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城吧 > 鹿妖逐鹿 > 第303章 303.一日
    “万相星辉术”圆满后,初次感应星辉时会生一次预感,知晓哪些星宿之星辉可牵引到,但第一次牵引之后,星辉就此固定下来,借用到的可一直再用,而未被牵引的,以后感应都不会再生出,错过就永远错过了。

    鹿妖第一次牵引星辉时,境界还是低了些,“万相星辉术”圆满,隔夜就牵引星辉,第一次本感应到五个星宿有回应,但真到牵引时,生命强度却只足引动四宿星辉洒下。

    圣猿、西望都未遇到过这种情况,在他两口儿的原本认识中,感应到就可牵引,从未想过力量不足的问题。

    毕竟是从西望母树留下的记忆中提取的,当年伏羲大能竟未交待过!

    这就坑到白鹿妖了,明白这道理的话,应等到晋妖王后再尝试牵引星辉的,五宿之力,比师父西望还牛!

    当然,与玄天派的约斗迫在眉睫,其实也等不得。

    感应到的星辉稍纵即逝,当时白鹿妖必须在几个呼吸间做出决定,放弃某一宿。

    从西望那里,鹿妖知晓,最好连自家引动的星宿数量都保密,不外泄出去,免被别个凭命星算计到。

    天界也不太平,与伏羲大能又有牵扯,绝不敢说将来就没有大能算计自己,凭猜算的话,自家引动的星宿,最有可能就是西望所提及过的,与鹿本相有关的三宿,张月鹿、井木犴、柳土獐。

    伏羲大能说,自家是他从别劫别世截取来的一缕人族气运,估计就是因为这,才又引动觜火猴和参水猿两宿星辉。

    假想中,若算计自家的大能获得引四宿星辉的秘密,再进深一层,算到伏羲引来的人族气运,从中猜测,自家的命星该是哪四宿?

    以能引动星辉的数量排序,最多最适合的就是契合本相的张月鹿,其次井木杆、柳土獐、参水猿,觜火猴最少。

    在瞬间做出决定时,要选一宿放弃,鹿妖未舍觜火猴,反而弃掉与本相相关、引动星辉相对较多的柳土獐。

    真有那一天,大能算到自家牵动的星辉在三宿以上,也难准确判断命星。

    毕竟牵扯天界大能,不得不想长远,多留个心眼,鹿妖觉得舍得之说应该适用,眼下先舍,得不得以后再看。

    鹿妖想做那“不在算中”的妖!

    今夜,在除他外便圣猿分身也看不清的视界中,有四宿星辉被他牵引着,汇聚过来,均匀地分成十五份,缓缓灌注到周边法器里。

    福桃洞小妖喧哗声,渐渐平息了。

    伴着星辉,周边虫豸鸣叫声都要响亮些,夜风拂过桃林、竹林,也不时“哗哗”作响,但还是只觉得安静。

    白鹿妖试过很多次,前三宿星辉最多只能分灌到四样法器里,觜火猴宿更少,只能分灌三件而已,家里法器多,十七娘先紧着有赌斗的鹿妖,其它的轮换着来,今夜她的大白螺和青萝的乌骨柳叶刀等就都没有送来。

    星辉挥洒下来,原天罗网、灰道袍、石夜叉几样顶级法器上的异样光华,在星辉下渐渐隐去。

    终有一天,这些法器也会和担山担、桃木杖一样,外表完全再无光华。

    发动“万相星辉术”后,生命力越旺盛,能引到的各宿星辉就越多,这点上,能采日华夯实根基的他将来比圣猿都要强,但牵引星辉耗妖气也甚巨,圣猿、西望专精一件法器,每次牵引星辉便只到妖气枯竭时止住,白鹿妖引来的星辉要分成十五件法器上,要想有威力,唯只多耗时间。

    他这位大妖将堪用的妖气,现在只够支撑小半个时辰的,同叠描字符时一样,耗尽后,就取灵药出来补充,小坐片刻,待妖气回满,又再次牵引。

    除耗妖气,同样也大耗心神,四次之后,神意已极度疲倦,昏昏欲睡了,他才止住,起身回书房。

    此时已是子夜时分。

    书房门前,蚌妖双合等着,看见他先出声:“姑爷辛苦!”

    鹿妖点点头,把十七娘的白衫等法器都递给她。

    双合接了,捧着告退回正居室去。

    那件灰袍又自飞离开鹿妖,落到书房门前撑杆上挂住。

    鹿妖进入书房,深吸几口,得真龙涎香提神,才消去些神魂倦意。

    若用这真龙涎香补充着,星明之夜,鹿妖原能淬个通宵,可惜代价太大,目前也没那么多给他消耗。

    十七娘身份公开之后,燃放真龙涎香的香炉已改在书房里来,就是不想再有浪费。

    里间修罗女等不得,已先睡了一会,察觉鹿老爷回来,又被惊醒。

    里间亲热嬉闹声已可听见,门口挂着那灰袍又无风自动,飘荡进书房,游走一转,偷吸掉少许真龙涎香,才又飘出来。

    出书房后,这灰袍下,有阵阵阴雾翻滚,阴雾中,先露出两条白皙的脚掌,接着脚踝、小腿,渐渐往上,双臂头脸现出,是凝实的紫霞肉躯,身披着灰袍。

    对里间轻啐一口,紫霞才在书房门前盘膝坐下,修炼自家的“癸水阴雷”。

    里间杂音,她已习以为常,没有影响。

    直到妖精打架声音完全消失,改传出平静安稳的长声呼吸。

    再两个多时辰后,饲兽丁喂养的雄鸡第三次啼鸣,福桃洞下又复喧闹起来,书房里间也有声响发出,紫霞才忙收功起身,再附身于灰袍,飘回撑杆上挂好,就如一夜未动过一样。

    没过一会,白鹿妖揉着眼睛先出门,似乎未发现她偷吸真龙涎香,收回道袍,先飞上兜风岭山顶去。

    天还未明,门下妖丁、小妖陆续赶至,等待的时间里,鹿妖先拿出件雕刻了一半的玉石废料,取出小齿刃,随手练雕工。

    这样适合的雕刀,如今他有一套,是托金禺王向跑修士地界营生的妖类求购的。

    在普通石块上先雕刻满五年,他才换不能大用的玉石废料。

    现如今,若只是雕刻物型,鹿妖已完全没问题,不过与玄玉一样,玉石内都藏着灵性纹路,万般精细,还是不经意就会被雕断。

    手上这块玉石,完全顺着灵性纹路,雕工了得的话,应该能拥有两项妙用,但经白鹿妖的手,现在能保住一项都是好的,完成之后,只能随手赏给小妖,妖丁们会嫌弃。

    兜风岭妖都已习以为常,没谁会这时来打扰他。

    赶在第一缕日华到来之前,包括十七娘在内,采日华的近四百妖族已全聚集山顶,鹿老爷得了提醒,才放下手里物事,改放出幽阳。

    妖祖以下才能采日华,强化后的肉体就是打基础,也会随晋级妖祖、妖圣再次变强,对十七娘来说也是好机会,每天都不能缺席。

    日华淬体,对妖族来说,胜过任何一种淬体法。

    而且,就算天阴下雨,破晓时都同样有日华到,日月星三光中就唯独采日华不受天气影响,一年四季都风雨无阻。

    采日华九年,妖众们各能采的时间都已长了许多。

    根据肉体强度不同,时间长短又不一样,这个时候,就体现出异种兽成妖的好处,雀妖半点就完全没钢骨采的时间长。

    狗宝、元香也比不上碧眼。

    当然,碧眼、钢骨、晓事、小曲、老斑等又比不上血脉渐浓的宿疾、歧牛,而妖丁中采日华时间最长的,是不争、大吼、赤纹这三个。

    妖修路上,只能说,各有各的缘法。

    随着天越来越明,日华也越来越暴烈,待最后的大吼起身,场上就只剩鹿妖、十七娘两个还在继续。

    鹿妖能采的日华,又远比不上十七娘,自家结束后,还要再维持一会幽阳,等十七娘采完。

    至今为止,还没任何一个妖怪敢让太阳光直照在身上,等十七娘睁眼站起,太阳也还未升出来。

    采日华结束,鹿妖收起幽阳,与龙女一起,和等着狗宝等管事妖丁聊几句山场事务,才又各自下山。

    怕被当众牵手的十七娘先飞走,白鹿妖则到茶园门前,修罗女已先练了一会,鹿妖也练一会,又与她对战,都只用修罗战技。

    如今青萝已在苦练第三式“割地”,白鹿妖第二式倒还差些火候。

    练到福桃洞下叫开早饭,两个才一起回书房,分头洗漱。

    早饭后,白鹿妖先淬大鹿角、四蹄和白袍,之后本要午睡略休憩一会,养足神,午时后才去茶坊赚灵药。

    不过今日,淬炼过三件自身之物后,鹿妖决定牺牲些午睡时间,走过妙音竹林,顺书房旁小路往西,去寻白泽老祖说话。

    不当值的狼妖琅琅又趴在老祖洞前睡觉。

    一直在兜风岭住着,倒不用和白泽讲什么礼,直接进洞就可。

    白泽每日也必午睡,感觉到鹿妖进洞,懒洋洋撑开眼皮,问:“有事么?”

    鹿妖问他:“俺就问问,老祖以为采日华的妖,许龙宫多少妖来合适?”

    白泽打个哈欠,又摇摇头,清醒了些,才道:“毕竟是你岳家,家业大,又是双妖圣,当抵别的两家,五七百差不离!”

    与自家想法差不多,鹿妖又问:“须弥山洲化神门派,真不会提前一起出来?”

    白泽不满道:“早与你说哩,他等心不齐,分哪家往哪洲就有得好吵,似北俱芦洲这般扎下根的修士门派,全想着再多抢些地,也不愿就让他等过来,都有得扯皮,不真到山穷水尽之时,多半不能一起出来。”

    鹿妖沉思半晌,密语问:“已九年哩,可要给贼和尚下套?”

    白泽老祖精神终于振作起来,狂点着头:“觅得机,就给狗日的记狠的,叫他晓得疼!”

    是该下套了,白鹿妖点头:“无冤老祖成祖节已近,到时老祖与俺同去,转到猿山,与师父、师公再计较计较!”

    白泽同意后,鹿妖又好奇问:“五洲边地,究竟是怎样的?”

    困意已又涌回来,白泽不耐烦道:“五洲接壤之地,各都有几十万里大罡风,除化神、妖圣护着的,妖王以下只海妖能从深海底寻到些路径,但也算不得安稳,走空中,若无化神级护着,尽都要丢命!”

    瞧他又沉思起来,白泽问:“怎的?”

    鹿妖叹气道:“俺只是想不明,为何会天圆地方哩?极遥之地,四方之边又是何模样?”

    白泽白眼道:“四方地边也是能消融万物的罡风,有何奇怪?”

    鹿妖摇头:“不足奇,俺胡乱想哩,你且睡,俺也补觉去,不然没精神挣灵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