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城吧 > 鹿妖逐鹿 > 第382章 383.圣猿山妖祖
    到妖祖这个级别,基本不缺黄上品灵药使用。

    只不过,自从代白鹿妖与修士达成协议,收购废仙种之日起,经手流出去的灵药,也是巨量,叫三七妖祖都为之咋舌。

    二十一是认得废仙种的,当年猿山还叫桃山时,就与铁皮一同混了好些灵桃吃,她的灵桃核就全是废仙种。

    但真没想到,白鹿妖有本事把废仙种灵枢激发,种成灵根。

    自白鹿妖说得铁皮同意,圣猿山妖祖不许再私种地中品灵植,妖祖们对灵根的需求就不似以往急迫,有慢慢等兜风岭种成后,再来移栽的耐心。

    圣猿山各位妖祖,已得白鹿妖传信,等种植再多些,各心腹、日辣妖王山场,也可由他等帮忙移栽些出去,增加晋祖气运。

    当然,种灵根之事暂时还得保密,不能往外传,便门下直辖的金禺王、丁甲王等,移栽灵根之前,二十一也忍着未与他们说。

    听铁皮说,让他三七妖与修士做交易,是白鹿妖的意思。

    铁皮与自家从不虚头巴脑的,既然这么说,实情就定也如此。二十一明白,那大妖将是从自家境内拉走几位妖王,有些心虚,加上当年些须关照的情谊,才给的肥差。

    玄天派那元婴,过来交易最少要带上千枚废仙种,上万枚也是常事,生怕白狮谷灵药耗尽,比妖族还心虚,略费些口舌,就能压价下来。

    收多少废仙种报多少黄上品,真要贪好处,压下来的差额就是他二十一的!

    只不过,他苦黎老祖不稀罕黄上品的好处,懒得从中牟利,每季收多少废仙种耗多少灵药,全老实报给白狮谷。

    人情要用在该用的地方,贪再多灵药来,于修为本事无益,又有何用?

    便如今日,火急火燎地往白狮谷飞,就该与那鹿妖算算欠自家的情!

    铁皮残了只脚,不知可还能再长出来,又忙着在兜风岭宠妖姬留后,独把桃妖留在猿山,本想着得去与说些话也是好的,可惜她先传话出来,想要清净,不许任何妖祖去打扰,去了也不见。

    这话分明是针对自家说的。

    俺二十一不在意,只可惜铁皮那厮害苦了她,若当年选的是俺……

    说去说来,当年还是本事不济,本就不如铁皮,脸皮也不够厚,才叫她小觑,选上只会惹祸的老猿。

    现如今,隔着个大境界不说,老猿还学到她的“万相星辉之术”,差距就更大了。

    西望说她收的徒儿有大气运,二十一也同意,现要添补本事缩短差距,说不得还要指望这大妖将。

    成妖上万年,因本体草药不好炼化成器,未能亲手炼出件趁手法宝,是二十一永远的短处,西望从玄天派库房打劫回来,分给他那件玄铁鞭,威力是比一般妖族法宝强些,但比起担山担、桃木杖来,差得就不是一星半点儿。

    昨日铁皮传音来,兜风岭第二批学到“万相星辉术”的妖将妖丁,也已陆续牵引星宿成功!

    铁皮还说,天地福运有造化之功,白鹿妖借福运之力,法器晋法宝的可能性也大增。

    第一批学过术法能牵引星辉,自白鹿妖说出可帮各家淬法器,名额顿就被妖圣们的法器塞满,大妖将还与西望讨要了猿山库房中所有顶级法器去,都叫借星辉淬炼。

    第一批没自家的份,第二批再成,怎么也该轮到俺了吧?若不然,就与他大妖将理论理论!

    那厮传话过来,明摆着又是炫耀,但俺二十一……苦黎先认得白鹿妖,结下情也比你铁皮早,不怕寻不到由头讨!

    无论如何,自家的青玉狮子印也要塞进去,由兜风岭妖将妖丁帮着牵引星辉淬炼,再请白鹿妖帮着晋法宝!

    昨日听完传音,二十一就叫传令治下,从今往后,往来做营生的妖,特别是运送稀兽的队伍,沿途严加保护,但凡有敢劫夺的,一经查实,必打杀家主谢罪。

    还有与修士交界的东面三千里地内,听说做无本买卖的甚多,甚威胁送稀兽队伍的安全,二十一想着,等先梳理一番,再迁些妖王、妖将过去立山场,沿途保护。

    昨日都做好安排,为着妖祖颜面,矜持了一夜,今早才往白狮谷赶!

    稀兽与产法宝相关,老祖这么多年,得件法宝还是桃妖的赏,尚被那和他爹般同样可厌的妖孩儿拿捏一番,只选到威力逊色一筹的玄铁鞭!

    玄铁鞭用不太趁手,威力又远比不上担山担,现如今,俺苦黎也该有件像样儿的了!

    肯教众妖学“万相星辉术”,让更多妖族得借星辉淬法器,白鹿妖比铁皮大气太多!

    从落霞观抢来那青玉狮子印,四项妙用全满八十一叠,比妖族温养的法器可日辣多了,若得借星辉淬炼,再晋为法宝,那威力……

    自家已是妖祖,星辉淬法相绝了指望,但星辉淬炼过的法宝,绝不想再错过!

    兜风岭上允许各妖圣家出两名学“万相星辉术”的,猿山丁口不足,但二十一没后裔,得了机会的无冤家后裔也还要一两年才修得到圆满牵引星辉,心痒的三七妖可等不得那时。

    一路风驰电掣,刚进入白狮谷,铁皮带着戏谑的声音又传至:“今日才来,你倒稳得住!”

    二十一有些疑惑,但飞至兜风岭山门前,就明白了。

    便妖祖之尊到这兜风岭来,现如今也要给那大妖将足够的尊重,先在山门前停下,等小妖通报过再上山。

    但此时山门前,磨牙、无冤、虺虺、冷屏四个都在,自家是来得晚的!

    他们来得早,不知为何还未得上山,白泽与龙宫今年陪同来的鳌相虚危正陪着说话。

    无冤可是有自炼法宝的,又有后裔学了“万相星辉术”,还要来与自家等抢淬法器的位儿?

    贪心不足!

    这多年瞧着你无冤甚周正,原看俺错哩!

    三七妖祖撇撇嘴,倒没真傻到出声笑话别个,只走过去。

    磨牙、虺虺一脸热切,神识感应中,兜风岭上也还有个妖祖,估计不是冷屏就是圆斑。

    二十一已明白过来,便第二批学成“万相星辉术”的妖不少,能淬的法器总数也还是有限,铁皮不是只传音给自家一个,而是把圣猿山妖祖都召唤了来,要借着地利,让自家妖祖先抢夺到先机。

    估摸再过几天,得信的大荒山、龙宫妖祖,也都要来寻门路!

    白鹿妖确实要紧,只是架子也大,这是拦住老祖们不许上山?

    他疑惑着,龙宫鳌相虚危却一脸苦笑,白泽开口解释道:“却是赶巧,百宝姨妹、姨夫,昨日就带了帮手上山闹腾,哥哥们上去瞧着难堪,方请在此稍等,待打发了那两口儿,再请上山谢罪!”

    山上有龙女撒泼,不许自家等上去,是要给龙宫留颜面?

    明白过来,二十一止住心急,改与无冤、磨牙闲聊上,磨牙离得近,心也急,却是昨夜就到了,一直在山脚等着,无冤到得却也晚,与二十一只是前后脚。

    虺虺笑着道:“俺是怪类,采日华、犀角、湖底沸水诸般好处全指望不上,就只法宝能用,哥哥们可莫与俺争!”

    无冤道:“除兜风岭本山妖将妖丁,还有夭夭、晓晓与尾盘后裔,俺们有本山之谊,又沾着夫人的光,只排诸位圣爷之后,当是都有份的,诸位莫急!”

    二十一顿时好奇,没等他发问,磨牙抢先问:“哥哥不急,怎也来这等着?”

    无冤答道:“俺不是为这事,圣猿爷叫来有别的事儿!”

    别的事?还有什么俺们不知晓的么?

    这个时候,忽听兜风岭上,圣猿怒喝出声:“滚回山场去!”

    谁惹怒铁皮了?

    紧接着,神识感应中山上那妖祖被扔出在半空中,那是圆斑。

    无冤先起身,飞去与圆斑汇合,叫道:“无邪都已入赘龙宫,别个家事,哥哥尽与着掺和作甚?”

    圆斑早在山上,是来帮白鹿妖的十九姨妹助阵的?

    二十一估摸是昨日就惹恼大妖将,想要翻脸请铁皮出手,又怕太强硬伤到圆斑颜面,才先忍一日,暗叫无冤过来打圆场劝说。

    圣猿山妖祖中,无冤确实最能服众。

    听到质问,圆斑苦笑着答:“俺以往就与无邪亲近的,如今混沌圣爷丧命,瞧着他两口儿惨,总忍不下心不管!”

    无冤笑道:“在龙宫过活哩,哪说得上惨?”

    估摸是被十九龙女硬拉来的,蛇妖无言以对,无冤又道:“兜风岭上正要以星辉淬法器、晋法宝,你莫犯浑,丢了自家机缘!”

    二十一看明白形势,与磨牙、虺虺上前一起劝,北海鳌相有些脸红,没好意思上前,只扯着白泽在旁。

    众口之下,很快说得圆斑点头,止住再帮忙的心思。

    惹恼了白鹿妖,还要厚着面皮把自家法器拿去请借星辉淬炼,圆斑面上也有些讪讪的,不过并不走,陪二十一他们等着。

    兜风岭上,大妖将与铁皮绝对已串通好,二十一他们才劝得圆斑不管十九娘夫妇事,山上就放开手脚,不多时,又有三名妖王被撵飞出来。

    二十一全认识,其中一名女妖王,是常年在兜风岭受“瑞”字相助,如今已产下二子的女妖王大娇,应也是被拉来帮忙的;另两个,就是龙宫十九娘和她夫婿无邪。

    不知是哪个天杀的专爱打眼,无邪两眼乌黑,十九娘披头散发。

    大娇脸上未有伤痕,不过也觉羞愧,先飞走了。

    白鹿妖飞出竹林,厉声对山下道:“俺传话龙宫,老泰山已允了,还请鳌相护他两口儿回去,二十年内不许来兜风岭采日华!往后再闹,便与八郎一般,永都不许!”

    原来今年又轮到十九娘夫妻采日华,两口儿在山上,比二十一等还先得知第二批妖将妖丁可借星辉炼法器,知晓自家分量不足,先请同样有比邻螺的圆斑来,再拉上大姑子大娇,寻死觅活的要请淬星辉。

    不想被这一闹,连采日华名额都丢了。

    十九娘夫妇被鳌相押走,正与最后赶来的冷屏错身而过。

    孔雀妖祖瞧着二十一、无冤等,一脸惊奇:“咋还不上山?白鹿妖已敢拒妖祖在山门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