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城吧 > 繁花盛宴 > 76、番外.她愿意
    因为国际时尚大会,花锦在佚名县出名了。尤其是花家沟的人,他们只以为花锦在外面发达了,又找到一个有钱的男朋友,所以才能有钱来家乡投资。

    没想到她竟然会刺绣,而且还绣得这么好,还上了国家电视台的采访。

    自己的县里出了名人,大家都很高兴,县里与市里的电视台,特意做了一期与花锦有关的节目。节目中,记者不仅采访了花锦的同乡,还采访了她以前的老师与同学。

    在这档节目中,花锦勤奋好学,热心助人,绣技了得,因为父母双亡,才不得不辍学,去大城市打拼。在她事业成功后,却没有忘记自己的家乡,为家乡做了投资。

    高中同学群里都沸腾了,有人感慨,当年花锦没有参加高考,班上不少同学为她感到遗憾,没想到七八年过去,她还是混得最好的那一个。

    学霸就是学霸,不管混什么行业,都带着王霸之气。

    周栋看完同学群里的聊天记录,看到又同学在说,他跟花锦在同一个城市,是不是有她的联系方式,也没有回复。

    关掉聊天群,他打开微博,看到微博上漫天都是对裴先生的婚礼祝福,他点进名字叫做繁花的微博下,打下一串字,反复删删改改好几次,最后只留下短短几个字。

    恭喜,祝你余生幸福。

    婚礼正式开始前的几天,花锦已经开始一遍又一遍地试婚纱,宝石头冠,还有裴宴特意为她定制的鞋。

    身为“娘家人”,谭圆很多时候都陪着花锦,从一开始看到婚纱上竟然点缀了不少钻石,她忍不住哇,到后来看到硕大的钻戒都能面无表情,谭圆觉得自己好像升华了。

    婚礼当天,看着站在镜子前的漂亮准新娘,谭圆拿起手机,拍了一张背影,发到了朋友圈。

    汤圆:今天,我最爱的姑娘,终于穿上了漂亮的婚纱,即将变成别人的新娘。【图】

    她与花锦不是姐妹,却亲似姐妹。

    她记得第一次见到花锦时,她背着新买的包,兴高采烈地推开了店门。花锦就坐在角落里,学着最简单的针法。见到她进来,立刻偏头微笑着看她:“您好,请问您有什么需要吗?”

    她很瘦,瘦得手骨凸出,眼窝深陷,面色也是不健康的白,看起来就像是受过虐待的小白菜,但是一双眼睛却亮晶晶的,很好看。

    “这是我的女儿谭圆,你们年龄相差不大,在一起多聊聊。”

    那时候谭圆才知道,这是妈妈新收的徒弟,严格算上来,这就是她的师妹。只可惜她更喜欢做漆器,以后恐怕只能继承她爸的衣钵。

    随后她就发现,这个叫花锦的小白菜,有条腿不太好,需要拄着拐杖才能走路。她性子稳重,再挑剔的客人,在她三言两语下,都不好意思再闹下去。自从有了这个徒弟以后,妈妈总是念叨着花花如何有天分,花花如何有耐性,她一开始是有些不满的。

    但是那天晚上,她与男朋友吵架,无意间来到繁花门口,发现花锦还在埋头刺绣。那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店里根本没有客人。

    看着柔和的灯光洒在花锦身上,她心里的那点小偏见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那天晚上她偷偷回到家,听到妈妈在偷偷对爸爸说,她近来眼睛好像出了问题,看东西总是有重影,繁花可能开不下去了。

    在这个瞬间,谭圆心里非常难过,她知道妈妈为蜀绣花了多少心血,很多蜀绣师,一辈子都在跟针线打交道,妈妈还这么年轻,繁花如果真的开不下去,她一定会伤心难过很久的。

    为了繁花,妈妈又坚持了一年,在她大四那一年,妈妈视力越来越不好,医生说,她不能再长时间刺绣,不然会有失明的危险。

    妈妈很难过,对她跟花锦说,要关了繁花。

    “我可以。”在那个瞬间,花锦紧紧握住她跟妈妈的手,“我可以努力地把繁花继续开下去。高姨,我是您的徒弟,有事弟子服其劳,繁花是您十几年的心血,我想试一试。”

    在那个瞬间,她忽然明白,她没有花锦的勇敢与坚定,甚至没有她的毅力。

    从那以后,花锦的绣功越来越好,店里的老熟客越来越多,但不管谁教她老板,花锦都会说,她只是二老板,大老板姓谭,做的漆器特别漂亮。

    在花锦的努力下,繁花开了下去,生意比妈妈做老板的时候还要好。为了繁花,她把自己的微博名、微信名都改成了繁花,为了让顾客满意,她可以熬夜到凌晨。

    大学毕业以后,谭圆以为自己在漆器这条道路上熬不下去,可是跟花锦在一起久了,她反而越来越能沉下心,甚至在男友劝说下,也没有改变自己的决心。

    夜深人静的时候,她忍不住想,如果没有花锦陪着,她是不是还能在传统手艺这条路上走下去。

    花花说,遇到他们家很幸运。其实他们一家三口,能遇到花花,同样是一种幸运。

    谭圆站起身,从后面搂了一下花锦的腰,痒得花锦忍不住笑出声:“汤圆,你这是在趁机吃我豆腐吗?”

    “是啊,准新娘的杨柳腰抱一抱,好运就来到。”谭圆退后一步,笑着道,“亲爱的,你一定要很幸福很幸福才行。”

    “会的。”花锦反手拥住谭圆,“等下我要把代表新娘子喜气的捧花送给你。”

    愿你日后无论是否需要婚姻,都有好运相伴。

    两个好姐妹的四目相对,同时笑了起来。

    愿你余生无忧。

    “新郎来啦!”

    漫长的花锦日记:

    她已经很久没有见过他,没有想到再见之时,他坐在跑车上,轻挑得像是不正经的坏男人。

    片刻的失望后,她又松了口气,能够无忧无虑地做自己想做的事,足以证明他的生活是畅快的。

    这样挺好的。

    她想,真的挺好。

    再次在医院里相遇,她故意巧克力放到他的掌心,看着他发红的耳尖,她忍不住想,也许很久很久以后,他会偶尔想起,曾经有个脑子不太正常的女人,送了半块巧克力送给了他。

    虽然他肯定不知道,这块巧克力有个广告语,叫“把它送给最爱的你。”

    但那不重要,重要的是,她送出了那半块巧克力。

    如果世间有巧合的话,老天肯定把她这辈子所有的巧合,都用在了与裴宴相遇。她与他一起走在古镇的青石路上,还厚着脸皮让他为她拍照。他明明不情不愿,可是最后还是答应了她。

    他真的是世界上最心软的男人了。

    她偷偷把位置共享发给了谭圆,然后截了图。

    这是他们一起来过的地方,等她老了,再回来这个地方,拿出这张截图,还要在这里拍几张漂亮的照片。

    唯一不太妙的是,他发现了她在给别人位置共享。

    她有些烦恼,他会不会误会,她把他当成了坏人。

    跟他在一起,她拍了很多照片。拍了他老家的山,他老家的水,还有他的背影。

    她把照片存了很多地方,甚至还洗了出来,这样就不用害怕照片会在时光流逝中消失。

    她总是对自己说,不去打扰别人的生活,就是最好的报恩。她买他家的产品,给他的直播打赏,有时候还会攒钱去住他家开的酒店,吃他家开的餐厅,却不敢以报恩的名义,走到他的跟前。

    送出那条满是祝福的领带,也许是她最大的打扰。

    越是与他相处,就越能发现他的好。他为她赶走闹事的曹亦,给她送吃的,带她去看展览。

    他总是说着别扭的话,却做着心软的事。这样的人太好了,好得她不忍心太过靠近他,却又忍不住想要多跟他说一说话。

    她能做的,就是静静地看着他离开的背影。

    直到那一天,他说他喜欢她。

    她录下了视频,等日后两人分离,这段视频就是最珍贵最美好的回忆。

    至少它可以证明,她的一生,也曾拥有过最美的东西。

    可是他向她求婚了,他说要与她永远在一起。

    这一天,她穿上了最漂亮的婚纱。他敲响了她的房门,单膝跪在她面前,为她穿上了漂亮如水晶般的高跟鞋。

    谭叔把她的手,放在了他的掌心。

    “裴宴先生,您是否愿意与花锦小姐成婚,从此与她不离不弃?”

    “我愿意。从今天开始,我会爱护她,保护她,成为她的家人,她的爱人,她的伴侣,她心灵的港湾。我要与她生死不离,携手到白首。”

    他握着她的手,手掌在轻轻颤抖。

    “花锦小姐,您是否愿意与裴宴先生成婚,从此与他恩爱到白首?”

    她笑了。

    她愿意。

    她想与他恩爱一生,与他春天看花,夏日纳凉,秋天看落叶,冬日赏雪。

    “英俊的新郎,你可以吻最心爱的新娘了。”

    他弯下了腰,眼里满满都是她。

    她看到阳光洒落,他周身都是耀眼又美丽的光芒。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