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城吧 > 鹿妖逐鹿 > 第294章 294.紧张
    听到叫自家名字,死鬼瞥一眼旁边的猪妖铁鬣,鼻孔迎天,走进福桃洞。

    再怎么说,自家也是倒数第二个进库房的,比那自愿天天采日华,后来被白泽老祖瞧出是心大想偷占便宜的猪妖排在前!

    比不上碧眼、钢骨、半点那几个拿两件法器的,排名也没赤纹、长尾、头豺等闲妖丁靠前,都正常,谁叫自家不受待见?只是想不通,黑白貊那厮凭啥也能混到两件法器?

    那厮就是个惫赖货,以前还好些,现在白天多半都趴着睡觉,瞧着鹿老爷也不大待见的,除开脸皮厚,还有俺这日辣的日辣?

    算逑,这兜风岭上没俺死鬼说话的余地,听长尾说黑白貊本事也日辣,学了这许久神通,哪天寻这厮干一架就是。

    兜风岭大赏法器,倒也还有两个妖丁未能得,就是死鬼的爹和娘,按鹿老爷话说,他两口儿好生做菜就成,用不上法器。

    管库房那少条胳膊的还混了件哩,俺爹娘凭啥不能得?

    大洞窟里,排在前入库挑选得了的都在显摆,各种寒光冷意,瞧着好些件模样相同,合手的应该没被挑完,量不少,排最后应该也没多大关系?

    不是捡剩下的就成。

    瞥见黑白貊那厮手上,拿着把流星锤,腋下还夹着副网状物!

    这狗日的!

    碧眼已又斜瞅过来,死鬼冷哼一声,让胸膛更挺直些,走进里间通道。

    夜明珠照明下,通道里同样亮晃晃。

    顺通道一直走到最深处,可怜的营造丁,本已准备在西边两里地外开挖老祖洞,又被叫了回来,先忙挖酒窖、药房的活计,妖祖都敢怠慢,白鹿妖倒真胆肥!

    营造丁活计多,那牛儿傻,不顾妖丁体面,也随着小妖们出力气,就该是做苦力的命!

    虽说最近在后山运土植树,便闲妖丁都被驱使了去,同样没得闲,但怎也要比营造丁强,活计清闲许多,没那么多灰尘,随便跑运几转还可得歇。

    先前瞄见,那傻牛拿的好似是把大开山斧?

    得!拿开山斧,就该是做苦力的!

    只是听鹤妖赤纹那厮说,傻牛得白泽老祖提点几句,血脉已比以前浓了些?

    赤纹那厮说这话时得意洋洋,自称毕方血脉也在复苏,故意说来膈应俺的。

    贼老天,凭啥生这许多不公?怎就不给老子个好的血脉?

    祖上也是不争气,怎就不攀上那白虎老爷做亲,如白泽老祖和白鹿妖一样,也给俺生个白皮?攀不上白虎老爷,如宿疾那厮,攀上狴犴也成!

    俺这身黑皮,能有甚显赫祖上?

    咒骂着走到底,少条胳膊的蛤蟆妖就在武备库门前,看见他,开口道:“先与你说明白,入库只许选一件,且若不再用时,要还回库房!打架都不许用法器,厮杀时损毁,须鹿老爷开口允下,才许再来挑!”

    以后坏了,还有机会再挑?

    新建的库房,宝贝不少啊!

    这残废是后来的,很少对自家横眉竖眼,死鬼倒也不反感他,点头应道:“晓得哩!”

    这残废就退后一步,让他进去。

    狐媚子也在里面,坐在个小案边,案上摊开兽皮,手边又搁着笔墨。

    论身段、模样、脾性,天生就是个好女菩萨,可惜被造化大的白鹿妖占了,挑逗都已不敢,可惜!

    武备库里的法器,死鬼在仙人洞大多见过,并不算稀奇,有些甚至还是用他坑来的妖族身上部件打造,不过见得虽多,仙人洞修士却从没赏过他一件。

    他只吃惊这数量,这么宽敞的武库,都被占掉小半地方哩。

    白鹿妖实在得圣猿两口儿的宠,他凭的啥?长得还没俺虎妖俊!

    另一侧挂着好些法衣、道袍,可惜那玩意没自家皮化的好用,除虫豸化的妖和女菩萨外,几乎没妖会拿。

    身为虎妖,死鬼二十个本相尖爪炼化的是飞刃,到靖平山后,之前未炼化的虎牙准备留给新学的“口里箭”用,此外还有条长尾鞭用,只能挑一件,他就想找近身肉战用的,捉妖网、绞身索之类,一扫就过。

    随意走着,想寻合眼的,残废蛤蟆妖亦步亦趋地跟在身边,两眼死盯着,生怕被贼多顺走一件!

    想来各个都如此,不是专门针对,死鬼就未放心上。

    黑虎妖锤、刀、锏诸般看过去,瞧见角落里的钩戟,不但钩尖瞧着就锋利,护手上的戟刃也闪着寒光。

    护手上附着戟刃,对敌时被欺近身也不怕!

    只是造型奇异古怪,要使顺手只怕不容易,当然,真顺手了,这偏门武器也绝对是件利器。

    死鬼有些心动,看看旁边,再没有第二件同样的,就拿起来问蛤蟆妖:“这法器有几件?”

    蛤蟆妖记性好,不用看狐妖的记录,直接答他:“入库就这一件!”

    不与别个的同样,死鬼更欢喜,就道:“那俺要它!”

    俺虎妖与那些笨妖不同,使顺手不是问题!

    蛤蟆妖点头:“选定就走!”

    死鬼拿了钩戟出门,听蛤蟆妖在后面叫:“狐媚子记上,虎妖死鬼取亢银钩戟,总账上也须减掉!”

    那女菩萨在娇声答:“知晓哩,残废哥哥,次次都要教奴家?莫不是借机亲近?”

    真是个好女菩萨!

    死鬼不想向别个显摆,出洞窟前,这对亢银钩戟先收入囊袋。

    瞧他出来,大洞窟里狗宝出声喊:“铁鬣进!”

    那想占日华便宜的猪妖跑进来,先点头哈腰:“好咧!多谢狗宝哥哥,俺进去哩!”

    还好,比不上只会睡觉的惫赖货,比不上只会卖苦力的傻牛儿,比不上满肚子酸水的残废,总比这心宽的猪妖强。

    兜风岭上,终于有妖丁排在俺死鬼之后!

    黑虎妖这般想着,近来关系渐好的闲妖丁头豺出声问:“死鬼,选了件啥,拿来俺瞅瞅!”

    他刚要答话,福桃洞外,突有鼓声“咚咚咚”地响了三声!

    这是啥?

    一时没反应过来,狗宝却骤然厉喝道:“戒备!各丁招小妖!”

    死鬼才想起,响的应该是鹿老爷从倒霉填水王那夺来的聚妖鼓,曾当众交待过,听闻鼓响,山场所有妖怪必须到兜风坪聚齐,若有怠慢,剥皮抽筋!

    狗宝已对茫然的猪妖道:“铁鬣往后再取,先到兜风坪听令!”

    通道里面,营造丁傻牛、库房残废,还有那女菩萨,已尽都冲了出来。

    洞窟里的尽往外跑,狗宝随即也跑出洞去。

    死鬼随在他身后,冲出洞外。

    白泽老祖、当家奶奶都飞在半空,书房前拖出来的鼓旁边,站的是小奶奶青萝、龟妖归一两个。

    狗宝扬声问:“小奶奶,何事?”

    那女魔怪答道:“有妖祖、妖圣级分身进千里之内,非是圣猿山的!”

    死鬼听得莫名其妙,山场还有这本事,能知晓千里之内的妖祖、妖圣级分身?还能识出是外来的?

    妖丁、小妖们已在往兜风坪跑,瞧残废蛤蟆妖未动窝,死鬼多个心眼,磨蹭着再偷听一会。

    狗宝问:“老爷呢?”

    “尚盯着不可无看哩!”

    半空中,当家奶奶十七娘出声:“狗宝,警山丁小妖听鼓声飞回来后,莫再叫出去!”

    死鬼都能明白,若对方是妖圣、妖祖分身的话,小妖派出去怕只是送死。

    狗宝回头对残废蛤蟆道:“收拢小妖,你丁就守着库房,无须出来!”

    残废蛤蟆点着头,叫:“俺不敢离库房,狗宝到兜风坪,帮俺把小妖叫回来!”

    狗宝在点头。

    千里范围,怎知就是冲兜风岭来的?万一路过哩?

    身后有谁扯他,黑虎妖回首,是他爹娘,再顾不得听,一家子往兜风坪飞跑。

    赶到兜风坪,见到上山未久的野小妖寻常,死鬼记得他已被调至库房丁的,随口将话传了,叫他招同丁小妖回库房去。

    只是却又奇怪,在兜风坪上白站一天,并无敌至,也未传命令来叫解散,只狗宝赶至后,吩咐半点等警山丁又回山顶,看守山顶剩下的罪囚,若有敌来夺,尽都处死。

    死鬼与兜风岭四百多妖丁、小妖,在兜风坪上又守了一夜,还是无事。

    天破晓时,鹿老爷都未叫罪囚们采日华,倒让那等真妖奸又多活一日!

    天大明之后,鹿老爷才飞过来下令:“轮值各丁照常值守,余者散了,只不许外出!”

    轮值的照常值守,又不许外出?

    后山植树就停了?

    敌警到底有未解除?

    大伙散开,钢骨等会飞的先飞走,狗宝、元香、碧眼又围上鹿老爷,边往回走,边探问情况。

    鹿老爷等交谈着走远了,虎妖有些心痒,叫站在旁边的头豺:“你去问问么!”

    头豺就笑嘻嘻跑到宿疾身边,问:“病虎儿,老爷与狗宝哥哥他们说甚?”

    这厮有“听声”神通,偷听到老爷与狗宝、元香谈话,倒不避黑虎妖,对头豺道:“老爷也没瞒着,没用密语,他对狗宝哥哥说,想是附身哪个步行小妖身上的,走得慢,应声螺一直在响,那啥不可无却无动静,恐还有七八百里路,便真是来俺们山场的,也还要两三天哩!”

    死鬼才有些明白,先与爹娘一起回福桃洞,大顺两口儿在兜风坪未歇好,却还要准备早饭,虎妖想想,先随去伙房帮忙,早饭后才趴洞口补觉。

    第二天破晓,鹿老爷叫山顶抽到签的罪囚照常采日华,当然还有个占便宜的猪妖。

    现在采日华,被烧死的已越来越少,每天大概有六七个新采的能活下来,听白泽老祖对那小狼妖说,毕竟是罪囚身份,被逼着采日华,心头会慌张,自家愿意采的,几乎已稳了。

    于是,小狼妖成第二个愿主动采日华的。

    黑虎都听得心动,有些想学小狼妖。

    就不知爹娘会不会答应?

    到第四日时,山门小妖报上,有个叫鄙野的雉妖丁,本是专跑营生的,慕鹿老爷大名,愿献出所有家当,求得拜入山门。

    头天里,山场已又紧张起来,据头豺打探回的消息,鹿老爷说,不可无变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