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城吧 > 鹿妖逐鹿 > 第358章 359.第二扁担
    明知最想打杀他,白鹿妖却胆大到敢亲身入离离原来,最开始知晓的时候,渡己也极意外。

    而现在,白鹿妖更已胆大到随圣猿在众多化神面前露面!

    只可惜除圣猿外,对面还有众多妖祖未曾参战,都是给白鹿妖等保驾护航的,又有应声螺、不可无防备,分身也不可能潜伏过去。

    要打杀白鹿妖,只有硬闯强突!

    张一福也在大阵中怒吼,先前圣猿扁担乱砸,头顶上浓墨被丹阳扇开,才让他第一次看清楚大道之敌长什么模样。

    果然如传言中所说,连有些长,五官只勉强称得上“周正”!

    这样一个貌不惊人的小妖将,怎会是我张老三大道之敌?又怎配得上玄天派的小十三?

    那厮这次是来捡尸体的,压根就没关注他这位元婴。

    头顶上,定海大圣神通发出的浓墨很快又凝聚遮蔽过来,扭曲控制大阵的玄天派元婴神识和五感,烦不胜烦。

    元阳不敢轻使金乌真火,芭蕉扇多半只是摆设,下面大阵又未起作用,惹得丹阳动怒,不再管龙王两口儿,抽身回来,迎那团浓墨一阵猛扇,耗时小半个时辰,才终于全驱尽。

    老乌贼这神通,一日也只可释放一次。

    但丹阳抽身出去,潮汐大圣老黄鱼又一次拿出自家五彩石,三壬加紧提防时,却转个方向,偷砸外围一名御宵门地界的元婴。

    那元婴修士百忙中以法宝挡了一下,紧接着,一支飞凤钗不知怎地出现,从他体后灌入!

    元婴刚离体欲逃,巨大的火凤凰现身出来,张口欲吞,不过随后来的佛宝打下,终让那元婴驾着法宝,成功逃走,没有真正身陨。

    火凤凰只吞那元婴身躯下肚,老黄鱼桀桀笑道:“姐姐,俺俩倒契合,想是有缘!”

    火凤凰只丢个白眼给他,回身又对上渡己。

    老黄鱼自说自话:“那元婴身有俺一半,姐姐全吞了,就当收聘礼哩!”

    老凰才不耐烦地叫:“凭你这不日辣的黄鱼妖,也想爬老娘的背?与那厮借镜儿照照去!”

    她嘴里“那厮”,指的是御宵门的憎恶,手里有面镜子模样的法宝,不时拿出照各个妖圣的。

    虽在恶战中,手上不停,老凰与老黄鱼却在扯风流事,最年轻的也是万把年的老妖,却扯这些,龙王、老乌贼、老雕等倒都笑起来。

    老鱼鹰还接了句嘴:“焚炎妹儿,哥哥俺购日辣哩!”

    老凰又还记白眼。

    对面嘴上胡扯,便是打得轻松,把元阳等气得够呛。

    又折一名元婴战力,但得丹阳扇完浓墨,底下大阵中,元一寿、张一福等神识清明,“玉虚陷仙阵”正常运转起来,巨大宫殿虚影之上,数条光柱腾空,扫向混战各处。

    等丹阳也抽身回战,又确立起压倒性优势,妖圣们才再没闲心扯别的。

    提着白鹿妖飞回的圣猿,此时也不关心战局。

    回程路上,他正与白鹿妖分着赃。

    带回的元婴尸体上,有件长幡法宝,原本主人身死,灵性就有些混乱,再不排斥外人。

    白鹿妖先开口:“师公上次得个银元宝,随手就打赏给子玺小怪,果然豪气!”

    听他这般说,是想讨法宝,圣猿奇怪问:“你才妖将,又用不上,是可借星辉淬法器的,还有本事取天地福运生造化,将来法宝不缺,都又日辣,还看得上这等?”

    白鹿妖还未答话,他又道:“死了心罢,本圣如今也在意,不会再随手乱抛费!”

    鹿妖腆着脸道:“俺用不上,拿回去打赏白狮谷妖王,也不是乱抛费!”

    叫圣猿听得肝疼,妖将打赏妖王,好霸气!

    白鹿妖却想着,打赏大匿王、黄花娘、忘记、地隐、苏罗、摧扶这些,绝对是舍不得的,先拿回去充兜风岭库房才是真,库房有空闲法宝放置,哪家妖怪有俺豪气?

    圣猿已“呸”了一声:“磨牙他们都还没法宝用,哪轮到你拿去做人情,赏妖王?”

    老猿之所以开始重视这等看不上的法宝,是因尾盘之死,至少法宝自爆时威力不俗,也更要收磨牙、冷屏、圆斑几个的心。

    白鹿妖只是随口一提,争不到法宝才正常,并不失望,又从那元婴尸体上摸出个百宝袋:“师公选了法宝,这袋子便归俺!”

    圣猿叹口气:“不是师公小家子气,被你师父知晓,定不会饶俺!先取出来看,要紧物事归猿山,不打紧的才归你!”

    元婴已身死,这百宝袋上禁制也失去效果,刚拿到手,白鹿妖灵识就已扫过一遍,知除些杂物外,里面还有件顶尖法器,是面小盾,想是这变成尸体又被取了玉骨的元婴生前还在温养。

    取出来铁定没自家的戏,白鹿妖叫道:“打杀这元婴,俺老鹿也有出力,分这袋子是应该,师父哪会说?”

    圣猿觑他一眼:“动下嘴皮就算出力?”

    早知晓妖怪世界不尊重脑力劳动者,白鹿妖叹口气,努力道:“俺老鹿不出声,师公下一扁担怎打?”

    水无常势,兵无常形,圣猿这杀手锏,砸出去的每一扁担自都要临场发挥,怎么算计?

    便这被打杀的元婴,白鹿妖也只是说了一句,真选中他还不是俺老猿的决断?

    圣猿有些难信,好一会才道:“你且先说!”

    鹿妖把百宝袋装入怀中,才答道:“师公今晚再去接应,那等元婴定都要躲,化神们也不易打!不如就打老熊,尚未能救他,先打了与老象一般,出不上大力才好!”

    这就确实出其不意了,老猿真没想到,挠着头疑问:“打成重伤,便救出有何用?且莫又记恨俺!”

    白鹿妖翻个白眼:“真救出来,让他养伤千百年就是!先顾眼前,折和尚家战力再说!俺们要救他哩,哪敢记恨?”

    圣猿才点点头。

    白鹿妖怀中百宝袋突然自动飞出来,搬山大圣捏住,开口道:“若是别个,本圣就允哩,只是抢你大妖将的物件,瞧你肉疼模样,心头最痛快不过!”

    神识一扫,把那法器取出收了:“防你岳家又有喜事,连累俺们送礼,这件正得用!”

    剩下都是没用的杂物,才抛回来:“袋儿归你!”

    白鹿妖果然一脸肉疼,嘴上却叫:“师公仗义!”

    圣猿不上前,交战的八位妖圣就不退后,离离原中央的大战,又打到天黑,且比头一日稍晚些,妖圣们还未退。

    圣猿山、龙宫突入的妖众,则还在继续赶路。

    虽说得大阵相助后,化神们全面占据上风,却也没能使对面哪个妖圣受到重创,最多只是些轻伤。

    天全黑后,渡己神识感应到,圣猿已再一次飞上来,忙开口提醒:“老猿已来!”

    听他喊破,来增援的元婴和本地妖祖顿都放弃骚扰作战,急转向下,躲入玄天派大阵中去。

    待圣猿飞至,天空中已只剩妖圣和化神。

    这么强力的妖圣,可着打杀我等元婴,还要脸面不?

    这次上来,圣猿没带捡尸体的白鹿妖,妖圣们又已露出退意,离上次借星辉一击打杀那元婴才隔六个多时辰,都以为和头日一样,是接应后退的,没谁能想到他又能来一扁担。

    更出意料的是,前几次大战,尚未诚心皈依佛门的老熊与对面本有默契,相互并不出死力气拼,渡己都拿他无可奈何!

    底下那老象倒是又叫大阵开条裂缝,他扔出大铡刀,砍向飞掠来的圣猿。

    独脚跺在飞来大铡刀宽大侧身上,老猿抢在龙王叫撤之前,出声叫:“做一场再走!”

    听他这话,八位妖圣顿就不走,又一起爆发出来,死缠向各自对手。

    老猿一扁担砸向撼地大圣老熊!

    老熊不拼死力气,对面也不怎么关照他,只怕还怀着要救出去的心思,才间隔六个多时辰,这一扁担出现本就意外,但砸向谁都有可能,怎么会砸老熊?

    借到星辉之力的这一扁担,本就避无可避!

    大意外之下,又被各自对手纠缠得紧,唯只渡己和尚反应过来,百忙中驱动白莲花,在老熊头上绽放开,想替他挡住一击!

    可惜老熊今日的对手,还是玉爪大圣,两位妖圣交手,法宝之外,本就在以法相贴身肉搏。

    感知圣猿担山担砸下来,虽搞不明白为何选这要救的老熊,玉爪法宝还是紧攻不放,与此同时,从未用过的第二件法宝,一支骨镖终于出手!

    专职游走的老乌贼,腕足化为长鞭,也是一鞭抽击!

    白莲花自动应击,挡住骨镖还毫发无损,然后玉爪飞快再抓了下,担山担才猛然砸下,足鞭也赶至。

    “砰”!

    白莲花已抵不得事,老熊举起自家法宝相迎,但七千年过去,旧日部属、对手的本事,已不是他能抗衡,担山担巨力猛击之下,撼地大圣法宝有些变形,法相破碎,又再中一记足鞭,两下都狠,本体被打得跌在玉虚大阵构成的巍峨宫殿上方,精血止不住地往外飚!

    咳着精血,老熊软绵绵地骂了声:“狗日的!”

    “再不知死活,明日就打杀你!”

    一击建功,圣猿瞪着眼,冲老熊先喊一声,才又替龙王下令:“俺们撤罢!”

    妖圣们退去,叫渡己恨得牙痒,圣猿已借过星辉,今夜敢反冲出去夜战么?

    老熊已被重创,冲出去的话,没有大阵相助,而对方多出个圣猿不说,还有近三十名妖祖可以帮忙!

    此消彼长,冲出去压根占不到优势!

    只有等醉有神到了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