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城吧 > 鹿妖逐鹿 > 第278章 278.过年(四)
    道宫北面偏殿,毛发浓黑到吸取周边光线、身如巨象的黑猫所在隔壁,秘库左侧的一间秘室中,甚为空旷,只中央桌上放置了块尺许长的绯红血石,血石下还有百宝袋一个。

    蓦地,血石上发出“啵”一声响,长出个小小头颅来,接着头颅离开石块,手足身躯尽也长出,原是个与血石同高的元婴,浑身赤条条。

    这一声响动,引得隔壁巨猫偏过头,盯墙壁一眼。

    小小元婴脸貌依稀就是马一命的模样,生出之后,他活动几下手脚,就开始长高、变大。

    稍过一会,就不再是小元婴模样,而是活脱脱的再一个马一命,他走到桌边,百宝袋里摸出小衣、道袍,抖了穿上,再从百宝袋里摸出三柱香,拉开门出去。

    推开隔壁门,马一命走进去,冲浓墨巨猫道:“镇宅师叔,今日若事急,恐要唤醒师父!”

    巨猫点点头,又吐声道:“修你这道的,本事稀松,又舍不得用法宝,到处去作死,当心哪日遇到对头,叫你再活不回!”

    马一命笑道:“贫道本是废材一个,却得师父大恩收录,无以为报,尚幸窥得此道,门中不便时,正好由我去送死,心头只有快慰的!”

    毛发如同浓墨的巨猫猫冷哼一声,再不管他,行走出门外,在廊下瞧着天空战事。

    马一命随他身后出来,仰头一起看着。

    大阵第一次破裂之前,一眉道人出现,元一寿收声,才暂止了马一命就焚香唤醒师父的念头。

    道宫之上,两个妖圣一位化神,加自家的护派大阵,交互着大战,法宝手段尽出,有翻山倒海,有剑气冲霄,有光柱扫荡,引得天地震荡不止,灵气波动之烈,估计千里外都能察觉。

    圣猿两口子能隐去身形,不被稍弱的神识感应到,但得好生隐着,不可有妖气外泄,出手稍重些,就必被所觉,之前玄天道宫四面八方有各种禁制,不可能潜入,今日得龙宫相助,玉虚陷仙阵破灭毁去时,多少禁制摇晃破裂,趁着刹那之机,才得携鹿妖潜入进来。

    寻到破绽,进入的是玄天道宫西侧,各廊室殿宇空荡荡,神识在近处一扫,只有些凡人杂役躲在各个角落瑟瑟发抖。

    玄天派各境界弟子全已聚到十二个校场上,总组成大阵,此外只通灵房等要地还留有几个,其余闲着的就只有妖奴了。

    他们进入的附近,却连妖奴都没。

    终于进来,圣猿轻吁口气:“老婆子,那厮分明已知晓,俺还以为事休哩!”

    西望夫人哼道:“有自家算盘罢了,老娘也被他窥破的,总算万幸,管他作甚,不耽误老娘救孩儿就成!”

    圣猿问:“走哪边?”

    除了近处,在他感应中,整个道宫里,玄天派十二处弟子聚集的场所之外,北边还有两个元婴闲着,东边也有一个。

    双妖圣打上门,要紧之时,居然还留着三个战力,其等所在定都要紧,他才有此问。

    “先问一问!”

    虽然心中火急火燎,只记着孩儿,但弟子已讲说明白,机会唯在那杂毛肉身上,西望按捺住性子,先不去想那孩儿!

    桃花瓣闪过,她出现在一间偏房前,推开门,对躲其中的十几个凡人杂役笑问:“你等怎躲在此?”

    她这一笑,有类似“魅惑”的作用!

    十几个凡人先是惊惶,看到她的笑容,就尽被惑了心,只会呆呆地笑,西望才问:“可知玄天派藏法身之地?”

    道玄的肉身何等机密,杂役们如何会知?西望也只是抱万一的指望,瞧着他等尽摇头,才叹口气,改问:“库房何在?”

    因常要看顾花草、打扫、送饭、浆洗、倒便溺,在山下的城里,各种私下交流也多,杂役们知晓的就多了,乱纷纷开口:“就是六老爷管着的大库!”

    “道祖树后边的十六排大厢房都是!”

    “我仙师表亲当差那......”

    乱糟糟的,西望略皱下眉头,问:“在哪方?”

    多数回答北边或东北,剩下几个说西、说东、说南的,估计是连方位都不识的蠢蛋,西望再道:“指给老娘看!”

    这下统一了,指的方向全是东北向,感应中有两个元婴的所在。

    库房比老杂毛肉身还要紧?那边怎才留一个?西望又问:“这门派里有哪些不许你等去的重地?”

    对杂役们来说,炼器房、通灵房、藏经阁、炼药房、库房、主殿等都是不能去重地,七嘴八舌的,听得西望皱眉,才道:“都睡罢!”

    随她这一声,十几个杂役就尽都睡过去。

    西望转对圣猿道:“天杀的去东面,瞧可是要紧之地,若确实要紧,能偷就偷,不得已就明抢!但若瞧着不对,速折回北面来!”

    圣猿点头,闪身去了。

    西望提着鹿妖,飞向北面库房。

    鹿妖想着,玄天派果然是巨肥,按那些奴仆所言,库房都有十六排大厢房,存了多少物资?

    十六排大厢房,就算多数是低端事物,谁叫山妖穷呢?上次装书的十几个百宝袋都带在身上,再加囊袋,定都要拣好的装满!

    百宝袋不够,他家藏经阁的书,还能拿多少?

    靠近感应中的两个元婴,前方却又有些隔离的禁制,西望停下来,不敢再贸然上前。

    圣猿山几个妖祖,本事都稀松,法宝也缺,猿山经千年前变故,更是丁点库存都没有,徒儿说得没错,结个亲还被龙婆子取笑,孩儿当先要救,这库房也定要抢!

    不过正事要紧,等天杀的那边得手,老娘再硬抢!

    这杂毛家道宫里,弄了无数灵根来,灵气果然浓郁之极,比以前的猿山还了不得,灵根要不要抢走?

    鹿妖可瞧不出哪些是灵根,随西望悬停在半空中,忍不住左右打量,见侧前方有片围墙围起的空旷地,只中间生着一株高挺树木,还未开春,树上还是光秃秃的,但隐约有灵气流动,绝不是凡品。

    白鹿妖就问:“师父,那可是株李树?是何品级?”

    西望没好气地道:“你未听那些凡民说?这就是道祖树,地级中品!”

    鹿妖惊奇地道:“道祖树怎是李树?”

    西望哼声:“道祖是在李树下得的大道,便以李为姓,那株老李树都已搬至天界哩,不过终未能化妖!天地两界隔断往来之前,道祖在三十三天,亲取其枝扦插成百株李树,都与老娘那母树一样,抽掉仙气,赐给地界各家道门,道门皆称为道祖树,流传至今,不知还剩多少株,结的李果叫道祖果,全为地级中品!”

    鹿妖眼中放光:“搬回去?”

    猿山确实缺,西望夫人狠狠点头:“嗯!”

    打劫掉道祖树,地级中品灵植移植到猿山,灵气不足用会死去,周边的灵根就也该全移走!

    准备打劫的师徒俩正以贼人目光各处打量,圣猿的声音响起:“老婆子也未动手?”

    西望夫人问:“怎地?”

    圣猿答:“东边是半拘着的孔雀妖冷屏,非要紧之地!”

    西望夫人奇道:“当年随老熊逃走那孔雀妖?他还未死么?”

    圣猿答道:“许是要借他神通砥砺弟子道心,才未打杀,其他几个随老熊逃出来的,就再未见!”

    玄天派库房重地与杂毛的肉身就在一处?

    东边不是要紧之地,此地却有两名元婴,可能性顿时大增。

    可能性再大也只是猜测,机会只有一次,前面布得有无形禁制,一旦突破,必惊动小杂毛们,寻不到老杂毛肉身就万事皆空,若救不到孩儿,哪还有心思打劫?

    虽说可能性很大,西望想想,还是不放心,对圣猿道:“天杀的先隐着,留意各处,老娘打进去,别处旦有动静,你追过去瞧!”

    圣猿点头,西望丢下鹿妖,自身化为瓣瓣桃花,直接硬闯禁制!

    瓣瓣桃花刚接触禁制,里面深处,仰头看天的浓黑巨猫顿就背毛炸刺,厉声:“有贼!”

    不用巨猫提醒,马一命也已感受到!

    骤然间,拿捏着妖孩儿主持大阵的元一寿惊恐莫名,顾不得再管光柱,转身急往北殿张望!

    感应中,自家道宫里突然多出个元婴级强者,且还是在重中之重的门派要地,在往里硬闯!

    巨猫、马一命已冲天而起!

    瓣瓣桃花聚出西望夫人,就在马一命和黑猫面前。

    “走啊!”

    马一命怒喝声中,双手握拳,带出道巨拳虚影,迎西望砸来!

    如一团浓墨的巨猫则全不顾他死活,转身就逃!

    西望桃木杖已挥下,第一棍击碎了巨拳,第二棍再敲下,敲碎马一命脑袋!

    马一命今日已再无自爆之能,尸体只软软落下!

    此地建筑重叠,瞧着就是有隐秘的,西望立即降落,急往各间偏室飞寻!

    那元婴尸体跌落时,脸上很有些欣慰模样,鹿妖刚摸出修罗眼,心中闪过不好预感,急问:“师公,可有别的动静?”

    圣猿答:“未觉!”

    鹿妖跺脚道:“捉那巨猫!”

    这和老婆子的吩咐有出入,圣猿犹豫一下,“应谶”和大气运之说占了上风,闪身到那飞逃的浓黑巨猫面前,大手一把捏下!

    元一寿张望着,刚松口气,飞驰的巨猫前面凭空生出只大手,感应中又多出一个妖圣!

    今日第三次了,平时固若金汤的玄天道宫,到底是怎么进来的?

    急怒中,元一寿已知后面这俩个贼是谁,厉声喝:“老猿!”

    如象大的巨猫炸起的背毛,一根根往上飞出,随即化为灼伤神魂的冥焱,烧向抓来的大手!

    元一寿在厉声叫:“老猿,贫道就打杀妖孩儿与你看!”

    白鹿妖也顾不得暴露,放声大叫:“师公,捉住他!”

    桃花瓣飞过,现出一脸惨白的西望夫人,这几间禁制重重的厢房她已全飞了两遍,有秘库,有重宝,却并不见杂毛肉身。

    找不到杂毛肉身,其它一切都不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