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城吧 > 鹿妖逐鹿 > 第208章 208.抵靠
    这一下只是略吻合而已,又是巧合而成,还远算不上修罗出刀技,但已经摸到些门道,再花一二十年功夫,绝对就是正宗的修罗族反撩技!

    使出这一下,鹿妖自家也察觉到不同,大是兴奋,仗着体力充沛,并不怕累,就反复实验着,慢慢摸到窍门,数百次后,已不再需巧合就可使出。

    又反复巩固,他在那反撩得越来越快,越来越正宗,一直瞧着的修罗女几乎咬碎了银牙,突然跺脚,气急败坏地叫出声:“还我修罗的撩刀!”

    看女魔怪几乎快哭出来,鹿妖很有些不解,远处两个黑翅鹏妖和小山精更是摸不到头脑。

    她眼泪水已在眼眶中打转,鹿妖心想反正又不全禁外传的,俺老鹿学会你又不少根毫毛,且学会的本事怎么还你?

    就不理她,反复练着反撩,自家都觉得这刀速越来越快,甚是高兴。

    改练其它几样出刀方式,都模仿那修罗女,一理通百理明,倒也渐渐摸索出些头路,只是还有些别扭不顺畅,应该是呼吸气力与出刀的配合有问题,暂时想不通,他就又走过来。

    见他再走近,一脸慌乱的修罗女急丢掉牛角刀,闭眼叫:“你砍死我,绝不还手!”

    小山精在那边看了一夜,也明白鹿妖的想法,见他似乎有些措手无策,叫道:“哥哥过来说话!”

    待鹿妖走过去,小山精悄声道:“她既不是女菩萨,你摸她几把,定忍不住要还手的!”

    这法子或许有效,但自家竟然要假扮流氓?太下作了些罢?

    犹豫着走回去,见她又急闭上眼,忍不住按小山精所说,伸出手在她腰上轻掐了一下。

    修罗女顿时被惊吓得跳起,睁开眼,急反手挥掌劈下,虽用的是肉掌,出手却是刀路!

    鹿妖哈哈大笑,紧盯着也用手掌与她交手。

    白鹿妖肉硬,几次硬碰后,女魔怪手掌、手肘都疼,瞧他还得意笑着,以毛手毛脚逼自家还手,顿发起疯来,弯腰又捡起牛角刀,劈头劈脑一阵乱砍:“教你看够!教你看够!”

    她想着只是乱砍,不用战技,只是有些东西学会就不会忘,自幼练的修罗战技已如呼吸般自然,举手投足不知不觉都会带着丝丝轨迹。

    这下让她足挥砍了一个多时辰,天已渐渐放亮,鹿妖只避让开眼、下阴等要害,其它地方仗皮粗肉厚任她砍,觉得已差不离,只是女魔怪尚不肯停手,还要劈。

    她手中没有凶器,就不怕被砍破嘴,鹿妖又发动“贪口”,将她吞下肚去囚困住。

    回忆着女魔怪动作,又一刀一刀地练习劈、砍、挑等,渐渐都摸到些门路,可惜无修罗认真指点,瑕疵都还多,刀速始终比不上女魔怪甚多,只是比自家平时的快上几成。

    练到正午,意犹未尽,自家又无法再改进,甚不满意这许多瑕疵,他就又停下,吐出女魔怪来。

    这位如意王夫人躺在地上,狠狠瞪着他,鹿妖挠头道:“究竟要如何,才肯将这秘法传俺?”

    见她一个字也不答,鹿妖道:“若不然,待俺练成,少收如意王些灵药?”

    修罗女终于骂出声:“你个挨千刀的,骗走奶奶的修罗战技!你收多少灵药,与奶奶有甚干系?”

    鹿妖笑道:“还未真个到手哩,只得了些皮毛!”

    修罗女挺身跳起,这次却如泼妇一样上来抓挠:“还嫌只是皮毛,你还我!”

    连牛角刀砍都不惧,那怕她这挠痒痒似的抓挠,只是肢体接触多了,有些不雅,鹿妖左支右挡着道:“已学会了的,还怎么还?”

    已知他皮肉厚,修罗女却也不傻,手上抓挠只是掩护,乘他不注意,裙下飞起一脚,狠狠踢在鹿妖胯下。

    这处确实是白鹿妖的罩门。

    女魔怪没拿刀,想着力气又不大的,鹿妖先前只顾挡抓挠,真大意了。

    捂着躬身成虾状,轻嘶不停,眼泪都出来几滴:“哎哟,嘶!你伤俺老鹿命根,等好回来,真个叫你掉价,可莫后悔!”

    修罗女再狠狠剜他一眼,才转身走到个石块前,坐着发呆。

    鹿妖提刀再练,还是一样的没进步,而且随越来越熟练,感觉到处都是瑕疵别扭,刀速远比不上这女魔怪。

    修罗女发呆一会,转头回来,瞧见他那砍、劈、挑、反撩等刀样,轻嘀咕了句:“倒似天生该练修罗战技的!”

    鹿妖没听清楚,停下动作问:“你说啥?”

    修罗女翻个白眼,转头去不理。

    出口下肚、又哭又闹几番折腾,她黑裙上已沾了好些污渍,头上步摇钗也不知掉落哪里去了,发丝凌乱,吹着山风,才感觉身上不妥,忙又整理起来。

    修罗女不肯开口,白鹿妖心头很有些不甘,只好拿那些出刀用力技巧往死里练,这门战技明显适合自家,可惜错过今日,不知何时才能再遇到修罗族,才能求真正的指点了。

    心中不甘,只顾往死里练,那边女魔怪又已转回头来盯着看,直到小山精跑过来问:“哥哥,可还要种赤灵芝的?不种我这泡尿不憋,就便宜这山野了哩!”

    鹿妖停下,再抬头,才见日头又已偏西,“哎哟”一声叫:“俺都给忘了,快走快走!”

    又要张嘴去吞,女魔怪急跳开:“奶奶不想再下你肚里去!”

    白鹿妖唉声叹道:“俺老鹿要变化了才敢去万花谷的,被如意王瞧见你,还怎么装假?”

    修罗女摇头:“那等快到万花谷,你再吞罢,这边过去,还有好远路哩!”

    这倒可以依准,不过多年前他为逃脱,跺伤过紫霞的坐骑杂毛鸾鸟,这黑裙妇人虽不是有力气的,也不可不防,还是叫上有“钢骨”神通的钢骨背,自家亲自看着安全些。

    使出“胀体”神通,鹏妖背上也足宽敞,立下他两个还有好些余地,那边小山精独乘,晓事未用“胀体”,鹏妖背上都可以撒欢跑。

    待两个黑翅鹏起飞,鹿妖又觉身上汗津津的,叫钢骨和晓事寻个山涧,让他先冲冲身子。

    女魔怪在前奇怪地问:“不是赶时候么?还冲洗做甚?”

    鹿妖答:“不冲掉汗,粘在身上难受,再说又有臭味!”

    “哼!”女魔怪一声冷笑:“爱干净的妖倒少见!你该不是假妖,是个怪?”

    鹿妖扭扭脖子,活动着回他:“你才是怪!魔怪!莫与俺老鹿耍嘴皮儿!”

    等寻到山涧,鹿妖叫三个小妖怪就在旁看着女魔怪,自家迅速冲洗一番,才又上路。

    修罗女其实也想洗把脸,冲掉裙上污渍,再顺顺鬓发,不过想也知道,白鹿妖不会让自家脱离视线,四个臭妖怪,让谁盯着看都不好,只有忍着。

    再起飞上路,小山精在晓事背上叫:“钢骨,我猜你脑里都是浆糊,这神通只会变大,不会缩小了的?”

    一边平稳飞行着,鹏妖钢骨嘴里怒叫:“你那小脑子里才都是浆糊,拎不清的!”

    小山精叫道:“不会看景儿的蠢货,脑子里不是浆糊是啥?你瞧瞧景儿哩!”

    钢骨疑惑着左右看看,心头嘀咕:“老子在天上飞了多少年,这圣猿山还有啥景儿没见过?”

    他还在疑惑,另一个鹏妖在旁出声:“哥哥,你倒是想想俺的名儿!”

    过了好一会,钢骨才醒悟过来,果然就在半空中撤掉“胀体”,将身躯缩小掉。

    修罗女一声惊呼,就要跳下去,被鹿妖一把拉住,扯回鹏背上来。

    这下有点挤,背抵着白鹿妖胸膛,左右是逃不脱的,修罗女狠声道:“该死的鹏妖,哪天定扯掉你一身毛!”

    哪边小山精“噗嗤”一笑,叫道:“哥哥,钢骨可是你的鸟哩!”

    女魔怪又狠狠地瞪向小山精,只是没过一会,她就再不敢动弹丝毫。

    可惜剩下的几百里路程,用时也无需太久,等见到万花谷边界时,鹿妖以大毅力叫钢骨停下,变幻成羚羊妖模样。

    修罗女狠狠跺他两脚,才闭上眼:“你吞罢!”

    这不是好耍的时候,羚羊妖将背后闪出个巨大鹿头,巨嘴张开,一口将这美妇吞掉。

    再飞近过去,就能感受到远处妖气剧烈震荡,双方九个妖王、十几个妖阵正斗得热火朝天。

    现在已全都挤在醉花谷外百多丈的距离里,黄花娘五家在内,广莽王四家在外,钢骨、晓事、小山精看着,好像不易突进去的样子。

    鹿妖却哈哈一笑,叫着往黄花娘家妖阵边慢慢飞过去,待靠得近了,才高声叫:“花后帮帮忙哩!”

    黄花娘家阵中还有个羚妖将,这怎么又飞来一个?

    广莽王等还有些疑惑,黄花娘叫骂一声:“瘟生跑哪起草去?怎才回来?”

    就丢开与她交手的如意王,飞突过来,与这边妖阵支撑的妖将互拼。

    看如意王从后紧追过来,鹿妖大声叫:“如意王,备下多少灵药换你家夫人?”

    如意王大怒,吼道:“原就是你这厮,捉走本王山妻!”

    “慢来慢来!”鹿妖大叫:“先换你家夫人回去,俺们再厮杀不迟!”

    嘴上应付着,两头黑翅鹏妖却已趁机飞入进去,黄花娘回身又战如意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