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城吧 > 鹿妖逐鹿 > 第210章 210.转折
    天亮时,双方妖丁、小妖又在妖将喝斥下组起妖阵,准备新一天的厮杀。

    修罗王家原以魔怪为主,魔怪们交战时多突到对方阵中去冲突,妖族并不多,只够组成一个妖阵,支撑起一名投靠在梦罗山的妖将作战。

    修罗王在等着妖阵渐渐成型,忽听对面那几家中,黄花娘的声音远远传来:“修罗王,出来说话!”

    这远近闻名的女菩萨要搞什么鬼?叫自家作甚?没有交情的呀!

    那边广莽王等都齐望过来,修罗王很是不解,皱眉飞起,远看着对面。

    远远看着他,黄花娘道:“是你那妹子,托本后与你说几句话!”

    妹子已出嫁了的,有事的话当去找如意王,没再寻我修罗王要灵药的道理,到底要搞什么名堂?

    狐疑着,修罗王苏罗还是慢慢飞过去。

    待他飞近,黄花娘才伸手往回一指,叫:“你低头,往本后醉花居门前那看!”

    顺她手指,修罗王看过去,自家妹子正站在那大蜂巢门前,本是仰着头的,瞧见他,忙就羞愧地低头躲避视线。

    妹子旁边,多年前见过日辣的那白和尚妖正在演武。

    嗯,正在......演武!

    反撩、劈、挑、刺、砸、拔、削、掠、奈、突,转来转去,来来去去,只是最基本的这些路子。

    但是,他娘的那是修罗的战技基础!

    苏罗眨眨眼,再看,没有错,确实是修罗战技的基础。

    妹儿唉,两边正开战哩!你这是要搞哪样?

    除了自家嫡亲妹子,那白和尚妖哪里学到的修罗战法?

    一时间,苏罗太阳穴两边在“突突”直跳!

    “本王可以进去么?”

    艺高修罗胆大,确定无误之后,修罗王咬着牙问黄花娘。

    黄花娘笑吟吟地让开:“请!”

    回过头,心虚地看一眼如意王,修罗王低头从黄花娘身边飞过,直闯入敌方妖阵上方,果然没有拦截他的。

    还没开战呢,修罗王这是作甚?广莽王、当康王尽都惊讶莫名,如意王则高声问:“大哥,到底何事?”

    想不出怎么交代,就不作声好了,修罗王充耳不闻,直降落到醉花居门前去。

    没再被如意王视线盯着,修罗王才感觉自在些,开口先问自家妹子:“青萝,为何传他修罗战技?妹......妹夫都未学会哩!”

    先前看她表情,就已认定是妹子传出去的了,关键的关键,若如意王能先学会战技,自家都无须犹豫的,几刀将眼前这两个奸夫**砍死就是!

    此时开口,不知修罗王会不会拔刀劈来,鹿妖暂决定装成哑巴,倒是擒捉、拐骗了两天,才从修罗王嘴里知晓女魔怪的名字叫青萝。

    女魔怪俏脸涨得通红,此时此景,不知要如何回答自家兄长。还好黄花娘已回转来,替他两个解围:“修罗王,他两个情投意合,已自凑成对儿,你与如意王的姻亲,结不成了哩!”

    深吸口气,修罗王不理睬旁人,只盯着妹子再问:“你要改许别个,平时也好!可知为这一战,我们族人都已死了几个!”

    女魔怪泪水终于没忍住,跺着脚道:“兄长,我真不是有意,如意大王又嫌难练,嫁他多年,都还未摸到边,倒是这和尚妖,诓骗我一遭,糊里糊涂就入门了!”

    “身为修罗,做便做了,无须抱怨、后悔!修罗身为魔怪后裔,哪会生泪?”

    修罗王极硬气地出声,待青萝抹干净泪水,转头向鹿妖,问:“你这妖将,可是要讨我妹子做浑家?”

    听到这问,白鹿妖才倏然而惊,修罗女这女魔怪正式接触才不到两天时间,虽是长得美艳,当个妖姬还可以,怎就能做一辈子的妻?

    再说,俺老鹿还没占多少便宜的,负责不是这样负的!

    生怕修罗王一刀砍过来,鹿妖提防着缓缓摇头。

    修罗王倒没出刀,只是又深吸口气,眉头也皱得更紧,转向自家妹子:“他若依妖族惯例,我等修罗本就生育艰难,你只怕再无正室之望,以前还是妖王夫人哩,往后改做个妖将妖姬,越混越落魄?”

    这句话,他自家并不等答案,只又对着修罗女道:“外嫁修罗女子,战技一生只许传一个外人,为的是你将来子嗣能得学,你若将来又厌了他,再改嫁,不可再传,否则开革出族,合族追杀!同样要逼他立誓,不可传外人,只要你还活着,就须盯紧,若他传出去,一样与你两个不死不休!”

    女魔怪黯然点头,苏罗长吐口气:“教你外嫁后收性子,温良持家的话,前次外嫁就已说过,想还记得,又是改许去做妖姬的,我就不再多说,只是今日起,你这不争气的对外不许再称我苏罗为兄长!”

    再转向鹿妖:“你这厮,学了战技,按修罗之俗,就算半个修罗族人,本王今日才忍着恶气,没把你砍成十八截取玉骨!但我苏罗不认这门亲,往后在外不许自称是修罗王妹夫!你两个更不许来梦罗山!”

    黄花娘一直笑吟吟旁观着,待他说完话,起步要走,才开口叫:“哎呀,本后送送修罗大王!”

    修罗王瞪她一眼,女妖王拍手道:“虽说你现下不认亲,指不定哪天就抱上外甥,打断骨头连着筋哩,还不是慢慢会亲近?往后常来往,看你长得又魁拔,本后还未与修罗相好过......”

    惹不起这女菩萨,修罗王忙跺脚起飞,逃出山谷去。

    回到自家本阵,对那三位妖王探究的目光全不回应,修罗王只喝令自家门下:“孩儿们,不打了哩,我们回梦罗山去!”

    如意王吓了大跳,扑过来欲拦:“大哥,这是何意?”

    看着他,修罗王都有些脸红:“如意大王,往后我们两家不是姻亲,请莫再叫我大哥!”

    再抬起头,冲广莽王、当康王叫道:“修罗行事,有死无悔,本王今日便不说抱歉,诸位若是不满怀恨,只管来梦罗山寻我,生死奉陪!”

    说完,不再理目瞪口呆的三个妖王,只喝令门下:“孩儿们,启程回梦罗山!”

    他门下的面面相觑一会,真就随着缓缓后撤,撇开战场不顾了。

    修罗王家妖怪、魔怪还未走远,黄花娘又在阵中高喊道:“当康王,俺们这边,朱厌王门下昨夜就已启程,今日午时就当至万花谷;大兕王门下最迟明晚也到!你还要陪他两家死战到底么?”

    对面五个妖王齐心协力保那赤灵芝,修罗王家一撤,无论如何是再打不过的,相信那黄花娘未说假话,没有好处进账,注定的败仗,自家真把门下妖怪全折在此地,与对面结下解不开的梁子,图个什么?

    思考几个呼吸的时间,当康王出声问道:“黄花娘,今日本王撤走,你五家往后不会来寻仇么?”

    广莽王、如意王怒斥声中,黄花娘“咯咯”地得意大笑:“冤家宜解不宜结,你今日退走,往后还可来万花谷,当那座上客,本后必好酒好茶招待,若违此言,天诛地灭!”

    大匿王就叫:“本王对天发誓,也与花娘一般无二,只那广莽王,不死不休!”

    朱厌王、大兕王、山臊王也一一表态。

    听完五个妖王保证,虽说不一定当得真,但只要不再轻易起隙,妖王对天发誓也不是戏言,当康王就向广莽王、如意王抱拳:“两位哥哥,今日对不住,告辞!”

    形式已经剧变,醉花居中,白鹿妖看得瞠目结舌。

    凭自家学会修罗战技一事,黄花娘一阵口舌,这就说走两家妖王了?

    不想战局转变得如此快,只凭广莽王、如意王两家,现在怎么敌得过这边五家妖王?

    今日只怕就要见分晓,老子的兜风岭啊!

    那如意王对自家的仇恨值,已是火上浇油,烧得旺旺的!

    自家兜风岭要紧,眼下已顾不得这边,鹿妖急呼:“钢骨、晓事!”

    等小山精和两个黑翅妖出来,他忙跳上去,催促道:“走走走,快回兜风岭!”

    钢骨已在挥动翅膀,鹿妖瞟见修罗女在旁,一双杏眼瞪着看来,犹豫一下,冲她叫:“上来!”

    修罗女面色才稍霁,健步跳上鹏妖背。

    两家妖阵撤走,外围空隙就很大,不敢让如意王瞧见,百宝叫钢骨、晓事从他家妖阵对面飞出,先擦着地低飞,等有山峦遮蔽视线再升高。

    不用小山精和晓事提醒,这次钢骨不再使出“胀体”神通,可惜此时的鹿妖心急如焚,软玉温香在怀,也完全没有多余的想法。

    如意王和广莽王此时,才知晓什么叫兵败如山倒。

    修罗王和当康王两家可以说走就走,他们两个已结下死仇的显然不行,就算有求和之意,黄花娘、大匿王也不会同意,必要除之、撵走才会安心。

    等当康王家离开,谷中妖阵就逼了出来,五位妖王也全都出来围打落水狗。大兕王、朱厌王两个昨夜回家搬兵的,只吩咐了自家妖将自领着来,自身都又已赶回来参战。

    其实已无需那两家门下再赶来!

    被五个妖王围攻,如意王、广莽王不多时就浑身皮开肉绽,看下面妖阵也大混乱,好些机灵的门下已经在飞往外逃,并不留下陪死,妖阵撑起的妖将巨大身躯都在飞快缩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