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城吧 > 鹿妖逐鹿 > 第392章 393.山道
    今晚月圆夜,黄昏时起,混迹在兜风岭周边的本山妖众们渐次上山,准备通宵采月精,到天明再采日华。

    山道上,小凰妖彤精双手叉腰,拦住了去路。

    她的身后,辈分高一截但已彻底沦为跟屁虫的小黄鱼妖石头把手指关节捏得“咔咔”响,小脸上努力显出凶恶模样。

    两位小圣爷身后高处山道上,有名俏脸上满是委屈的女妖丁,身态婀娜多姿,还有股奇特的樟木香味顺着山风飘下来。

    离女妖丁不远的一块山石石尖上,不用辛苦采日月精华的小山精、子玺两名小怪翘着小腿坐着,手上都在剥炒板栗,就准备看戏。

    被拦住去路的是猪妖丁铁鬣。

    “哼哼,便有日华的份,也该同你浑家一般,破晓前再来!猪老爷怎不在自己家里采月精?”

    瞥眼高处那女木妖,铁鬣满脸堆笑:“小圣娘娘,俺可是兜风岭本山妖丁,月圆夜哪好不在家里采?还要听老爷和奶奶使唤哩!”

    “呸!”

    对猪妖的话,小凰妖完全不买账:“日日都是采完日华就走,你才在本山几刻?鹿魔王不好再使唤你这位猪老爷,差事早都免了的,你倒有脸称本山妖丁?”

    猪妖早已习惯把得意藏住七八分的,嘴角只是微翘,露出一副受气小媳妇模样来:“小圣娘娘!俺自是兜风岭妖丁,只是被遭瘟的知山、修业欺压得多,近来才少在本山耍!每岁库房给门下的体己,从未少俺半分去,可见老爷奶奶都认俺哩!”

    占住道理,猪妖心头不虚。

    小凰妖叉着腰的小手放下,想戳猪妖的脸,可惜个子矮,就只点在那厮胸膛上:“你莫心里喜翻了天,面上还给姑奶奶装模样儿!可知昨晚狐妖姬代鹿魔王夫人传话了?”

    在本山的时间少,也没交心的一二知己妖,山上的消息确实要知晓得晚些,铁鬣心头嘀咕疑惑,面上倒不显? 只嬉笑着问:“奶奶传下甚话?”

    “狐妖姬说,那份管事妖丁体己? 抛费不多,山主便还管着,但若晋成妖将,你这入赘妖王家的,就算是出门做分家? 不能再当兜风岭本山的妖待? 到时,不征贡物已是鹿魔王大气? 哪好再岁岁送你体己?”

    正临近晋妖将的猪妖吓了一跳:“当真?”

    彤精仰头望天,哼哼冷笑:“姑奶奶可是爱消遣别个的?”

    后面的石头搭腔帮补:“你这厮? 不晓得俺们彤精吐的唾沫星子都能烧化山石?”

    烧化的是你这黄鱼石头?

    那边山石上,子玺小怪丢开板栗壳,偏头对着下边石头“呸呸”吐两口? 问小山精:“可知俺子玺的唾沫星子里? 全都带雷电?”

    小山精怼道:“我和你们不好比? 要真比? 只有一泡尿能拿出手!”

    小凰妖、石头全转过头,对小山精瞪眼怒视? 子玺小怪则按着小山精细肉使劲掐。

    被掐得疼? 小山精躲着往这边摆手? 口里怪叫:“你们忙!你们忙!”

    多年前在北漠清洗魔类? 鸥妖王忘机中了巫魔的招? 倒让猪妖丁捡到个天大便宜,那位北海来的鸥妖王貌美不说? 性子并不像妖,倒似个人类中酸夫子教出来的烈女,一场妖怪只当等闲的露水之欢而已? 却从此就把兜风岭猪妖丁当夫婿待。

    白狮谷里,鸥妖王地界旁还有位望月犀妖王幻月安家? 一直想要勾搭这位女妖王作伴,可惜多年下来好处丁点没讨到,最后只便宜了铁鬣。

    自北漠回来后,同行却没落到好处的双柄儿蛇妖修业和日辣妖丁知山两个,从此就不待见铁鬣,背地里早不知使过多少坏。

    有鸥妖王的面儿,山主白鹿老爷就免掉铁鬣拾粪妖丁的差事,但女妖王的面儿在兜风岭也只有这么大,在本山除要防修业、知山等一群犯红眼病的使坏,大佬多,还免不得各处伏低做小,哪有在鸥妖王山场自家当老爷爽利?

    因此,每天采完日华,铁鬣都要随忘机回去,除月圆夜之类彰显兜风岭自家妖身份的必要时段,已甚少在山上逗留。

    不再做管事妖丁,之前出门代步的飞行小妖就被并去别的丁,鸥妖王使唤来送的飞行妖不属本山,又只能送到山门外,每次采月时都步行登山,从山门处开始爬,倒更像个外客了。

    小圣娘娘不似说假,得凑热闹的两个小怪打断一会,猪妖丁心里急自计较。

    虽说自家当老爷更舒坦,但兜风岭的好处,特别是那一直眼馋还未得传的“万相星辉术”,定没大角、泼顽两位的面儿,在外做分家还能得传!

    妖圣、妖祖都着紧的兜风岭哩,鸥妖王、蛟妖王两个还都是求到十六娘门路,从北海数万里之外迁过来的,哪能把妖族第一号粗腿儿松开?

    现如今,俺老猪要当老爷,但也不能被除掉兜风岭山籍!

    等天明采完日华,需与鸥妖王仔细合计,眼下万不能松口:“小圣娘娘,俺死是兜风岭的鬼,便侥幸得晋妖将,也与半玄、死鬼他们一般,哪会出去做分家?”

    “呸!”

    小凰妖又啐了一口,可惜石头说的不对,她那唾沫星子别说烧化山石,草木都未点燃一根。

    啐完,彤精再冷着脸问:“夯货,你真是兜风岭的妖,没入赘鸥妖王家?”

    “满山妖谁不知晓,俺铁鬣就因为老实,当年才得老爷留下性命,哪是那等不实诚的?”

    猪妖丁表着忠心,彤精得意一笑,露出两颗大尖牙,回手指向畏缩在后面山道上的女木妖:“既是兜风岭山妖,那她才是山主鹿魔王赐你的正经浑家罢?”

    樟木妖姬?她怎能和女妖王相提并论?

    铁鬣呆了一下。

    当年孔雀妖彩光老祖为讨好白鹿山主,送了十名女木妖来白狮谷,不合被修罗小奶奶捅破,鹿老爷为平息龙女奶奶怒火,十名女木妖全部外送,有两名送到猿山做西望夫人侍女,其他八名则赐给知山、铁鬣等还未有浑家的妖丁。

    这十位女木妖,与黄花娘手下做营生的一样,全都是化妖后用类似灵药的手段催成妖丁,走的速成之法,成妖丁后除使唤、暖床之外,再没别的用处,论打斗手段,连日辣小妖都不如,兜风岭采日华也不会有她们的份。

    这边还有一位女木妖,铁鬣不在兜风岭多逗留的另一个原因,就是怕鸥妖王吃醋闹翻,还想着等自家晋妖将之后,腰杆子硬一些,才开口求女妖王同意,把樟木妖姬接到那边山场去。

    这位小圣娘娘今天拦下自家,是要为樟木女妖讨个公道?

    呸!

    分明是闲不住,寻个戏耍捉弄俺老猪的由头,指不定还有知山和修业在后撺掇!

    晋妖将都艰难的女妖姬,便问遍天下,谁说能与女妖王比?

    但不能弃了兜风岭妖的身份,这就是个大短处,叫俺老猪辩白不得。

    细究起来,樟木妖姬再不堪也是山主恩赐,当年鹿老爷许得又随意,说的就是赐了做浑家的!

    不过知山那厮,也和阿修罗族做了亲的,迎娶有一位阿修罗女上山,他洞里的鹿老爷赐的木妖姬不是一样要做小?小圣娘娘怎不去寻他晦气?

    猪妖丁甚不服气,只是真闹腾开,叫老爷和奶奶寻着由头,指不定真就把自己除了山籍,没法掰扯,他暂只得先陪上小心:“小圣娘娘,等过些日子,俺把她领出去,也就是了!”

    “尽想美事儿哩!”

    小凰妖不依不饶:“鹿魔王赐的浑家,你要只当她妖姬,带她去鸥妖王山场过日子,就更不是兜风岭的妖!”

    铁鬣立马改口:“那俺不带她下山,留兜风岭做个外室便罢!”

    “猪老爷好大的面儿!鹿魔王给赐的浑家,眨眼就变外室?兜风岭的是外室,外间那位才是内室,可见打心底没当自己是兜风岭的妖!”

    小凰妖伶牙俐齿的,又被拿住短处,左右说不过,铁鬣苦声道:“莫耽误采月精,小圣娘娘要如何才放行?俺只略有些体己物……”

    彤精一脸不屑:“别以为入赘妖王家,腰杆儿就粗哩!便鸥妖王的身家儿,可有俺瞧得上的?”

    原来不讨要体己好处,铁鬣忙奉承她:“小圣娘娘说得是,借鸥妖王十个胆儿,也不敢和妖圣后裔比身家!”

    猪妖丁低眉顺眼,小凰妖觉得满意,轻笑道:“俺和石头俩个,真就只替樟木妖讨句话,你要还是兜风岭的妖,照理儿说,她才是正经浑家,鸥妖王只是外室罢?今日俺们就替她做主,退一步,按妖族惯例行事罢!”

    一直安静待在后面的女木妖这才开口,委屈地叫:“小圣娘娘,他已几年不在山上歇,俺哪还怀得上孩儿?”

    猪妖丁也在叫屈:“妖王与女妖丁怎好比妖族惯例?”

    彤精没搭理女木妖,只给铁鬣一个白眼:“若不然,和鹿魔王两口儿说,你与这女木妖从此断掉来往,许她另寻男妖相好去罢?”

    这哪成?好歹是俺猪老爷的相好,身段也不比鸥妖王差的!

    弄得铁鬣完全无计可施,只得道:“姑奶奶,俺总要和鸥妖王商议过,才能答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