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城吧 > 鹿妖逐鹿 > 第215章 215.你敢应否
    碧眼也点着头去了,貊妖半玄一脸憨厚地问:“老爷,修罗女子都这般俏?几时带俺去梦罗山走走亲戚!”

    鹿妖叫:“滚!”

    骂走黑白貊,鹿妖问小山精:“做啥?”

    小山精道:“哥哥该谢我罢?”

    鹿妖问:“为啥哩?”

    小山精叹口气:“昨日在鹏妖背上,我瞧她还有些不情不愿,教着钢骨缩小身子,让你俩沾些亲热气儿,转头果然就从了!哥哥得了美人儿不说,引来如意王,又引出圣猿爷打杀了那厮,再得许多好处,岂不都有我的功?”

    鹿妖苦笑道:“得,都是你的功!说你要做啥?”

    小山精就指着金刚铁臂猿,舔着嘴道:“圣猿爷爷都搭上线了哩,哥哥在圣猿山是要风光了,啥时候带我去北海?”

    鹿妖想想,答道:“总得等俺这边收整完,再打探些消息,才好去!”

    小山精小鸡啄米一样点着头:“哥哥记心里,莫忘就成!”

    等小山精离开,鹿妖独自留在原地,等着看金刚铁臂猿合体,时不时上前关心几句,问可有要求。

    只是瞧着,“圣猿爷”被他问得越来越不耐烦,才有些不敢太频繁了。

    鹿妖数着的,融合掉三十六只金刚铁臂猿时,他再问话,这位终于能够开口,不过只会说一个字:“桃!桃!”

    鹿妖摘野桃给他,他并不要,原来只吃灵根桃树上生长的,可惜就比大拇指稍大的毛桃,都已被他吃完,再没有了。

    想想鹤十二峰、万花谷中,但凡自家用灵桃核种植之处,不管是否成为灵根,都有金刚铁臂猿身影,且都是两只,要打架争食。

    已听黄花娘说过西望老祖就是圣猿夫人,这灵桃核来自灵桃峰那株灵桃,和西望夫人有关,圣猿爷这是在想念自家夫人?

    只是之前金刚铁臂猿互相打架,什么缘故?

    心头自责?痛苦?

    两口子吵架怄气,一方出走,一方自责?

    想着想着,他便蹲在旁边,将自家知晓的西望夫人事迹,一一说给“圣猿爷”听,果然才开口讲几句,“圣猿爷”就不嫌烦,全神贯注听得入神。

    可惜西望夫人的事,鹿妖知晓的也不多,亲身经历加道听途说的,也不用两炷香就讲完。

    “圣猿爷”倒又不满了,挥拳头示意他再讲,鹿妖道:“真没有了哩,待俺一路逃到圣猿山,就再不知西望老祖近况!”

    “圣猿爷”起身,又烦躁着走来走去。

    一直陪他到天渐黑,已有七八十头金刚铁臂猿赶来融合,鹿妖才邀请道:“圣猿爷,到俺洞里歇息去?”

    “圣猿爷”摇头,指指灵桃树,示意他就在此地,又挥手作驱赶状。

    鹿妖想想,又高声叫黑面、老斑来,这两个一个猿妖、一个猴妖,小妖中猿猴类化妖的也都叫来,陪“圣猿爷”说话。

    “圣猿爷”果然没驱赶。

    鹿妖觉得自家这马屁拍得果然不错,其实不用自家亲陪,猿猴妖更好。

    又吩咐警山丁加强巡视,鹿妖才走回洞去。

    那福桃洞外,有几个未睡小妖还在玩耍。

    竹林前又静静站着个妙曼身影,仔细一看,不是修罗女是谁?

    鹿妖叫一声:“青...青萝!”

    这是他第一次出口叫女魔怪名字,有些不习惯。

    魔怪与妖类不同,并无兽皮炼化的衣物,她是意外被捉擒出来的,随身估计没有带换洗衣物,还是穿着那套有些脏了的黑裙。

    闻声转过头来,脸上有些迷茫。

    白鹿妖慢慢走近,此时才发现她身子真的高挑,竟不比自己一米八左右的人形稍矮,四眼可以平视。

    鹿妖挠挠头,不知说什么好,只得乱扯着道:“女妖那没有适合你的衣物么?平顶山还未开市,俺明日去花后那,与你讨要几件新的来?”

    别的女妖有没有衣物不好说,黄花娘铁定有,鹿妖看她几乎一日一换的。

    不过青萝摇头:“先凑合穿,莫去与她讨!”

    向黄花娘讨女子衣物的话,自家定又要被戏弄和调笑,听她不愿,鹿妖就点头,找不到话题,想了一会,才道:“圣猿爷都在俺们山上哩,修罗王那,指不定就回心转意,许你回梦罗山的!”

    青萝眼有些红,轻轻摇头:“我大哥说过的话,难得转意!”

    鹿妖就逗道:“等他抱上外甥,就不难哩!”

    美妇人转过身去,不再搭理,只是仗着夜视能力,鹿妖看她玉颈上已经红了。

    “青萝!”白鹿妖心头“砰砰”跳着,再叫一声名字,觉得口干舌燥,终于出声问:“叫一声女菩萨,你敢应否?”

    女魔怪回头过来,果然是红霞满面,迎他重重啐口水:“呸,奶奶砍死你个妖和尚!”

    ——

    太阳辣起来后,福桃洞外,貊妖半玄向旁边小妖道:“修业啊,莫再看,俺们老爷是荒得太久,好不易逮到个钟意的起草,便圣猿爷在,又有天大的事,也要铆足了劲先弄够,你看他平时,哪天这时还没起?你午时再来瞧罢!”

    蛇妖轻哼一声,斜瞅着他道:“俺是有事,慢慢等不急,是你在盯着看哩!你不是醉花居里找过女菩萨的?山上又认定有女小妖,还盯着看做啥?”

    貊妖白眼道:“自搬到兜风岭来,不许私自离山,俺多长时间没回过醉花居了?俺那浑家女小妖,晋级还久,眼前指望不上!”

    说完话,他又翻个白眼:“你这小妖,倒是越来越不讲规矩,如今连丁目都懒得叫?”

    蛇妖叹口气:“是小妖错哩,半玄丁目恕罪!”

    这小妖请罪极是敷衍,目光都懒得看过来的模样,半玄倒不在意,只笑嘻嘻问:“你还不能晋级么?”

    修业咬着牙应:“快哩!快哩!”

    半玄笑道:“快哩快哩,再二十年就够哩!”

    待修业瞪眼过来,半玄笑道:“俺听宿疾又在与别个打赌,赌你晋妖丁时,那双柄儿能不能生出神通!”

    修业“呸”地一声,叫道:“蛇妖都是双柄儿,有啥稀奇?又不是只俺独有,他和哪个打赌?俺寻了要抽成去!”

    听他这么说,半玄唉声叹气着:“这上面,俺们都要羡慕蛇妖哩,若有这等本事,啧啧......”

    “那是本相!”修业冷笑道:“等化成人形,还不是只能留一个?女菩萨许你用本相与她好?”

    半玄努努嘴,一脸憨厚道:“俺们家才到这位小奶奶,指不定就许!”

    修业一脸恍然:“那和尚咒?”

    貊妖说破后,两个无良的一齐“嘿嘿”笑起来。

    直到又等过两三刻钟,鹿老爷才从里面行出来,貊妖在旁嘿嘿笑,修业忙磕头:“给老爷磕头,圣猿爷那边吩咐,等老爷醒了,叫过去说话哩!”

    鹿妖“咦”一声,忙走到用竹筒片引来的山泉水旁洗脸,边洗边问:“圣猿爷能说话了?还有分身上山么?”

    昨晚都还只能发一个字单音,看来是融合得多,能正常交谈了。

    修业忙回答:“圣猿爷的分身,一直都在上山,昼夜未停,半点丁目数着的,加上老爷先前说的数,有两百多了!半夜里话儿就能说全,与黑面、老斑他们说了半夜,天明又叫些小妖去问话,俺也就跟着去,在圣猿爷面前混了个脸儿!”

    又仗着得宠,好奇着问:“老爷,你这袍儿上,咋又多了个字儿?读啥?”

    鹿老爷那白袍左袖,“痛”、“苦”二字下确实新生了一个文字。

    白鹿妖“嘿嘿”笑,把水撒开,对蛇小妖道:“修业,这字儿老爷只教你念,轻易莫传给别个!”

    只教自家一个?余光瞥见貊妖丁不得劲的模样,蛇妖顿时满脸放光,猛点着头。

    鹿妖嘴皮轻动,密语传音之后,再一脸正容道:“老爷起得晚,就是琢磨这神通字哩,不是偷懒!”

    神通堂教导普及神通之后,鹿老爷的“同感”神通,兜风岭谁不知道老爷须臾就能加字的?修业陪他嘿嘿着笑了半天,又问:“老爷,昨夜和尚咒没发作么?”

    鹿妖刚含水漱口,听他这声,一口水全都喷出来,终于板起脸骂道:“你这小妖,好的不学,问这做啥!”

    又转向一脸憨厚的半玄骂:“定是你这厮,将他给带歪了!”

    半玄瞬间破脸,悲愤道:“老爷唉,字不教俺念就不说,黑锅不好只给俺一个背!修业是啥货,老爷你不清楚的?不当这样偏心宠他,就他这性子,留在元香哥哥断案丁,俺们兜风岭门风都是他带歪的!还来怨俺?”

    鹿老爷哼哼两声,到底圣猿爷相招,不敢耽误,起身飞过去了。

    半玄才腆着脸问修业:“兄弟,老爷新生个啥字儿?”

    蛇妖翻个白眼:“丁目,俺只是小妖哩,莫乱叫唤!”

    黑白貊一把勒过他脖颈,恶狠狠地叫:“和尚咒的事儿,都是俺教你的哩,哥哥还不仗义?”

    这厮几乎快用上全力,蛇信子都要被勒出来,修业干咳着,忙叫:“老爷说了,这个‘爽’字不许乱教别个,俺不敢与你说!”

    PS:剧情起飞,求订阅支持正版。打赏随意,老虎不求,但若厚爱解囊的书友,烦请多点一下,打赏在应援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