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城吧 > 鹿妖逐鹿 > 第345章 346.抽骨
    鹿老爷下午不做营生,是因要做两件事。

    一是寻画蛇,从原料房中取出那支仅有的如墨妙音竹,要制作一支妙音笛。

    兜风岭上妙音竹已成片,不过种植时间短,全都是最差的黄竹,一株转紫色的都没有,更别说到漆黑如墨的顶级程度,对现在财源广进的白鹿妖来说,还看不上眼。

    不过圣猿出世,为玄天派深入圣猿山看门的五派几乎覆灭,洞宵宫这八百年共得了两支墨竹,全都未卖,一支送到玄天派换到件四项妙用的顶级法器,另一支打定主意要等门派出一位元婴,才开始炼它,做元婴专用,多年都未舍得用掉,就留在库房里秘藏。

    圣猿出世后,朱厌王等到五老山抄家,库房秘藏这支就便宜妖族。

    这支上交给二十一后,山妖中会音攻的少,直辖妖王中只心腹垚山王一个精通,就被转赏给他,别的都不再赏。垚山王自家用的法器也不弱,重头温养时间又要得久,暂时用不上,只可惜跑营生的小妖没谁买得起,直到兜风岭开始收原料,且收购价格还要比卖给跑营生小妖高一些,这支墨竹就又以顶级原料价,作价两千黄上品卖了回来。

    之所以称顶级原料,是和百宝囊袋中藏的那块玄玉一样,天生可带五项妙用,多数妖祖温养多年脱体之物,都才只四项。

    两千黄上品还不算贵,垚山王要百宝记他的情,等叠描手段再高些,他带法器来求时,多饶些灵药。

    当年与十七娘定亲,白鹿妖拿出的物件是自家得用的狰角,龙女未肯收,只取了支竹笛,是鹿妖练手时制出的,才只是凡物而已,太寒酸了些。

    昨晚推得顺利,此后就是真正两口儿,这事上不好再委屈她,从垚山王手上收购时,白鹿妖就想着,亲自制件入得龙女眼的妙音笛,算是真正的订婚之物。

    这支墨竹制成笛,共可有五项妙用,鹿妖已想好,先叠描第一项,就叠描最近练得少的“妙音”,其他四项则暂空着,留待四十年战后,若能赢玄天派赌注,再添九个顶级字符,也好仔细规划。

    这个下午,白鹿妖就留在书房里,嗅着真龙涎香,专心用墨竹制笛。

    制笛用不到整支墨竹,截下来的边角料,等有空再看,能否做几个竹哨,丢给警山丁用。

    雕刻练得久,如今鹿妖手巧,一个个窍洞打眼,钻得丝毫不差。

    墨竹妙音笛成型用的时间最久,此后往上叠描字符,前四十五叠只花半炷香功夫,过四十五叠后才渐缓下来,又每叠都大耗妖气。

    到第五十一叠后,感觉还是有滞涩感,怕毁掉这支笛,他就停下。反正两口儿之间的物件,什么时候叠描进步了,再帮着补描上就是。

    这事做完,墨竹妙音笛先收入囊袋,留待晚间送十七娘。

    然后探出头,往外叫:“死鬼上山未?”

    黑虎妖今日已告假,不去赌坊,就在福桃洞居室里磨炼神识,他晋级时间要推到晚间,谁也不告诉,明早采日华时才好给半玄个惊吓。

    听到鹿妖叫唤,几个在福桃洞外戏耍的小妖把话传进去,死鬼很快就跑出来:“老爷叫俺?”

    有过昨夜对话,他叫“老爷”也不怎么别扭了。

    瞧他真的在,鹿妖暂熄借打磨一会儿神识的心思,走出书房:“说你淬骨的法儿痛,别个受不得,老爷瞧瞧可真!”

    这是白鹿妖下午要做的第二件事,他又叫:“小妖去把妖丁全叫回来!”

    妖丁们召集齐之前,鹿妖又掏出玉器练雕刻。

    瞧有飞行小妖往山下草市飞去叫唤,死鬼忙先坐地,念着法儿,抽出最后一块脚骨,淌着冷汗当场淬炼差的那一丝丝完整。

    总要叫黑白貘再看见时,自家已是妖将!

    他差的只是最后些须,果然貘妖与头豺乘飞行小妖赶到时,死鬼已凭自身力量,飞在半空迎接:“今儿俺告假,往后也再不来赌坊,两位管事多辛苦!”

    明晃晃的炫耀!

    头豺还罢了,黑白貘张着嘴,都忘记从飞行小妖背上跳下,好半天才骂了句:“狗日的!”

    他也是个脸皮厚的,弄不清楚这厮为何能抢在自家前晋妖丁,骂过这声,便若无其事跳到地上,打定主意先装孙子,待自家晋到妖将,再教这厮做妖!

    鹿老爷下令把妖丁都叫回来,所以山下收兽店关门,轮值的长尾赶回;原料铺中,事也都丢给修罗女和濡尾,添香也搭小妖赶了来。

    以前在灵桃峰,黄下品、中品灵药都少,西望老祖不为添香和晓晓特意去觅灵药,玄中品的灵桃也不给吃,若非到圣猿山后富裕了些,她要想晋妖将,比挑逗钢骨受伤多次耽误晋级的麻雀妖半点还要晚。

    连上归一、双合,兜风岭如今七十四名妖丁,全数到齐。

    白泽、十七娘也来观看。

    鹿老爷才再当众讲:“死鬼有门淬骨快的本事,却说兜风岭妖丁受不得抽骨之痛,就叫你等来,可愿试试?”

    刚准备忍气吞声的黑白貘张口就骂:“这黑皮厮,心肝烂的,采日华学神通半点不落后,自家有本事倒藏掖着,怪不得比俺早晋!”

    妖丁时还真打不过貘妖,此时却能欺负,便以后也不怕,借用兜风岭小妖们的话来说,半点不虚!死鬼把眼睛一瞪:“将军也不叫?可信教你做妖?”

    貘妖冷笑两声,不再做声,只等以后。

    心头已打定主意,自家晋级后,定就要与这厮做一场,叫他也变成黑白貘的眼,外再请日辣一场!

    他抢先晋级又如何?俺老貘得老爷宠,“万相星辉术”都得传,再往后,瞧哪个更日辣?

    妖丁群中,碧眼也在冷笑。

    不止半玄和碧眼,正如貘妖所说,这厮把本事藏掖着,自家晋妖将了才拿出,好些妖丁都有些不满。

    兜风岭的山风,可不是这般!

    在场妖丁们当年敢陪鹿老爷采日华,死都不怕,能提早晋级,谁还怕甚抽骨疼痛?

    场中央,鹿老爷再出声问:“他的法儿,是抽骨头出来淬炼,说你等多半受不住,哪个愿试?”

    半玄第一个跳出,接着是碧眼。

    然后半点、狗宝、元香,一群妖丁全围上来。

    死鬼“嘿嘿”笑着:“愿试的都坐好,今日俺先给你们抽骨,稍后再传法子,自家抽、接!”

    七十四名妖丁,除双合犹豫了下,大顺两口直接让开外,其他的全都坐下,狗宝也不例外。

    一身骨多得自家心酸,便学到“活力”,若没有别的手段,寿限到前不可能晋妖将的修业更不用说。

    海妖归一、大愚、悬钩等,则是满怀期待,被龙宫打发来穷山僻壤的兜风岭时,谁知能得这许多好处?如今龙宫中,多少妖丁、小妖都悔青肠子,当初怎就没轮到十七娘的陪嫁身份哩?

    死鬼狞笑着,从半玄开始抽骨。

    问一声正淬炼着的某块骨,他手摸上去,摸到骨骼边缘,就施着法术,像拔萝卜一样把骨头拔了出来。

    黑白貘最先撕心裂肺地哭喊出声。

    失去那截骨头,非但抽的时候钻心疼,疼痛还一直都在延续,未减丝毫!

    死鬼把那块白骨塞到貘妖手里,冷笑道:“莫嚎哩,快拿好淬骨!”

    说完就不管,改去给狗宝抽骨。

    这骨骼上已自带妖气,无须再抽体内的妖气来,但貘妖拿着白骨那手,便忍着不哀嚎,也抖得厉害,剧痛之余,哪能集中神识去淬炼?

    死鬼说,这疼痛不比鹿老爷的“灼魂”稍低,可没有说假话!

    教习妖丁狗宝,毕竟是管事妖丁中第一位,鹿老爷麾下的大将军,顾忌着颜面紧咬牙,没有似貘妖那般哀嚎惨叫,但同样疼得难以忍受,手抖得不行,试了几次,也无法集中神识淬骨。

    打头的半玄已在惨叫:“死鬼哥哥,俺错哩,哎哟!帮俺把骨头送回去!”

    黑虎妖回头冷笑:“忙不过来,等抽完再来!”

    于是,黑白貘拿着自家白骨,继续颤抖着惨嚎。

    元香、碧眼、半点、大吼一个个试下去,都没一个能淬骨,反倒惨叫成一片。

    死鬼没安好心,任各种哀求叫骂,每位的骨头都只管抽,并不帮忙送回。

    玉珠、大罴几个野小妖出身的,以为不会比死鬼差,但也没能在极致疼痛下集中神识的本事。

    有些时候,不是你想做就能做到,是真的无能为力!

    黑虎妖是真的狠,不但对敌狠,对自家也狠!

    福桃洞前妖丁滚嚎成一片,把围观小妖们吓得不轻。

    白鹿妖皱着眉,没有吭声。

    排前面的妖丁个顶个日辣,却都未忍住痛,蝠妖于微第一个站起放弃,相信狗宝都忍不住的,她更不成。

    接着,添香、归一、开泰也不怕丢脸,起身认输。

    眼看死鬼就要过来,宿疾吸口凉气,对旁边坐立不安的金击子道:“一株不入流,赌俺俩谁能抽骨出来,还可淬炼!”

    金击子点头,觑着他:“买定离手!”

    宿疾就道:“换下位儿,待俺酝酿下!”

    按黑虎妖抽骨的走向,宿疾在前,鼠妖白他一眼,位置坚决不换。

    等黑虎妖走到面前,宿疾立即站起身:“俺认输,不抽!”

    鼠妖随后起身:“俺也不抽,平局!”

    宿疾笑着摇头:“狗日的倒不好骗!”

    后面猿妖黑面又被抽骨,一样受不住疼。

    再往后,大愚、铁鬣等就纷纷起身,只那修业,好不易觑见丝晋级曙光,无论如何也要抽了试试,可惜很快加入惨嚎叫骂声中,一样淬不到骨!

    修业之后,就再没有了。

    今日被哀嚎着的妖丁们翻来覆去各种骂,黑虎妖却笑得甚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