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城吧 > 鹿妖逐鹿 > 第2章 2.号声
    心胆欲裂,大脑只剩一片空白的陆宝想起身迅速逃命,可惜四支稚嫩的蹄子连蹬好几下都没能站起来。

    巨大的阴影转瞬已到头顶,陆宝闭目等死。

    一阵强风迎面扑来,风力居然将陆宝压得直接紧贴在草皮上。

    然后,风过去了,巨大的阴影从陆宝头上掠过,阳光再次照在鹿崽子身上。

    “咦!这大鸟没抓我?”

    睁眼转头再看,巨鹰对他这唾手可得的小猎物视而不见,已经俯冲向前,直冲到鹿群里抓起一头成年母鹿,才冲天远去。

    大公鹿踢踏着缓缓停下步伐,冲巨鹰离去的背影怒吼:“嗷!呱!嗷!呱!”

    “日,大公鹿也只敢放马后炮!”陆宝略喘着气:“我刚才跟着鹿群瞎跑什么劲?以这大鸟的身板,我现在还不够它一盘小点心的......”

    惊魂稍定终于寻到自家鹿妈的陆宝又想不通了:“这么大的鸟?该叫鹰还是雕?反正不能算隼,也不是鹫!这里绝对不是我认识的那个地球!”

    暂时来说,靠着体型小的优势,巨鸟对陆宝的威胁性还在昨夜的猎手之后,不过天知道此地还有多少危险存在?

    围在大公鹿身边的鹿群渐渐安定下来,只剩一头幼鹿在旁边不安地“呱呱”叫着,它是方才巨鹰猎物遗留的幼崽。

    最后,一头不知因什么意外丧失了孩儿的成年雌鹿收留了它。

    大早上遭遇巨鹰袭击,让陆宝迅速认清现实:“我现在哪里有时间东想西想?除了先活下来,一切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保命!是锻炼!跑不过对手也得先跑过队友才行!要探索这个陌生的世界,至少也得等我先长大成一头成年鹿!”

    去年出生的一岁鹿,现在还活的有二十来头,等到明年,估计剩得下十头都是好的,同年出生五十多个幼崽,成活率如此之低,自家怎么说也要做那最终活下来那几个。

    巨鹰对他现在的小身板不感兴趣,不代表其它猎食者也这样!

    而无论遇到什么样的猎手,现在的陆宝只有跟着鹿群逃跑和就地隐藏这两个天赋技能,隐藏太过被动而且很挑环境,剩下唯一可用的主动技能不迅速加强怎么行?

    天见可怜,以前能坐着绝不站着,能躺着绝不坐着的大宅男陆宝,这一刻终于明白生命在于运动的真谛。

    吸饱鹿奶,装着人类灵魂的幼崽在草坪上开始玩命奔跑弹跳,只剩三四分力气时回母鹿身边喝奶,休息一会,接着再跑,如此往复。

    随时可能出现危险,不敢把力气都耗光,诞生为鹿还没有满一天,陆宝已经知晓了丛林法则下的生存方式。

    休息的时间里,还要牢牢记住母鹿吃过的草类,以保证将来不吃到危险的东西,毕竟艾蒿只是味道变浓太多倍,其它植物呢?

    新世界诞生第一日的惊心动魄,还没有到结束的时候。

    巨鹰袭杀过后,整个早晨算是在平静中度过,中午时或因温度太高,也无袭扰事件发生。

    但下午大概四五点钟时,一头老虎埋伏了鹿群;黄昏时,七八头豺狗又来袭扰。

    后面出现的老虎和豺狗,总算和陆宝原本世界中的模样相差不大,不像先前那鹰违背常理的巨大。

    这两次袭击事件中,大公鹿终于显示了头上大犄角和粗壮四蹄的用武之地,它居然靠一己之力赶走了那头已经扑倒一头母鹿的黄虎,让鹿群未受损失;豺狗袭击时大公鹿左右冲踏,当场踩死一只豺狗,只可惜豺狗们分兵协作,还是趁乱拖走两只幼崽。

    然后,夜幕降临,开始重复昨天的故事。

    晚上出现最多的猎手是豹子和豺狗,若不是大公鹿威武,鹿群又得减员。

    在这些惊心动魄的奔逃猎杀中,还夹杂着极使人烦恼的东西:生活在野外,除非是冬季,否则永远少不了蚊虫的叮咬,在没有天敌的难得安宁时间段里,无休无止的蚊虫开始出现,其它四蹄食草动物好歹还有长尾巴可以帮忙驱赶,可陆宝穿越的是鹿,天生小短尾。

    现在的陆宝,在清醒状态下被蚊子叮咬,连拍死蚊子都做不到,只能通过频繁运动和抖动皮肤减少被叮咬的时间,否则就得任由蚊虫们猖狂享用。

    鹿群走到哪里,蚊虫就跟到哪里,大部分时间有“嗡嗡嗡”的讨厌煽翅声。

    到了第二天,陆宝就学会了和其它鹿一样在泥里面打滚,同时开始期盼下雨。

    当然,以野生鹿类的身躯来说,不至于淋一场雨就得病吧?在这原始的野外世界里,任何得病或者受伤的野兽的结局,你懂的。

    比起前世身为宅男时的感受,陆宝真的一点也不会感觉枯燥无聊,因为屁股后面永远有东西在追赶,反正追来的东西要么想吃他的肉,要么想喝他的血。

    直到第八天来临。

    之前的七天,鹿群转来转去,却也只在周围四五个山头下来回觅食,陆宝估计这就是本鹿群的活动范围。

    七天七夜的时间里,遇到过其它两群规模小些的鹿群,还有岩羊群、羚羊群和野牛群数次,野猪家庭很多,喜欢单独行动的貉、黄鼠狼、貂、麂、獐、山鸡、雉、野兔就更不用提;另外陆宝随着的鹿群还总共被豹子袭杀过五次,被巨鹰袭击一次,被老虎埋伏四次,被狼合围两次,被豺狗袭扰八次,被巨蟒偷袭一次,被黑熊追过三次,最气人的还被猿类偷袭了一次,摸走了一支小鹿崽。

    鹿群的生产季节,大概也是捕食者最多照顾鹿群的时节。

    这七天里一次次惊心动魄的逃亡,猎手与猎物之间斗智斗勇斗速度,陆宝眼皮底下,大公鹿竭力保护着的鹿群还是损失成年母鹿三头,幼崽十余头。

    眼看这么多“同类”在短短一周内被吃掉,陆宝觉得自己鹿生未来所有死的可能性中,唯一不存在的是老死。

    身为猎物,老幼病残就是最明显的目标,现在的陆宝还是其中之一,被重点关照的对象。

    为什么不能穿越为巨鹰、老虎、黑熊?实在不行,会爬树一跃十多米高的猴子也成啊!

    第八天早上,只出现过一次的巨鹰没有来,猿猴也没下树来偷幼崽,豺狗被大公鹿踩死三只后已经收敛了许多,老虎、巨蟒、黑熊、狼不见踪影,应该算难得的一个好日子。

    所有的不平常,在太阳出山后约莫两个小时时发生。

    陆宝当时正在鹿妈身边练习急停转向,他的鹿躯已经比刚出生时大了一圈,也灵活多了。

    “呜呜呜......”

    耳边突然响起的声音让陆宝蹄子一崴,险些跌倒在地。

    几疑是幻觉,陆宝赶紧凝神再听!

    “呜呜呜呜......”

    鹿眼中的泪水瞬间夺眶而出,那响声真真实实明明白白存在,不是幻觉!

    没有听错,没有错!应该是电视上出现过的牛角号的声音!

    这世界有文明存在!

    有人类就在附近?就在山那边?

    我现在是鹿身,不会说话不会写字,而且还未断奶离不开鹿群,要不要去寻找?要不要去当个吉祥物般的会卖萌的宠物?

    找到人类混吃混喝,总好过在这野山林里被一些东西等着吃肉,被另一些东西等着喝血!

    心头还在兴奋中患得患失,四只蹄子已经向着牛角号响起的方向迈开步伐了。

    “怎么回事?不是我自己想走!”

    这一下突然惊骇,仔细挣扎一下,才又抢回身体控制权,立定站住。

    放眼看去,神秘的牵引力量并非只针对陆宝,身边所有幼崽、所有母鹿、还有那唯一的巨大公鹿,都已经开始朝一个方向启动,并未遵循什么鹿王在前的规矩,它们似乎全被某种神秘力量牵引着,只能不由自主地迈动四蹄,向同一个方向移动。

    “怎么回事啊......”

    鹿群动了,陆宝能怎么办?

    才八天大的幼崽当然只有跟着!

    天上地下,也并非只有鹿群如此。

    飞鸟不再叽喳嘈杂,全都闭着嘴向牛角号响起的方向疾飞。

    在森林的边缘,猿猴下树、松鼠下树,虎、豹、野猪、熊、獐、麂、蛇、兔,越来越多的动物涌出树林,顺着草甸开始赶路。

    眼前是完全诡异的一幕,除了飞鸟抖动翅膀、动物们踏过地面的声音外,就再没有其它任何动物发出任何声音。

    天敌没有捕食,彼此竟都相安无事,只顾着往前赶路。

    这是什么鬼情况?自然类节目里没有介绍过啊!

    “呱咕!”

    恐慌蔓延全身,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的陆宝在鹿群中胡乱叫两声,试图打破这种诡异。

    “咕咕!”

    大公鹿回声相应,并转头望了过来。

    稍微安心了些,至少大公鹿此时是正常的,能感觉它并不怎么害怕,双眼正炯炯有神地看着自己,似乎还有些欣喜的情绪?

    “砰!”

    谁撞到我了?

    身后突然传来的大力让陆宝险些歪倒,扭头时,一头花豹甩着尾巴正迅速穿过鹿群,往前面赶去。

    “亲娘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