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城吧 > 鹿妖逐鹿 > 第224章 224.仙桃种
    成功引出西望夫人来,靠的居然不是他两口儿的事,而是自家的“瑞”字神通?

    月色下,西望夫人形象依旧,话虽说得恶狠狠的,但多年前接触的认知与圣猿口中的“浑家老婆子”重叠在一起,鹿妖倒有些亲切的感觉,先应了声:“遵老祖命!”

    对这“瑞”字神通,鹿妖刚了解了些,就把几次种灵桃的结果讲给她听,又细说了如今的现状,连自家小小妖将居然已有道,也无不可对外人说的,一并解释了。

    西望夫人皱眉问:“你心中无种族偏颇,才得了‘瑞’字?才能夺那小杂毛的道?变紫了?”

    鹿妖爬起,拽过衣袍后摆,让西望夫人看字。

    嫌拽过来的字迹不清,西望夫人叫鹿妖转过身去。

    转身后,好半天没有声音,等鹿妖再转回来,看那西望夫人,早已失神了。

    察觉鹿妖转身,她才回神过来,脸庞上有些激动,有些惆怅,又盯着他脸看。

    鹿妖被瞧得心头发毛,干咳一声后,叫:“夫人?”

    西望夫人才一把抓住他手腕:“原来就生在老娘眼皮子下,原来是你!”

    之前没认出俺老鹿么?鹿妖吃了一吓,手腕被她抓得生疼,叫道:“夫...夫人!”

    察觉失态,西望夫人收回手,在峰上来回走几步,倒又烦躁起来,提声叫:“下面妖王听着,都退出百里去,不然老娘全打杀了!”

    西望老祖性子虽不好,以前却从未对周边妖王喊打喊杀过,听到她的这一声,全吓得后撤。

    想起大角也在下面,鹿妖提声喝了句:“下面的妖怪,可有要随俺往圣猿山过活的?可有要俺帮忙的?如今妖王算个逑!”

    只是并无一个答他,粗放出去的神识中,妖王、妖将、妖丁们全都在远去,无一个留下。

    西望夫人伸手再一拉,鹿妖眼前景色顿时大变,同样漫天繁星,同样是灵桃峰上,灵桃树同样在,不过那树下,居然有间茅屋,外间有篱笆间隔的小院,种得有些花草,院里摆着竹桌一个,竹椅三把,两名女子正翘腿坐在竹椅上等着。

    见西望夫人拉了白鹿妖进来,两名女子都吃了一吓,慌忙站起:“夫人?”

    鹿妖看着,其中一个不就是狐妖添香?另一个瞧着文静些,见鹿妖打量她,忙作福施礼。

    西望夫人叫道:“丫头们,烧茶水来招待郎中!”

    老祖对自家这么客气?鹿妖惊疑中,添香对他翻了好大个白眼,嗔道:“占好处就跑哥哥来了!”

    才想起答应过教她识字,结果自家偷跑了,就笑道:“是对不住你哩!”

    神识略一感应,这狐妖还是个妖丁,另外那女子同样是。

    西望夫人板起脸赶她:“还不快去与老娘烧水沏茶?”

    狐妖吐下舌头,与另外那女妖一起跑进屋去。

    西望夫人道:“另外那个也是老娘收的侍女,取名晓晓,是个猫妖,类血脉,你自坐罢!”

    “类血脉?”

    这个听得稀奇,西望夫人白眼道:“上古异兽,名为‘类’!”

    带到这不为外间生灵所知的隐秘之地,突然对自家态度大变是为啥?鹿妖想不明白,不过西望夫人客气起来,对自家救三千里凡人的事总更便宜,就道声谢,走向竹椅。

    院中只有三把竹椅,先前两个侍女各坐了一把,空那把无疑就是西望夫人的,鹿妖想想,在狐妖添香的竹椅上坐了。

    西望夫人在自己椅上就坐,长出口气,先道:“你先坐,老娘再想想!”

    鹿妖就平心静气等着。

    里间两个女妖丁大概是用法术烧水,水沸很快,沏好茶,由添香用托盘端了送来。

    先摆下西望夫人的,再摆鹿妖茶碗时,狐妖抬头,再一瞪眼:“不实诚的哥哥,还是俺们这头一个来客哩,不过合该遭报应,再整你那脸骨,也变不俊!”

    俺老鹿容貌已经中看了好不好?真是个记仇的狐妖。

    抬起茶碗轻品一口,只是凡品,不过香味很不错。

    等了好一会,西望夫人才睁开眼,叫两个侍女退回房去,又挥手在身边弄出个隔绝声音的罩子,她理理鬓发,缓缓道:“老娘实和你说罢,今日瞧你与别个不同,是因两桩事!头一桩,老娘这病儿恐就要着落在你身上;第二桩,你或是应了句大能谶语!”

    “有这两桩事,老娘待你略与别个不同,但莫想差,若就此以为不凡,想要拿捏老娘,一样叫你嚎!”

    鹿妖忙点头,问道:“老祖本相是桃木,俺‘瑞’字可是对旧伤有用?”

    西望夫人先点头,又道:“如今还无用,你这神通,能将灵性已死的隔代仙种激成灵根,对老娘反是大害,待你神通能控制自如,才能有效!”

    那就不知要等到何时了,鹿妖点点头,对做好说客有多几分把握,再问:“大能谶语?”

    西望夫人道:“七万年前,天界瑶池中......”

    本想安静先做个听众的,不想这一声让他脱口奇叫:“天界?瑶池?七万年前?”

    初次听闻,鹿妖惊奇也是正常,西望夫人点点头,继续道:“瑶池为三十二天的西王母洞天之府,内里有三千仙种桃树,化身三千女天妖......”

    鹿妖又忍不住,再奇道:“三千天妖?这数儿也太......”

    打断老娘两次了!西望夫人瞪他一眼,想想,耐着性子解释道:“天界中以境界分,划为三十三天,最下八层为底八天,往上依次为下八天、中八天,上八天,第三十三天又称天外天,是为圣者所居。”

    “底八天里,虽也称天妖、天仙、天鬼、天怪,但在天界尽是没本事的,只作侍女、舞姬、黄巾力士、道童、天兵之流,就如...嗯,就如你原所在靖平山那些妖姬一般,全是靠根脚、仙药、机缘、功德得入天界,并无多少本事,几乎不能晋入到下八天,真下地界来,多半连寻常妖祖都斗不过!”

    “地界这些妖祖、化神,但凡能晋天妖、天仙,升入天界,直接就是下八天,不在底八层打混!”

    只是来劝合两口儿的,不想画风突变,竟牵扯到天界天妖、天仙的秘辛,鹿妖真不知要如何表达自家情绪了。

    “瑶池那三千仙桃女天妖中,其中一位痛恨只能作舞姬,只能在底八天厮混,某次趁一位天妖大能赴西王母宴,寻机问晋级事宜。这位大能最善卜卦,未因底八天的轻视她,破例卜算一卦后,告诉道,若欲晋到下八天,需到地界,散去修为重新再修妖。”

    听西望老祖的意思,这么大的事居然与自家有关?不想听得有遗漏,鹿妖忙问:“这位大能是谁?”

    西望夫人皱眉望天,一会后才道:“是伏羲老天祖,三十天的大能,与三十一天的天妖女娲本是兄妹,上古时生灵稀少,伦理不倡,又结为夫妻!这位老天祖最擅卜卦,平时少提他老人家的名,否则与命数有瓜扯!”

    鹿妖惊讶着颔首后,西望夫人再道:“那大能对仙桃天妖道,上古以降,天地两界已不往来,下地界散去修为重头修炼,甚是艰难,问她可愿一试。仙桃天妖实做够了舞姬,在底八层受够白眼,运道差时还会被挑去做大能的鼎炉,愿意冒险一试,大能就传她一篇凝练法相之法,助她重修,又传下句谶语:‘瑶池西望,紫气东来’。”

    “仙桃天妖得了这卦,觅机携本相逃出天界,历经多少罡风洗劫,残躯才落在地上,她所落之地,就在这北俱芦洲!”

    “只是待她扎下根,还未散去修为重头修妖,才知什么叫‘水土不服’!地界上灵气比天界稀薄太多,她是仙种,罡风中本就受了大创,仙种本相无足够灵气吸纳,慢慢就枯萎,眼看要死了。”

    “她本事不够,回不去天界,又悔又恨,骂那大能骗她,早知如此,还不如留在瑶池,底八层厮混也好过丧生!只是再懊悔,已挽救不回,临死前将自家仙灵之气一分为二,结出个桃来,是用抽出的一半仙灵之气与地界灵气相合,不再会水土不服,不过品相大跌,已再非天界仙桃。桃核中留了她要紧的记忆,那大能骗她,又不敢全不信他的话,也指望这桃核能再回瑶池就好,所以取名叫西望。”

    开始还以为那仙桃天妖就是她本身,现才知搞错,鹿妖又想:“怪不得圣猿曾说他浑家有天妖之望,若无这故事,旁人跑来告诉俺有天妖之望,俺自家只怕要先笑掉大牙!当然,指不定还真有!”

    西望夫人看他一眼,点头道:“那桃核就是老娘!”

    不用解释,俺老鹿已知晓!

    西望夫人再道:“老娘那母树,临死之前,拼力将灵桃丢出,就飞落在今圣猿山的一座高山上。”

    鹿妖才听得入迷,西望夫人道:“就是这般,那句谶语究竟说的是甚,老娘也不知,不过大能亲口所言,往后恐还有首尾,瞧着你那字儿,似是应谶的,便废口舌与你说明白!”

    ps:解释一下,某些书友怕作者因成绩不好,突然加快进度,其实这个高潮是大纲预定的,因圣猿性子急,现世就要灭五派,就要打三千里,所以才一环扣一环,并非赶进度。不过成绩真的太差,还是求正版订阅支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