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城吧 > 鹿妖逐鹿 > 第276章 276.过年(二)
    玄天道宫,元一寿突然睁开眼,双目中精光四射,一改虚弱模样。

    急促的声音随即传至道宫每个角落:“有敌!鸣钟!备阵!向六派示警!”

    他才只是个元婴,但道法有独到之处,对门派控制的几万里地界,神识都有所感应,单以这方面论,比化神差得并不多,所以道玄才放心甩开手,让他执掌玄天派千多年。

    出声之前,他感应中,八个同级与两个更强横的存在,从西北明晃晃闯入自家地界!

    本方世界,各族已有惯例,高阶生灵若只是借地路过,不想与当地生灵冲突的话,可从数万丈高的罡风边缘飞过,神识中这些强大生灵却飞得比较低!

    进入自家地界后,那两位更强横的存在立即加速,甩开后面那八位同阶存在,迎这边疾飞。

    瞬间就可判断,来的是敌非友!

    西北方位,从圣猿山来,那就是两个妖圣,八个妖祖!

    隔两三天就在边界耍泼叫骂的老猿终于按不住性子了?另一个帮手的妖圣是谁?

    人族各大门派,对外都还同气连枝,知妖族犯境的话,必有化神来救,两个妖圣就了不得?

    老猿你命根子孩儿还捏在本派手里,也不信能破我玉虚陷仙大阵!

    元一寿示警之后,道宫中,一个个元婴急飞向门派主殿,金丹们则吆喝着数万弟子,按平日演练站位,填补玉虚陷仙大阵的各个部分。

    又有急促响亮的钟声传遍整个道宫。

    道宫北面的偏殿中,有大团墨黑存在,这黑墨似乎吸走了周边的光亮,使得偏殿内很有些昏暗,被钟声惊动,两个发亮的绿光源骤然亮起,整团墨黑也拉长立起,原是一头体型如象、毛发漆黑似墨的巨猫。

    东面建筑、栅栏围起的小山包下,地面都是精钢所铸,又有无数禁制,一条埋入地下不知多深的银链一端,拴着只五彩斑斓的孔雀,听闻钟声后,孔雀起身站起,疑惑望向天空。

    那条银链,系着孔雀的琵琶骨。

    孔雀背后山包顶,一个十二三岁模样的少年爬在树梢,只胯下有些桃树叶遮拦着,其余只赤身,他在钟声中仰天吼叫:“哈哈哈!来啊!砸个稀巴烂!”

    主殿里,元一寿吩咐陆续赶至的元婴们:“老四,你留作万一之防,先备好引魂香,若来敌凶残,万不得已时,便请师父回!”

    马一命颔首遵命,元一寿再叫:“老八,先去把猿孩儿带来,捏我手里,不怕老猿能翻天!”

    刚进殿门的窦一声转身就走,去捉妖孩儿。

    与他错身进来的张一福道:“大师兄,老五、老十二都不在门里!”

    元一寿点头:“不用他们,也守得住!”

    随即喝道:“诸位师弟先入阵,各司其职!通灵房弟子传令受玄天派庇佑之各派,闭门谨守辖地,安护百姓,待法令再至!”

    于是,赶至的元婴们又转身出门,填入弟子们组起的大阵。

    元一寿则与先领了令的马一命一起,飞上主殿半空。

    第四位元婴融入阵中后,数万名玄天派弟子的灵力被阵法牵引着,在半空中浮现一座巍峨的宫殿群虚影,往各方绵延有近百里远,宫殿虚影与道宫建筑群有几分相似,同样有边墙和楼阁,把真实的玄天道宫护在正中央地下不说,又有四道色彩不同的光柱在其中来回扫动,每一条都杀力不凡。

    此后,阵中每增加一位元婴,统辖一部弟子,头顶的宫殿虚影都会再涨高一些,再往外扩出去二十来里远,扫动的光柱也会多出一条。

    自家镇中央,此外还有老二贺一雷、老三张一福,老六钱一禄,老七艾七情,老八窦一声,老十胡一震,老十一赵一梦,今日迎敌,留老四马一命备用,也尚有八名元婴可参与布阵,元一寿心头稍安。

    便老猿真不顾妖孩儿死活,应也能撑到别派化神来援!

    通灵房中,弟子们已飞快将求救讯息传给本洲另六大派,只要抵挡得半日功夫,最近的太乙门、御宵门两位化神就能至!

    每一次去往九幽之地都要冒风险,暂没必要唤醒师父!

    刚这般想着,窦一声抓了那十二三岁的赤身少年赶至:“大师兄,妖孩儿在此!”

    元一寿捏住妖孩儿后颈,冷声道:“我看你那猿老子,如何救你!”

    少年哈哈笑着:“无需他救,把这几万里地屠个一干二净,就还是俺老子,不然不认他!”

    窦一声冷笑道:“由声知心,孽障就是孽障,天道难容之物!”

    识海中种着念头咒,脖颈又捏在元一寿手中,少年却半点不惧,斜觑着窦一声,只是冷笑。

    元一寿突然往西南边瞧去,眉头皱了一下。

    窦一声神识远不如他,问道:“师兄,有何不妥?”

    元一寿冷哼道:“是那妙德和尚跑过来窥探,在等要紧时我向灵山寺求救?痴心妄想,不用管他,八师弟先入阵去!”

    窦一声领命,飞去自家位置入阵,玉虚陷仙阵就又扩出去二十里,射向天空的光柱增至七条,只差元一寿自家未融入阵中了。

    感应中,那两个妖圣速度太快,两万里路呼啸而过,远远甩开后面的八个妖祖,离道宫已越来越近!

    “敌将至,戒备!”

    元一寿一声喝后,天空腾起他的虚影,连手中捏着的妖孩儿都同样在!

    人妖两族,修炼各有不同,妖丹和金丹就有区别,再上一层,修士聚元婴,妖祖凝法相,一个凝实内藏,一个强化外显,但也有共通之处,不过元一寿此时化出的不是天地法相,而是一种同景影照,方便对方看清他手中妖孩儿而已。

    他准备咒这妖孩儿给搬山大圣看,那厮要是不顾,就真咒死掉,逼他疯魔!

    只是穷极眼力,瞧清疾飞来的两个妖圣时,元一寿大吃一惊!

    飞来的是一赤一白两条巨龙,压根没有老猿!

    元一寿试探着喝问:“可是北海龙王?玄天派与北海龙宫并无过节,何敢来犯?”

    能够看清,两条巨龙眨眼就飞到庞大的玉虚陷仙阵阵外围,停下后,赤色的龙王吐声如滚滚落雷,震得下面弟子们耳麻:“你家诬龙宫有甚天妖秘法,害龙宫遭劫,还敢称无过节?”

    当年事龙宫已知?那老猿的性子,竟会传这话过去?

    龙宫与圣猿山难不成已消掉千年旧怨?

    元一寿心头“咯噔”一下,口里叫道:“龙王哪里听来的传言?并无此事!”

    龙王又叫道:“此事易辨,你以天道和你家列祖师之名,若敢当场赌个恶咒,本王折身就走!”

    擅长避天劫的师弟罗一杰已身死道消,且还要以列位祖师之名赌咒发誓,元一寿顿时不再吭声。

    龙王冷笑两声:“本王听闻,你等修士向只当天下妖族都傻,果不其然!”

    另一条白龙身的龙婆恨声叫:“杂毛贼,不拆光你家,难消龙宫之恨!”

    然后,两条巨龙齐化出人形,飞入阵中。

    进入这大阵上空,就有天地伟力向龙王、龙婆压来,便化神之身,在其中行动也要艰难缓慢,那七条各种颜色的光柱,就全向他夫妻扫射过来!

    那些光柱,瞧着就知杀伤力巨大!

    顶着天地威力,龙王、龙婆分散开来躲避光柱,龙王从身上掏出一个玉瓶,向下倾倒。

    这玉瓶中有水淌出,出瓶口时只才拇指粗细,但溅落下来,就呈十倍数的增长,落到阵法撑起的巍峨宫殿底部时,已如滔滔大河一般!

    数万里之外,离离原、圣猿山虺虺家海岸边,海水在一丝丝往后退却。

    龙宫之主借这玉瓶,倾倒的乃是北海海水,只要维持的妖气不绝,这水就能持续灌下!

    传承万万年的龙宫,绝非除了本事和一根烂扁担,就再无一物的搬山大圣铁皮可比!

    滔滔之水很快散满百多里宫殿虚影底部,龙婆招手几下,便有浪涛起,冲散些追逐来的光柱!

    龙王、龙婆虽被阵中威力压制,但各色光柱被浪涛冲散,旋即再聚起,交叉着分追,一时却再难追上!

    龙王的玉瓶倾倒海水不停,原本巍峨雄壮的宫殿变成一片泽国,水位还在持续升高,速度飞快!

    这些海水,就压在玄天道宫头顶,看着四溅的波涛,元一寿手中妖孩儿在桀桀怪笑!

    元一寿眼角抽搐着,再出声怒吼:“龙王,若水漫出去,害死众多百姓,定叫你遭天谴!”

    龙王呵呵冷笑,答他:“所以你家大阵结稳实些,真叫水漫出去,就请天劫自评理,爱劈谁劈谁!”

    元一寿无奈,只得散掉影照幻象,对马一命道:“老四速去!”

    马一命便点点头,向头顶大阵飞去。

    元一寿自身则飞快融入阵中。

    得他加入,天空中的巍峨宫殿虚影又涨高许多,逼得龙王夫妻再飞高些,宫殿虚影又向外扩出近三十里,平摊开去,灌入其中的海水水位倒突然降低了些。

    马一命飞身而上,轻松突破头顶大阵虚影,飞过海水,向龙王飞去!

    龙王轻“噫”一声:“活不耐烦么?”

    化出一直巨大龙爪虚影,迎马一命抓去,轻松一把抓住!

    不待他捏碎肉身,马一命笑道:“不耐烦!”

    “轰!”

    第八道纯白光柱已经腾起,直迎自爆的血团射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