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城吧 > 鹿妖逐鹿 > 第14章 14.走后门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欢乐节目结束,散场的时候,陆宝问老山羊:“妖怪还记时日的?今日是哪天?”

    “初一演武,满月修炼,每月两件大事,万不能错过,岂可不记时日?今日是狼年二月初八!”

    二月初八,离满月之日就还有六七天左右。

    日辣是妖怪们每天最重要最欢庆的节目,不过时间不长,只是早餐之后的小段时间,欢乐结束之后,剩下的时间就开始各行其事了。妖王与两位将军自己回洞,有差事的妖丁和小妖们出门做事,剩下的或散去自寻机缘,或聚在洞口耍子,或就找个地方懒洋洋趴着不愿动弹。

    “俺们要干啥?”

    赌赛结束,小山精又一溜烟跑掉,面对陆宝的问题,老山羊捻着胡须道:“俺们去寻柴禾,你虽还没化出手来,好歹出生种族力气大些,能多背些!”

    果然跟着伙房小妖们去伐木小半天,背了不少木柴回来。听说是日日如此的,伙房小妖自由寻觅机缘的时间当然就少,更坚定了陆宝离开伙房的心思。

    谋划需乘早,背柴禾回来在伙房内思量好,次日同样欢乐的日辣节目之后,他顶着犄角下山,跟上了松鼠妖一众。

    “妖丁老爷请留步!”

    待其他妖丁分别离去,只剩松鼠妖领着麾下四五个小妖赶路时,陆宝迅速追上,开口叫唤。

    松鼠妖与小妖们转过头来,待他赶上,松鼠妖不耐烦地问道:“你这鹿妖,唤本老爷何事?”

    旁边猪妖哼哼道:“要是敢消遣俺家老爷,揍你个半死!”

    陆宝跑近,忙谄笑道:“老爷不记得俺了?多年前老爷还抱过俺哩!”

    松鼠妖仰着头想想,笑了:“原来当年小鹿崽儿,如今成妖了?”

    “是,老爷记性好!”

    “找老爷俺可是有事?”

    陆宝赶紧道:“小的新晋上山,如今被遣在伙房里打杂,尚没个去处,便想着老爷或念旧情,收留下俺伺候左右。”

    思来想去,这么多妖丁里面唯独认得不太凶恶的只有这松鼠妖,且松鼠妖作为妖怪居然是个讲“原则”的,居然硬顶二当家多年,以性情推论,应该算较好相处的,投奔他总好过两眼抹黑如货物般被挑来拣去,结果无外乎巡山或者山门;又或留在伙房,做那节操全无的黄鼠狼二将军手下,旦夕只是忧心。老山羊介绍过征粮妖丁清闲,虽然没有年节打赏,投奔征粮丁后自家却有更多时间探索修炼之道和寻找机缘。

    最后一个原因,松鼠妖是黑牛大将军麾下妖丁,黑牛虽然木讷,但好歹看着稳重可靠些,这是新晋鹿妖唯一能抓住的主动权。

    “嗯?”新晋小妖浑浑噩噩留在伙房十年八年也是常有的事,主动找大佬投靠的行为倒是罕见,再说松鼠妖在妖丁中又是修为较低的,才刚把身后大尾巴完全炼化掉不久而已。

    听陆宝说完,松鼠妖“呵呵”冷笑两声,道:“征粮日久,认得新晋小妖不少,不想事与愿违,黄了鹰妖,今日倒来个鹿妖。”

    昨天参赛日辣败阵的野猪妖赶忙凑趣:“老爷,须怪不得老妖们言,世事无常哩!”

    松鼠妖叹口气,摇头道:“俺这丁里小妖已经不少,你这鹿妖是不知做老爷的难处,按所领小妖多寡,每三年需纳同等数不入流灵药上贡库房,若是不满数,就得亲自下场日辣,本老爷可丢不起这脸面!你又是个新晋的,手臂都未化成……”

    松鼠妖倒絮絮叨叨说开了,言外之意并不愿收留他这只新晋鹿妖。

    眼看事情要黄,陆宝暗念脱角咒,待两支大犄角掉在地上,他四蹄跪倒在地:“俺不比别的,是自幼就仰慕老爷风采,愿常伴老爷左右,只望老爷怜悯一二,收留在身边使唤。新晋小妖身无长物,唯两支鹿角随俺化妖,好歹得妖气滋养,略有用处,今日愿献于老爷,虽无大用,老爷留着打赏小妖,又或充赌资也是成的。”

    与妖丁们接触得虽然还不多,但陆宝见过的小妖,多开口就要讨要好处,推此及彼,风气已可见一斑。

    原本听过老山羊介绍,自家身上之物日后若能炼化为兵器,算是第一合用的器物,他还想省下这对犄角。可是讲出旧识、故人之情后,松鼠妖丁也不在意,不肯收留,只好咬牙将身上唯一能拿出手的这对大犄角献出去。

    眼前有燃眉之急,陆宝觉得自家这全靖平山修为最低的小妖就算头顶着利器也没什么用处,且鹿角会重新再生长出来,将来总不至于完全无物可用,还不如拿出做人情。

    眼下还顾不得长远。

    新晋的鹿妖省事通关窍,松鼠妖倒是意外,回头开口叫:“碧眼!”

    听到老爷召唤,多年前曾戳穿陆宝装死的蛙妖两眼中绿芒一闪,将陆宝从头到脚全看过一遍,才躬身禀告道:“老爷,这鹿妖倒是个有造化的,化妖时得了项神通,似为枯木逢春一类!”

    小妖还有此般本事?能看穿自家身有何种神通?

    完全出乎意料,陆宝又吓一跳,曾在老山羊等赌字小妖面前假装的智慧神通,这就被戳穿了?

    蛙妖双眼绿芒应该也是一种天赋神通!

    听蛙妖所言,松鼠妖这才点头,道:“既然是有神通的,难得又懂感恩,罢,老爷俺满月时就收了你这鹿妖!”

    老爷开口同意,猪妖立即从地上拾起两只鹿角,冲着陆宝瞪眼:“还不将角上感应神念撤回?”

    陆宝心神感应着,将鹿角上妖气慢慢引导回体内,随着妖气回撤,内视一样的感应也逐渐消失。

    主动将妖气完全撤回,断开感应,从此,这对犄角就算与他没了关系,脱体咒失效,再也不属于鹿妖百宝,接不回去不说,其他妖怪也可以将之轻松炼化。

    当然,这对犄角不过野兽化妖时所得,妖气才滋养过几天,松鼠妖也不会太看重,无非是参赌日辣时多了件赌本而已。

    除了本可以继续滋养使之成长的陆宝自己,这对犄角对其他妖怪来说都只是件略有灵气的物件,用处不是太大。

    猪妖将鹿角递给松鼠妖,松鼠妖张嘴一吸,鹿角便渐渐变小钻入他嘴中去了。

    收下礼,松鼠妖问陆宝:“可需本老爷为你取名?”

    “老爷,俺已有名字,大王爷爷给取名为百宝的!”

    “那倒也省掉一事,可知本老爷之名?”

    陆宝老实摇头:“俺不知晓!”

    “本老爷初开灵智时,所在山林离那人类居城甚近,曾不幸为猎人所擒,那猎人笑言‘倒长了一张好皮,可卖得二三钱银两’,待俺逃脱至靖平山化妖后,就自取名叫二三钱!”

    陆宝忙用力点头:“老爷名讳,俺定然牢记在心!”

    “那就成,你再回伙房呆几日罢。放心,不白拿你一对角,满月时定先开口讨要下来。”

    “那俺拜别老爷!”

    等二三钱领着小妖们去远了,陆宝才再返回靖平山,去寻找砍伐柴禾的小妖们。

    后来问老山羊,方得知几年前巨鹰化妖后,松鼠妖心心念念想要收其至麾下,不料飞禽嗅觉不灵,寻灵药天生处于下风,成妖的甚少,鹰妖化出本相来,能驮还不会飞的妖丁上天,甚是吃香,妖王亲随妖丁豹妖伏山也开口招纳,由鹰妖自择的时候,他攀上高枝入了伏山麾下。

    这两日,陆宝在妖王亲随妖丁里确实看到个鹰妖,已经化出了双臂的,只是脚趾一看就属猛禽类,只因巨鹰未现本相,平日见的体型小了许多,没反应过来就是当初的老相识。

    又向老山羊打探十多年前晋升的熊妖,却是因为身板魁梧有力,被巡山妖丁狐妖华裘要了去。说起来,那熊妖与这鹿躯虽有杀父之仇,但山规森严,陆宝本来就没多少的报仇心思更淡了。

    之前的熊妖、鹰妖,现在的鹿妖,都是新晋之身在伙房略混几日便被要走,注定不会和老山羊常作伴的,与蛤蟆妖之类有天地之别,不过恐生其它事端出来,事成之前,暗中走通征粮妖丁的事情陆宝压根就没告诉别人。

    在伙房继续混着日子,了解妖怪常识,看欢庆节目,偷学两个文字,随小妖耍子,拾柴禾造妖怪早饭,日子过得倒也充实。

    在这短短几日里,陆宝确认了妖怪们最大的短处——他们多数贪图玩耍,耐心很少,肯安静思考的时间也很少,多没有长远明确的目标,可以说绝大多数妖怪都是在浑浑噩噩混日子。

    做为内藏人魂的妖怪,这或是他这只鹿妖最大的优势。

    逢二之日是征收口粮之日,再四天后二月十二,二三钱领着小妖们将数百头野兽送入伙房,这一天,陆宝也认识了另外一位征粮妖丁。

    征粮之事一共由两位妖丁负责,另一位是头猿妖,名为青元,他的丁里小妖全是猴妖猿妖兔妖之类,数量比松鼠妖麾下还多,负责征粮日将采摘的野果、挖掘的根茎送至伙房。

    妖丁有人形,修为略深些的已看不出兽身,是之后问过老山羊,陆宝才知道那位是猿妖,并弄明白了猿与猴的区别:猿无尾,猴长尾。

    再两天之后,夜空中的明月终于越来越饱满。

    二月十四这一天,且喜晴空万里。日落前,靖平山群妖就已聚集齐,除了远在灵桃山看守灵桃的三将军与他麾下亲随妖丁,其余妖众几乎全赶到钻山洞前集合。

    陆宝还是初次见近五百妖怪聚在一起,钻山洞洞口广场上挤得黑压压的一片。

    妖怪作风,完全没什么废话,离天黑大概两三小时时,妖王将大手一挥:“孩儿们出发!”

    填水乙、黑牛、郎君三个便各架起一团黑雾,冲天往山顶上飞去。

    “原来真的可以飞!”

    虽然无数次确定已经穿越到不一样的世界,这里有妖怪法术,能飞天遁地移山倒海,但初次见到以人身飞在空中的妖怪们,陆宝还是很有些震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