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城吧 > 非人类街道办 > 第82章 正文完。
    林木等了很久都没有等到下一句。

    他茫然的抬起头来,看了一圈,发现大家都没有闭上眼,而聂深不见了踪影。

    他微微一顿,心里隐隐有些不大好的预感,轻声问道:“聂深呢?”

    晏玄景坐在他旁边,抬手轻轻揉了两把林木的脑袋,没有说话。

    林木倒是十分冷静。

    没有人回答他,他也十分干脆地问道:“他去外边了?”

    帝屋抬眼看看他,轻哼了一声。

    “我说怎么就觉得他情绪怪怪的。”林木说完叹了口气。

    这会儿即便帝屋他们不告诉他聂深去面对怨气会有什么结果,林木自己也能猜得到了。

    大约是已经做好了去赴死的准备。

    会找着他们闭上眼的时候走,大概是不想让他们看着他离开吧。

    出乎意料的体贴和温柔。

    林木低头看看自己手里的身份牌,是张预言家。

    “也不一定会死的吧。”他说道。

    决定去面对死亡是聂深自己的决定,他造了那么多孽,本来也该以命相偿才是。

    这一点林木还是十分清楚的,只不过站在他的立场上来说,聂深自己也是个受害人,加上他还救过谭老师,所以能帮一手就帮。

    但现在知道聂深自己决定结束掉这一切了,林木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

    总归是要赎罪的。

    是用命来赎罪还是苟活着用功德来赎罪都一样,只不过聂深选择了前者。

    不过如果可以的话,林木还是希望聂深能够活下来。

    从大义来说,这些因果业障是扯不清的,但从私心而言,林木并不希望聂深死。

    毕竟对于他来说,聂深真的是个惨得让人没眼看的小倒霉。

    甚至比秦川还要倒霉一点。

    不过这是聂深自己的决定,林木觉得他也没什么好说的。

    晏玄景偏头看了一眼林木,拿了包泡椒凤爪塞给了他,点了点桌面上的身份牌,问道:“还玩不玩?”

    “玩啊。”帝屋点了点头,闭着眼晃了一圈,点到了林大羞,“林大羞去当上帝。”

    林大羞在那边抽鬼牌,被点到之后缩了缩脖子,站了起来。

    林木拿着自己的预言家牌,突然想起了自己的房子,问道:“我家被你们放哪去了?”

    “放秦川老家去了。”帝屋说道,“很安全的地方。”

    林木叹气:“不能把房子放进纱袋里带着走吗?”

    帝休摇了摇头:“家里细细碎碎的东西太多了,缩小了要是掉出点什么来,找都找不到。”

    也是。

    扔纱袋里晃一晃,别说那些细碎的东西会掉了,估计整个房子都要垮。

    山腹里一群人一边玩着,一边听着外边叮铃哐啷一阵响,比起之前还要热闹。

    帝屋仰头看着头顶那几盏晃晃荡荡的烛火,说道:“……外边还挺激烈。”

    外边的确是相当的激烈。

    聂深并不擅长正面对敌,他的雾气将整片山脉都覆盖了,敌我不分的将所有的生灵都拉入了幻境。

    晏归察觉到他来的瞬间就停下了手,但看着眼前出现的面孔,一咧嘴,手上“噌”地就冒出了一大团艳烈的火焰。

    出现在他眼前的幻象并不是他心中最敬重的那个人,而是被他自己列为第一讨嫌的狐狸精。

    ——也就是把青丘国国主这口锅扔到他身上的上一任国主。

    实不相瞒,晏归想暴打他很久了,可惜这只狐狸滑不留手,抓都抓不到。

    抓不到本体,打幻影也可以很爽!

    晏归一手托着火焰,兴致勃勃热火朝天的投入了战斗。

    而怨气这边浮现在幻境之中的,却是它一心想要找到的帝屋。

    灰黑色的雾气骤然大涨,带着始终未曾熄灭的绿色火焰,猛扑向了那道虚幻的身影。

    聂深站在高处,看着幻境之中托着火焰对怨气疯狂输出的晏归,又看了看对着帝休扑过去,却被帝休的力量烧灼得翻滚不休的怨气,小心的调整着幻境之中幻影的动作,试图再多削弱一些怨气。

    在山腹里的帝休微微一顿,下意识的抬起眼来。

    林木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爸爸,怎么了?”

    “没什么。”帝休摇了摇头,运起妖力将不小心烧到他本体上的晏归的火焰扑灭了,说道,“晏归好像打得很开心。”

    帝屋倒是不怎么意外:“打沙包当然开心。”

    怨气这种东西,平时找不到自己怨恨的目标的时候,就是对周围进行无差别攻击,可一旦锁定目标了,对于周围的其他人,它是根本不会管的。

    这是一个相当明显的短板,就跟被发觉了本体弱点的妖怪一样一样的。

    林木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问道:“你们以前怎么处理怨气的?”

    “以前大荒里专业处理怨气的,是我。”帝屋指了指自己,“只要我一靠近,怨气就会消失掉。”

    但显然,这个怨气并不适合这么做。

    不过帝休也可以,不过以前帝休都被晏归他们死死护着,并不会去做这类事情。

    而现在他元气大伤,要处理好并不容易。

    毕竟怨气没有实体,本来就很难抓到,再加上这个怨气生灵这么些年了也算有些道行,它只要还存在,就可以挑动任何一个妖怪。

    ——任何一个。

    没有谁的心灵是天衣无缝的,而只要有一丁点缝隙,就足够让怨气有文章可做。

    就连晏玄景的母亲都没能完全防住这团怨气,让他有了逃脱的办法,那别的妖怪就更不用说了。

    “我当初就是觉得我的力量对怨气天生克制,才会把怨气塞过去的啊。”帝屋叹气,“本来只是想给那些搞我的妖怪一点教训。”

    谁能想到最后石头会砸到自己这里来呢!

    “诶……”林木撑着脸,“那不是没办法了嘛。”

    “等你爸爸啊。”帝屋说道,“而且晏归可能有别的手段也说不定——谁知道外边瞬息万变的现场会不会有什么惊喜大礼包等着他。”

    这狐狸精最会顺杆子爬了,他们以前还年轻的时候,在外边狼狈为奸的搞事情,每次眼看着要翻车了,都是晏归突然抓住个点,然后两个人翻盘开溜,拍拍屁股下次再来。

    必要的时候这只狐狸还会把几个朋友先送入敌营,过上一年半载的再姗姗来迟的捞他们。

    跟个哆啦A梦似的,小小的脑袋里全是乌七八糟的想法。

    只不过手段骚归骚,但在这种大事上,晏归是相当靠得住的。

    “你永远可以相信晏归。”帝屋说道,“毕竟我从来没有摸清楚过晏归这只狐狸的下限。”

    他话音刚落,外边叮铃哐啷的响动骤然一静,紧接着就是一声让整个山腹都摇晃震动起来的巨大的爆炸声。

    晏玄景捞起林木护在怀里,挥开了几盏顶上落下来的火烛,刚一抬头,便有一丝光明骤然划破了山腹的昏暗。

    天光一闪,破开的洞口滚进来一团灰扑扑的毛绒绒。

    晏归灰头土脸的爬起来,抖了抖毛,变回人形,满脸惊魂未定。

    “操,吓死我了!”晏归抖着身上的土块,心跳得咚咚的,“哇塞,这小半妖是从哪里得到了自爆敢死队的灵感吗?莽着冲上去刚跟怨气揉一块儿了就直接自爆,一点准备都不给,吓死我了!”

    山腹里几个都齐齐一愣。

    晏归毫无所觉,还在抱怨:“哇,他对帝屋几千年的力量炸起来是个什么结果真的没有一点数的,就是放在大荒都要千挑万选找一个偏僻一点的地方炸,这小年轻怎么这么暴躁的啊,你们都不告诫他一下的吗?”

    林木愣了好一会让,问道:“他……自爆了?”

    晏归抬眼看看林木,说道:“要不是我眼疾手快,我跟你说,大半个神州都要被夷为平地,到时候三界六道全都得大地震。”

    他说着,从自己的纱袋里摸出一个有人脑袋大的透明方块来。

    方块里一层套一层,像套娃似的裹着一团混沌的颜色。

    可以隐隐约约的听见里边传来清脆的碎裂声。

    “喏。”晏归随手把东西塞给林木,继续抖身上的土,“不过也多亏了聂深傻了吧唧的跟怨气融合了,这玩意儿是我跟我媳妇儿当年针对蜃琢磨出来的东西,关不住怨气但关得住聂深。”

    林木抱着那个巨大的透明方块,认真的看了看里边。

    最中心的那一团混沌是灰黑与白色交缠的雾气,还有星点朝暮火焰的明绿。

    仔细观察,那团雾气还在不停的翻滚撕扯。

    最里边那一层一层的透明隔膜被反复撞裂又不停的重新恢复,爆炸所带来的震动让一层层的隔膜不停相互撞击着,发出清脆的响动。

    “这里边是……聂深和怨气?”林木愣愣地问道,“他们好像还在打架。”

    “是啊。”晏归点了点头,“总比自爆好多了,不管他们谁赢谁输,反正只要是聂深的身体,他俩就都出不来。”

    林木张了张嘴:“……”

    彳亍。

    总比干脆死了好。

    帝屋倒是对晏归总是摸出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一点也不惊讶,他从林木手里拿起那个大方块,举起来看了看,问道:“那这个放哪里?”

    晏归闻言眉头一皱,思来想去,半晌,说道:“挂帝休身上当风铃吧。”

    林木:“?”

    你管这玩意儿叫风铃?

    晏归自吹自擂:“能削弱怨气还能当风铃,我觉得很不错!”

    晏玄景偏过头,看到通道里探头探脑的走出来一个妖怪。

    是青丘国来的信使。

    晏归在那边吹牛逼,完全没有注意到那个妖怪。

    晏玄景拿到信,扫了一眼上边的内容,又看了看山腹里那个巨大的通道入口,偏头对林木说道:“是母亲来的信。”

    晏归那边耳朵一动,马上不吹牛逼了,“噌”地一下蹭了过来。

    晏玄景想到信里写的那些动物名单,冷酷的把信塞回了怀里,对晏归说道:“母亲喊你解决完事情尽快回去。”

    晏归立马说好,拍拍屁股转头就进了通道。

    晏玄景目送着他离开了,迟疑了一瞬,手上微微摩挲着刚刚送达的信笺,对林木说道:“母亲还想见你。”

    ——当然,原话并不是如此的。

    晏玄景母亲的原话是:帝休的崽在大荒肯定超级抢手,咱们赶紧定下来,回头被你那群叔叔伯伯什么玩意儿的抢走了你哭都没地方哭。

    晏玄景觉得有理。

    他向林木伸出手去,声音变得和缓而温柔,问道:“你要跟我一起回青丘国去吗?”

    林木一怔,看了看晏玄景的手,又偏头看了一眼帝休。

    他的爸爸正微笑的看着他。

    林木干脆的握住了晏玄景的手。

    “好啊。”

    他说道。

    作者有话要说:正文完。

    番外我觉得应该会有不少,让我整理一下。

    补充:看大家都说猝不及防烂尾啥的,对我来说没有很突然啊,大纲就是定在这里完结的,而且正面出场了的该有结果的都结果了,之后我总不可能写林木在大荒搞基建吧!那这篇文就变形了!!!

    这本书主要是人物线太杂了,我笔力不够,正文里很多东西都太零碎了不好补充,所以准备塞番外里去写,所以我才说这本是难得的有很多可以写的番外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