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城吧 > 鹿妖逐鹿 > 第1章 1.物种不同
    “大宝!大宝......”

    朦胧中,似乎有谁在黑暗远处呼喊着自己,陆宝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为什么自己会被泡在黏糊糊的液体里?为什么身体是蜷缩着的?为什么伸个腿都感觉困难?

    不过在这粘乎乎的液体里睡觉,似乎比之前任何记忆中的都要更舒坦、更惬意。

    微微睁眼,看不到任何光亮,困意却如同潮水般涌来,很快又将他淹没。

    昏昏沉沉的环境里,完全失去了时间概念。

    “大宝!大宝......”

    泡在液体里却没有任何窒息感,四周总是黑糊糊的,总是觉得睡得不够,会觉得奇怪,但似乎困到连思考都不愿意。偶尔醒来只在瞬间,意识深处的呼喊时隐时现,听不清是谁又在调侃自己,谁在发出清脆笑声,随着各种隐隐约约的声音,一帧帧没有色彩的画面也在若隐若现。

    周而复始中,昏昏沉沉又过了不知多久,一阵强烈的挤压感才给他带来稍微真正意义上的清醒。

    “这是神马状况?”

    睡觉睡到自然醒本来是陆宝的最爱,只是现在黑暗中强烈涌来的挤压感和身体的虚弱状况终于让他意识到所处环境的不正常。

    “什么东西在挤我?为什么感官那么迟钝?双手似乎先出去了,感觉到有风,有微弱的阳光,碰到草了?”

    挤压越来越强烈,周围蠕动挤压他的似乎是大肉肠?还完全没搞清楚状况,一丝突然出现的强烈光亮刺得他紧闭上双眸。

    “终于.......头出来了!”

    “妈蛋!”

    “我是谁?我在哪?”

    “这到底是什么状况?”

    来到外间世界的第一瞬间,不顾强光刺眼,鼓起全身力气睁开眼后,三流野鸡大学毕业的炮灰业务员陆宝同志突然明白什么才叫真正的三观具毁、人设崩坏!

    黄昏落日下,远处模模糊糊的青山峦嶂,近处灌木成林,厚密灌木掩盖的草丛中,一头雌性梅花鹿正挣扎着将他陆宝,或者应该说将它,生出来!

    此时此刻,陆宝的上半身已经来到这个世界,就吊在母鹿后腿之间的半空中。

    它是倒吊在半空中第一次打量到这个世界的,后半身还在母鹿的身体里。

    “搞毛啊!穿越是很平常,可把物种搞错就麻烦了!”

    陆宝试图吐槽一下,可身体构造的巨大差异,让它却只能吐出“呱呱咕”的叫声,听起来声音倒有些类似蛙鸣,只是没蛙类叫声那么尖锐响亮罢了。

    母鹿很有耐心,一边艰难地生产,还一边很有母爱地回头来舔陆宝身上的液体。

    “吧唧!”

    后半身也终于出来了,陆宝掉到草上,头先着地。

    清晰的痛楚感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告诉他:这不是做梦!

    “刚出生的幼儿,摔坏了脑袋算谁的?”

    习惯性逃避一切难题,先开口吐槽,不过发出的声音还是:“咕呱!呱咕呱!”

    说不出言语,爬不起身,蒙不上脸,躺在草堆里,陆宝只觉得万念俱灰。

    没错,四肢都变成了蹄子,两眼的视角比人类大很多,但是中间部分被嘴唇遮挡了一小块,视线也没人类那么远,这就是一只标准的偶蹄目哺乳纲真鹿亚科梅花鹿小崽子。

    “老天爷,你玩我!”

    作为一名业绩平平的炮灰业务员,最大爱好是窝在出租房里做宅男,只是心血来潮想要勤奋一下,交叉路口红灯亮起时为派发几张传单跑到排队的车里去而已,怎么就遇上马路杀手,突然到了这个世界?

    你个臭司机看不惯我没车一族乱穿马路扰乱交通,也不用轰着油门恶狠狠地将我送到这个世界来啊!

    “穿越就穿越,可这是什么时间?什么地点?”

    “呱咕呱!”

    “能不能再死一次?让我穿回去!”

    “咕咕呱!”

    刚出生的小鹿,大概没有哪个有陆宝这么噪呱得厉害,担心引来捕食者,旁边母鹿焦躁地把它身上的生产附着物舔舐干净,又用头拱了陆宝几下。

    见陆宝不愿意尝试站起来,母鹿只得侧卧下身,将肚腹朝向陆宝。

    膨胀的几颗小咪咪,一股淡淡的乳香味。

    会哭的娃儿有奶吃!

    要不要吃?要不要活?

    这一次思考持续了大概三秒钟,陆宝就在本能驱使下乖乖凑过头去吸吮。

    比纯牛奶口感好多了!

    吸吮着乳水,余光打量四周,免不得又胡思乱想:远处是哪里的原始阔叶林?林木茂密,花草繁盛,完全看不到半点人类痕迹。

    树梢与天空中各种五颜六色的归巢飞鸟叽喳嘈杂,树枝上有松鼠时隐时现,大群猿猴在打闹嬉戏,生态真心不错!

    信息时代生活的曾经里,陆宝属于样样通样样松的典型,凭借各种生物外观,他最多能认识小半常见的生物。

    现在除了能作出大概判断处于温带气候,而现在估计是草木繁盛的夏季外,再一无所知。

    丛林法则下生存的其它物种可没有人类那么娇贵,趁太阳都还未完全下山,几口奶下去,这具鹿崽子身躯就有了些力气,可以能够四蹄站起,再半小时后能够尝试奔跑跳跃。

    万物有灵,皆喜生忧亡,虽然被老天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来到这陌生的世界,但在能确定死亡不是生命彻底终结之前,陆宝觉得还是要开始爱惜自家的鹿命。

    反正前世人身也只是茫茫人海中一个完全没有亮点的家伙,虽然这样说有点对不住前世的父母,可我是不知道怎么穿回去,反正按国家现在的法律,就算违章乱穿马路的是自己,那司机和保险公司也得赔些钱给二老。

    既来之则安之,万一活出个精彩的鹿生呢?

    胡思乱想中,黑暗渐渐笼罩了下来,野地中虫鸣此起彼伏,母鹿半潜在草丛中,两支耳朵高高竖起,警惕地不停转头打量黑暗中的四周状况。

    母鹿的警惕紧张模样无比清晰地传递了信息——此地并不安全!这让幼小的“他”或者“它”不敢再肆意发声吐槽,以免招惹捕食者上门。

    幸好身量小,可以躲在灌木底下,可以埋头装鸵鸟。

    好悲催,穿越到非人类身上也就罢了,还不幸是一头野鹿,食物链底端的存在!

    泪汪汪的幼鹿,只能将头又凑到母鹿腹下,吸口奶压压惊。

    熬到不知半夜几点钟时,母鹿突然绷紧身驱慢慢爬起,双眸对准一个方向死死盯住。

    陆宝顿时绷紧心弦,母鹿的表现吓坏了他,外面完全被灌木遮盖,他身量矮小看不到远处,也听不见任何异常响动,只能往灌木深处再钻一下,就留一个鹿腚在外面。

    度秒如年两三分钟后,陆宝没能看见,黑暗中不远处有两只发着绿光的凶眼突然冒了出来。

    母鹿用力跺了一脚,如被惊吓般“呱”地一声叫,猛然向反方向的黑暗中窜出去。

    “瞄嗷!”

    冒着凶光的捕食者紧跟着追了出去,周围一阵树摇草飞。

    “听声音应该是猫科,豹子还是老虎?山林里狮子很少的吧?”母鹿起步时扬起的灰尘全撒在陆宝后腚上,猎手追击前的那声低吼只在一二十米外,足以让他忘记所有只顾瑟瑟发抖。

    耳朵里传来激烈的追逃声,不顾荆棘将鹿头直接埋入灌木中的陆宝开始在心中默默念:“看不见我,看不见我!妈蛋,这不靠谱的母鹿怎么自己跑了?”

    刚涌上这个念头,看过很多自然节目的他才醒悟过来:“我傻了!刚出生的幼崽不就是个拖油瓶?母鹿这是要故意现身把敌人引开!”

    “牺牲自己,伟大的母爱!可它也千万不能死,我还没断奶呢!”

    千万千万不要一尸两命!

    小鹿撅起的屁股在灌木外瑟瑟发抖,灌木里,鹿眼泪汪汪。

    万幸,幼鹿煎熬大概两个多小时后,母鹿终于甩开猎手安全归来,在灌木林外“呱、呱”先两声叫唤,好歹稳住陆宝那残破的心灵,然后带着幼鹿换个地方,继续潜伏下来。

    刚出生的第一夜就已足够惊魂,好歹熬到天明,母鹿才带着陆宝小心翼翼翻上山脊,山脊上除了二十多只羚羊觅食,还遇到两头落单的雄鹿,朝母鹿“呱、呱”地叫着,母鹿警惕地打量了一会,确认没有威胁,带着陆宝继续上路。

    那两头雄鹿头上犄角包着茸皮,现在是鹿类生产期而不是发情期,倒也没有过多纠缠。

    刚过山脊,视野就豁然开朗。这边的林区也是绵延到半山,下面则是草坡,树林边缘同样有几种猴类小群体,林中树枝间跳跃奔跑不停的众多松鼠,乱叫着的鸟也很多。林区下面的广阔缓坡草地很大,绿油油的草坪上,约有七八十头雌性梅花鹿正在分散进食,它们身畔大多伴着一头幼鹿,或肚腹还在鼓胀。另外四周散乱吃草的一岁鹿也有二十来只,它们是去年的幼崽,还未成年。

    整个鹿群正处于生产高峰期。

    鹿群中央,一头高壮得完全不科学的雄鹿在不紧不慢地悠闲啃食青草,目测之下,它的头部到地面大概比身边雌鹿高出一倍还要多,加上同样高度的一对大犄角,气势逼人。

    “这还是梅花鹿?驼鹿有这么大吗?山脊上两只成年雄鹿不都是正常的体型?”

    不管陆宝如何惊讶,身畔母鹿从看见鹿群那一刻轻快的脚步表明,这头完全不合常理的大公鹿应该就是眼前鹿群里面的王,鹿群里所有已生产小鹿和待生产小鹿的父亲,应该也是陆宝现在这副鹿躯的父亲。

    “就算你有一副好身板,七八十头母鹿这数量也夸张了些吧?小心什么时候搞得精尽鹿亡!”

    跟在母鹿身后小跑向鹿群,曾经的大龄宅男闷骚光棍汉暗在心中吐槽完毕,又嘀咕起:“我记得看过科普,野外梅花鹿群能有二三十头已是算规模大的!”

    “刚才遇到的两只雄鹿明显还在生长新角,大公鹿这大犄角却是完整的,是生长速度远胜于同类?还是营养过剩,去年的鹿角压根就没有脱落?”

    曾经观看科普节目时,陆宝恰好看过一期关于梅花鹿的介绍,知晓梅花鹿为降低消耗,每年冬季前会脱落头上犄角,第二年开春后重新生长,到发情期前生长完毕。

    完全想不通这些不合理的地方,不过从诞生在这新世界出生开始,脑子里本就是一团浆糊,再多加几个又能如何?

    胡思乱想间,母鹿已领着陆宝翻下鹿群,踏踏小跑入鹿群,一直来到中央巨大公鹿面前。

    大公鹿低下头,让母鹿仰起的头能够到自己的口鼻,相互轻轻摩擦两下,算是打完胜利生产归队的招呼。

    站在大公鹿面前,再仰头打量,才发现它真的是一个庞然大物,不计同样高度的大犄角,目测至少也有两米五,当它目光紧盯着自己时,强烈的压迫让陆宝感觉头皮一阵发麻。

    它的眼睛似乎会说话?似乎比别的鹿更灵动?

    若是被它的巨大蹄子踩踏或踢到,别说自己,就是成年人也绝挨不住!

    念头闪动间,大公鹿已低下头,用它那巨大的舌头在面前的幼鹿身上舔了两下。

    好吧,不但舌头大,力气也很大,它舔第一下的时候,陆宝就已经被推倒了。

    惹不起!认怂!果断认怂!

    任由对方恶心的舌头在自己身上舔来舔去,陆宝连个屁都不敢放。

    万幸归队仪式很快结束,后宫实在庞大,子嗣众多的大公鹿兴趣放在陆宝身上不过几秒钟,马上就走开了。

    母鹿并没有被冷落的不满,开始在四周寻找鲜美的嫩草,补充生产后急需的营养,陆宝再吸吮一阵奶水后,也可以在稍微安全的环境下试探周边环境。

    说起来,昨夜里是凭借母鹿出色听力提前发现的天敌,已经给陆宝留下深刻映像。而鹿类除听力外,嗅觉更加不凡,至少陆宝现在这副身躯很容易就能分辨出其它母鹿与产下自己的母鹿身上味道的不同之处。

    虽然视力是弱项,看远处一百米外就感觉到模糊,但陆宝和他的鹿妈这娘儿俩,闭着眼都能凭借独特的声音和味道,在鹿群中轻易找到彼此,绝不会出错。

    因此,陆宝才敢于迈出探索的步伐,稍微离开母鹿远些。

    鹿群中的其它幼鹿,最大的应该也就比陆宝大十来天的模样,体形上只是稍微占些优势,偶尔会弹跳玩耍一阵,但都不敢离自家鹿母亲太远。

    要是跑去和幼鹿们玩耍,那自己真变成一只傻鹿了,左看右看其余幼鹿雌鹿中应该再没有自家这般的另类穿越者,陆宝就将它们丢开,探查着周边思考。

    考上三流野鸡大学之前,陆宝曾在山区生活过很长时间,宅在出租房也经常观看科普节目,虽然不敢说精通,生物常识还是懂一些的。

    从昨晚出生到今早随母鹿归队,到现在探索鹿群活动范围周边,沿途的植物物种他至少认识一小半。

    认识植物很正常,关键是近距离仔细观察的话,这些似曾相识的物种,都有似是而非的感觉,外形很相似,但碰触到的质感和曾经认识的东西感觉并不完全相同。

    一株最寻常的艾蒿模样植物,与以前端午节经常接触的那种相比,其味道也绝不相同,这里的似乎浓得有些过度,陆宝靠近多嗅一会,就有饮酒过多熏熏欲醉的感觉。

    除了植物,动物也如此,大公鹿就不用说了,林边上蹿下跳的那些猿猴群中,有一种看模样和猕猴很相似,但后腿特别粗壮,跳跃能力也强得离谱,陆宝亲眼看见其中一只在地上抓虫子的,不知受到什么惊吓,突然从地上直接跳起,一下就蹿上十多米高的树梢。

    这样的蒿草,这样的猴子,这样的大公鹿!

    虽然有着同样的日月,同样形状的植物,这里还是地球吗?

    “呱!呱!”

    “呜呜!喔!喔!”

    附近所有食物链底端的动物突然躁动的不安叫声惊醒陆宝,在他鹿类的近视眼四处打量下,松鼠们开始隐藏,猿猴群群体上下乱窜叫吼,相互警告。

    位处高处的动物先发出警告,大公鹿反应神速,第一时间就往前窜了出去,紧接着反应过来的雌鹿也开始启动,跟着它们的鹿王狂奔。

    好吧,陆宝只有跟上。

    整个鹿群都在奔逃,不知躲藏在草丛哪里的半大野猪也蹿出两头,往鹿群不同的方向跑走了。

    烈日下,似乎有一片阴影正在靠近这里。

    是什么?

    随鹿群奔逃中,陆宝转头想确定一下,只是瞬间之后,两只鹿眼中瞳孔顿时就放到最大。

    极度恐慌中,两条前腿绊到一根树枝,鹿崽子“啪叽”一下摔了出去。

    太阳光底下,一头神骏的巨鹰正在俯冲追逐。

    双眸无情锐利,巨喙冰冷,粗大的爪子反射着阳光,更吓人的是,那双翅展开恐怕不下五米!

    这是什么鸟?该称它鹰还是雕?

    “我这刚开始的催悲鹿生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