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城吧 > 鹿妖逐鹿 > 第344章 345.突破
    轻轻推开主居室石门,只穿着小衣,还在打磨神识等双合回来的十七娘顿时睁开眼,警惕地问:“作甚?双合呢?”

    白鹿妖学那黑白貘模样,一脸憨相:“听说老爷俺要把她配给铁鬣,双合寻地哭哩!她不得便,俺给娘子送法宝回来!”

    “双合随奴家多年的,你莫吓她!”轻咬着牙,十七娘把龙鳞刃、龙须线、大白螺、白衫等一件件接过,立即道:“送到哩,快回去!”

    白鹿妖腆着脸,上前一步,把她搂住:“俺就与娘子说阵儿话!”

    十七娘立即推他:“不行!”

    更亲密的事都做了好些,又被搂住,身上就有些软,力气不够大,白鹿妖混赖着,推不开。

    被他抱到床沿上,十七娘气道:“不成!再不出去,奴家叫双合和添香进来,夫君可丢得起脸?”

    鹿妖在她耳边吹着热气:“娘子安心,就说会话!”

    十七娘咬着嘴唇:“要说话,先起来!”

    白鹿妖只管哄:“就一会!”

    又低头来索吻。

    于是,明明拙劣无比的谎话,她也无法分辨,明明一次次拒绝过,偏意乱情迷中,又一次次地被迫退让,全线失守。

    一夜过去,就这样被哄上了手。

    正居室中隔音甚好,听不到外间鸡鸣,不过自上兜风岭,这个时间点十七娘都会自然醒。

    睁开眼,看着裸睡在身边的白鹿妖,才想起早上十六姊走时千万叮嘱,自家却头一夜就没防住,实在是不中用之极!

    懊悔中,她伸腿去踹白鹿妖,带着些哭腔:“天杀的,被你害死哩!快起去!”

    化得人形,就与做兽时不太一样,睡眠习惯已养成,昨晚睡的时间太短,连被踹了几脚,鹿妖才迷糊着醒来。

    他脸皮厚,倒不在意,硬又赖着腻歪一阵,只是关系到采日华的两千妖,不好因温柔乡坏了大事,才恋恋不舍地起身。

    若不出门去采日华,知晓她提前失身的妖只怕还更多,指不定几天就传回龙宫去,十七娘只得随后起身,硬着头皮随鹿老爷出门。

    双合、添香就立在居室外。

    蚌妖低着头不敢说话,添香脸上全是戏谑:“老爷倒见机就钻,日辣!”

    白鹿妖脸皮厚,浑不在意,龙女却禁不住羞恼,嗔骂道:“死狐媚子,再嚼舌根,真把你配铁鬣去!”

    再踢白鹿妖一脚:“你先走!”

    知她羞恼,要再多调戏,指不定发飙出来,神清气爽的白鹿妖满足笑着,老实出门,先飞山巅去。

    龙女又磨蹭一会,直到时间快到,再不能耽误,才拉上添香和双合,齐飞上去。

    青萝不能采日华,不过今日也来山巅围观,脸上同样带着戏谑。

    鹿老爷在哪睡,怎么也不可能瞒过修罗女和女鬼儿,看她神色,十七娘又只想掉头飞回去!

    硬着头皮飞过,露出个哀求模样,还又给女魔怪传音:“好妹妹,莫与别个说!”

    待至幽阳之下,鹿妖身边坐下,都只埋着头,都不敢看别的妖。

    还是白鹿妖传音过来:“收神!若是心虚,宁可不采日华!”

    这厮得了便宜,心境回复倒快,气死老娘!

    瞪自家夫君一眼,长吐口气,才摒弃杂念,几个呼吸后,感觉不再会受影响,她轻点下头。

    比较是多年的妖王,日华也采得甚久,端正态度后,不会出乱子。

    很快,第一缕日华到来,两千余妖开始今日的功课。

    众多妖王能坚持的时间已渐长,只白鹿妖这异类,比所有妖将采得长不说,甚至还熬赢几名妖王。

    采完日华,又是惯常的,白鹿妖与修罗女习练战技。

    十七娘就在旁边等着,待她俩练完,上前拉走修罗女,要回房说体己话。

    昨晚取得重大突破,白鹿妖只“闪动”神通还未讲解过,但也不急在今日,不去驻山丁土楼,也不想用早饭,他只自回书房磨练神识、修炼神通。

    午睡之后,本该是茶坊叠描法器的时间,但鹿妖叫半点传话玉珠,今日茶坊关门,不做营生。

    叠描最近又遇到瓶颈,几乎所有的字符,过五十一叠之后,越来越难往上叠加,五十五叠是如今的天花板。

    当然,相信和前几次一样,这只是一段时间内的困扰,只要再坚持叠描,到每一日,忽得了灵感神意通畅,就能水到渠成,往上加描几叠。

    白鹿妖有自信,这瓶颈只是时间问题,不急。

    若能加到六十三叠以上,便众多妖王,也要有多眼馋?

    如今以能感受,五十四叠以上,每描一叠消耗的妖气巨大不说,要的时间也长,等有能力到六十三叠,价格该收多少才合适?

    当然,从根本来说,叠描字符更多的是为练手,让自家的几件法器更日辣,为在四十年后的赌斗争取更多赢面,赚灵药只是附带。

    但正是因有大把灵药进账,才有底气开设收兽店,又养“瑞”字神通和妖王级神通,下一步更要养法器灵性。

    这是个良性循环。

    玄天派那老杂毛,实在不像会吃亏的主,便各种日辣的白鹿妖,对四十年后的赌斗也还不敢太乐观,只把取胜当做最高目标,最低目标则是保命,至少要有能开口认输的本事!

    自家拿出的赌注是“玉虚祖炁经”、“都天神雷分解”等二十四本道书。玄天派的赌注,雉妖来回几次扯皮后,最终也定下,当初白鹿妖狮子大张口,地中品灵植要三株,老杂毛讲价下来,他家已没有,但有地中品之望、退化过的道祖树,倒可以拿一株做赌注,此外十株玄上品灵植未变更,再添补不留文字的顶级字符九个。

    输家当场给付,至少赌注都要带到赌斗场,当场以天道立誓。

    这场赌斗,定的是生死大战,也可开口认输,但鹿妖相信,被自家狠咬着,同意拿出这般大赌注,老杂毛是输不起的,算计不会小,额外定也打着如意算盘,要叫自家开不出口认输,叫圣猿等不能救援。

    玄天派出场赌斗的筑基对手尚不知是谁,但背靠着顶级门派,指不定还有别的修士门派援助,别的本事不说,身上法器定都是最顶级,若非得西望传授“万相星辉术”,自家不知要吃多大亏!

    那本白纸一般的“玉虚祖炁经”,初得时白鹿妖尚如获至宝,看了几天,直盯得眼睛疼,全一无所获,当时还别扭的紫霞才嘲讽着道明:“莫说玄天派,便我家紫霞观,顶级道书多半都防异族得去,便曾是人身的我,如今是鬼,也瞧不得丝毫,你还妄想?”

    若非女鬼儿说明,鹿妖还以为借曾经的人魂记忆,能悟出条大道呢!

    让她看了几天笑话,气得白鹿妖当场甩个“爽”字过去,女鬼儿哭喊着叫:“全不讲理!我早说你肯信么?”

    鹿老爷就不讲理了,咋地?

    从此,“玉虚祖炁经”在兜风岭书房里只是收藏品、摆设,“都天神雷分解”因是张三福抄录来的,倒没防范手段,女鬼儿偷翻阅了好些遍,不过初时一直藏着私,直到去年小圣爷夭夭弄的龙鳞柯精油事故,事后十七娘装怒回龙宫,得机戏耍好些天,被鹿老爷不停加“爽”字,以无耻手段睡服,后又被叫去立规矩,再之后,她才主动出声,将那道书上领悟的讲给歧牛、半点、晓事、百巧等精擅雷法的妖。

    而冰水法,这一年来,十六娘、龘龘等海妖听完狗宝的神通,无事时也会讲授些,叫碧眼、黑面、玉珠、老斑、归一等受益匪浅。

    兜风岭上,修雷法、水法两门的大得其利,通晓老祖白泽才道,上万年过去,都快忘了,他晋祖前,其实对风法有些心得。听他这般说的时候,觉得被耽误了九年的元香、大吼、宿疾、不争等欲哭无泪,已快晋妖丁的琅琅则直接威胁老祖,再不教要开口咬,再给老祖留个牙印。

    白泽老祖是真宠那狼妖,非但没计较,没多久,妖祖洞前也聚起些听讲风法的。

    当家奶奶十七娘早就开始拉拢蝠妖于微,而拉拢手段之一,就是传授音攻之法。

    此外圣猿妖王前精擅土法,西望更是天生的草木妖,可惜一位看不上小妖本事,没那耐心传;另一位因丈夫纳妾事,眼不见心不烦,最近已回猿山去,已不在兜风岭。

    狗宝、金击子、开泰、三才等的土法,半玄、大罴、白肩等的草木法,如今都没有传授的,不过兜风岭妖脉广,不止山臊王、大角等妖王、妖将都能求学问道,夭夭等妖圣、妖祖子孙也免不得。

    为不肯传法术,背着白鹿妖,夭夭曾想教金击子、开泰、三才三位妖丁做妖,三对一打下来,三位妖丁比夭夭多采九年的日华,配合又默契,结果是平局。

    兜风岭妖丁有样学样,鹿老爷不把小圣爷当回事,三个妖丁也没留手,那一战,彼此都受伤不轻。

    所有妖丁中,鹤妖赤纹修的法术最特殊,因他身具毕方血脉,学的是妖族中极少见的火法,以前无教导者,只靠自家摸索,便学着鹿老爷,多仰仗神通打斗,法术用得少,去年火山群送了位名彤精的小凰妖来,赤纹就随时黏着那小女孩,送了多少零嘴,偶尔倒也得指点。

    这些,都是最近一年发生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