陆宝迷糊中,狗宝瓮声好心解释道:“太白星大亮,日华将至,俺们万万不能错吸了…唔……”

    太白星就是启明星,陆宝抬头看向东方,果然启明星已经明亮起来。

    月之精,日之华,日月精华,为什么妖怪就不能吸纳到日华?牛妖言语支吾不详,陆宝不由追问:“为啥?”

    问这话的时候他还趴着不愿动窝,老瘟瞪眼道:“为啥?妖气是油,那日华就是火,但凡错吸一点火星入体,轰!”

    为了配合最后的语气词,猪妖双手打开向上,比了一个燃烧的意思,然后又接着说:“就烧得干干净净,只留一堆灰烬,旁人想开席面都是不能!”

    蛇妖又用蛇尾捅了一下鹿身,原来二三钱已经看了过来,陆宝只得不情不愿起身,暗中安慰自己,好歹才是满月第一夜,本月还有两次机会。

    然后跟着大队妖怪下山,途中果然磨不过蛇妖,没听狗宝和老瘟劝告,背着娇气的蛇妖一路走下山。

    以妖体之力,多背个蛇妖并不吃力,只是给那蛇腰蛇尾缠在身上,难免有些不舒服的感觉。

    天有不测风云。

    谁也没能料到,天明后本还万里晴空的好天气,午时起却不知哪里飘来的云朵,越聚越多遮去阳光,最终变得阴沉,黄昏时淅淅沥沥下起了雨。

    春雨贵如油,本年老天爷格外大方,这场难得可贵的春雨足下了好几天。

    只让某位刚知修炼之妙的新晋鹿妖心如刀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