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城吧 > 蓄谋已久 > 番外·平行世界06
    番外·平行世界06   

    就这样, 初音和这个人领了证,解锁了自己的婚后生活。

    他们是先领证再办酒的。

    初音本来不想这么麻烦, 跟他说了, 结果他一定要办酒,弄得初音反倒很不自在。

    不过,也随他去了, 反正她是听他的。

    这日先去试纱, 约了下午1点,在本市最大最有名的一家婚纱租赁中心。

    抵达时, 正好12点57分, 刚刚好。

    他们刚进门, 早就等着的前台就上来招呼他们了:“是梁小姐和您的先生吗?

    快请进吧。”

    还给他们拿来了拖鞋。

    初音不习惯被人这么伺候, 尴尬地笑了下:“我自己来吧。”

    她弯腰自己穿上。

    对方笑了笑, 抬手请他们上去。

    上了二楼后, 有专门的化妆师把初音请到了位置上。

    初音怔了怔:“不是试纱吗?”

    化妆师笑了笑:“先化妆,再试纱。”

    初音:“……哦。”

    任由对方在她脸上摆弄。

    化妆师时不时跟她搭两句话,旁边还围着几个助理, 都七嘴八舌说笑着, 问她事情, 初音有点怕生。

    老板娘这时过来, 在其中一个头上敲了一下:“欺负人呢。”

    又对初音笑了笑, 态度和蔼:“有什么需要就跟小刘说,只要你说得出来, 她都能做出来。”

    “……好的。”

    初音忙应道。

    老板娘又跟化妆师小刘叮嘱:“小姑娘有点腼腆, 你多照顾着点儿啊。”

    化妆师忙应下。

    等老板娘走了, 她一扫之前对初音时的闲适态度,有点好奇地问:“你跟我们老板娘认识吗?”

    “……今天第一次见。”

    化妆师目露不解。

    初音一想就明白了其中的关窍, 忙道:“可能是我男朋友跟她认识吧。”

    化妆师听了就笑了:“什么男朋友啊,以后是老公了。”

    初音被她说得红了脸。

    化妆的时候,她认真打量着镜子里的自己,不由想——她真的要结婚了?

    就这么结婚了?

    是不是太早了啊?

    她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化妆需要一个多小时。

    初音在镜子前坐了会儿,感觉有点饿了。

    化妆师给她递了两块饼干:“先将就啃啃,我们再坚持一下,再坚持一下就好了。”

    初音不好意思地应声,心道,她哪有那么娇气。

    回头见南靳宇在不远处望着她,眼中含着笑,她连忙转开视线,不想被他瞧见狼狈的模样。

    化妆师很快就画好了。

    不过,第一次只化了妆,没做头饰。

    “不用盘发吗?”

    不知何时,南靳宇走过来了,手轻轻按在她肩上,话却是问那化妆师的。

    他在外一直比较严肃,甚至是冷淡,那化妆师刚才还笑嘻嘻的没个正形,此刻一下子就紧张起来。

    “……先试婚纱。

    等一会儿确定了主纱,再做造型,婚纱要配皇冠,中式的也要配中式的发冠。”

    他点点头,表示知道了,略一抬手,示意他们继续。

    等他走开,初音听见化妆师悄悄松了口气。

    不知为何,她唇角往上一翘。

    这人还真是——   

    化好妆后,初音就去了摄影棚。

    说是摄影棚,其实也就一个十几平米的小房间。

    四面包着浅绿色软包和浅蓝色墙纸,稍微有点宫廷风。

    摄影老师已经等着了,让人降下帘子,给初音试第一套婚纱。

    婚纱穿起来比较麻烦,初音好不容易才穿上,还上了最不喜欢的胸贴。

    穿上后发现摄影师和化妆师都盯着她瞧,搞得她以为自己身上哪里出问题了。

    她摸了摸脸:“我脸上有花吗?”

    摄影师忙摇头:“是太好看了。

    你这身材可真好啊,这件对腰身要求很高的,一般客人我们只推荐后面绑绷带的。”

    初音不习惯这么被人恭维,羞涩地笑了笑。

    等帘子重新拉开,其余在试装的新娘都看了过来,直勾勾盯着她瞧。

    初音不好意思极了,看向南靳宇。

    他也放下了手里的东西站起来,径直走到她身边:“很好看。”

    “……谢谢。”

    他的目光让她颇为不自在。

    之后,两人又试了中式的,确定了几套衣服,离开后又去买了些必要的东西才回到新居。

    这是南靳宇在新湾的一套新居,200平的大平层。

    初音第一次来,以前还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房子,不免有点刘姥姥进大观园的感觉。

    “这是钥匙,不过,我也让人装了指纹锁。”

    他把一枚银色的钥匙放到了她的掌心。

    初音怔了怔,拿过来看。

    钥匙很精美,上面还镂刻着花纹。

    她试着把钥匙插入钥匙孔,轻轻一转,只听得“咔哒”一声,卡扣居然自动开了。

    她把门拉开,走了进去。

    很大的房子,一楼到二楼的大厅都是挑空的。

    大厅里铺着大理石拼花地板,光可鉴人,头顶还悬着巨大的枝型水晶吊灯。

    初音都看花眼了。

    “喜欢吗?”

    他从后面抱住她,低头时,下颌磕在她的额头。

    初音躲了躲。

    “怎么了?”

    “痒。”

    他笑:“你怎么跟个小孩子似的?”

    初音被他说得很是难为情,别过头,不理他了。

    结果,脸又被他给掰回来。

    他要她看着他。

    “干嘛……”后面的话她没有说下去,因为——嘴巴被他堵住了。

    颇有些掠夺意味的吻,好似要把她所有的呼吸都给攫取进去。

    初音快要喘不过起来,睁大了眼睛。

    到了后面,他的吻反而缓下来,变成了缓缓的研磨、辗转,很是温存。

    初音的嘴巴有点疼,睁大了眼睛看他。

    他终于停下来,见她这副呆愣的模样,一个糖炒栗子掴到她头上:“怎么呆呆的?

    你真是煞风景。”

    初音摸着脑袋:“干嘛打我?”

    南靳宇:“你不乖,就要打你。”

    他转身上了楼。

    初音对他的背影做了个鬼脸。

    ……   

    两个人的生活,总归是和一个人不大一样的。

    之后的日子就是这样按班就部,办好婚宴后,他们去了巴厘岛旅游,情人崖、蓝梦岛和海神庙什么也都逛过了。

    可能是初音对旅游这一块没什么兴趣,也可能是身体跟不上的原因,没多久就累了,什么都没体验到,回来还大病了一场。

    生病的时候,是南靳宇每日在床前照顾她,喂她饭吃。

    初音有种回到小时候被母亲照顾的感觉。

    她家里以前很富有,不过爸爸人不大踏实,跟人合伙,结果被骗了,亏空了几千万跑路了。

    家里就这样欠下了一屁股债。

    那帮人天天来闹,初音妈妈没办法,只好把房子卖了,把东西也抵押给他们,母女俩的生活就一日比一日拮据。

    后来,妈妈还生了病。

    初音小时候也是习惯被人照顾的性子。

    怎么说呢?

    人都是被逼出来的。

    没人宠没人哄了,就学会自己照顾自己了。

    这些年摸爬滚打,她早就明白了这个道理。

    只是,没想到现在有一个人愿意这样衣不解带地照顾她。

    初音的眼睛有点发酸,闷头沉思了很久。

    “怎么了?

    粥不好喝吗?”

    “……没有,很好喝。”

    她摇头,笑了笑。

    “那再喝点吧,你吃得太少了。”

    “嗯。”

    她真的又吃了一大碗。

    吃完后,他把碗拿去洗了,洗完又过来陪她。

    初音有点不好意思:“你去忙吧,我自己待着就好,别浪费你时间了。”

    “跟你在一起是放松,怎么是浪费时间呢?

    对了,你想做演员吗?”

    “啊?”

    “我问你想不想演戏?”

    他说,“其实我不大建议你进这一行,太乱了。

    不过,如果你喜欢的话,我还是会支持的。”

    初音小鸡啄米似的点头:“想进!”

    南靳宇笑了笑:“好。”

    南靳宇早年就出来自己干了,跟原来公司的老板算和平分开,现在还是好朋友。

    他开了自己的工作室,目前只签了三个艺人,却都发展得不错,属于重点培养,不像其他公司那样广撒网。

    初音第一次去时,还被他们围着看了很久,她都不好意思了。

    不过,工作室的几个师兄姐弟都挺友好,虽然是看在南靳宇的面子上。

    初音对这方面没有什么太大的野心,不过,她喜欢演戏,只要能演戏就好。

    工作室给她制定了专门的路线,出道就安排她演了一部制作还可以的网剧,虽然是女二,圈了不少粉。

    只要循序渐进,发展渐入轨迹。

    “你对我真好。”

    婚后第三年的某日,初音忽然回过头,搂住了他的脖子。

    彼时,南靳宇正靠在工作室的沙发里看报纸,被她这么一扑,眼镜都掉了下来。

    “对不起!”

    她连忙弯腰帮他捡起。

    腰里却被他一搂,整个人被他带到了怀里。

    他捏捏她的小鼻子:“对不起就好了?

    杀人还要偿命呢。”

    初音被他唬得一愣,心道,这怎么就跟杀人扯上了?

    哪儿跟哪儿啊?

    完全不是一码事!   

    他稍稍抬起下巴,跟她一笑。

    初音面上一红,明白了他的意思,低头啄了他一口:“这样行了吧?”

    “不行。”

    “我现在发现了,你就是个老混蛋!”

    “怎么说?”

    “你少装蒜!第一次在剧组见面那次,你是故意的对不对?

    我都听周导说了,那次是你主动请缨来演的。

    你堂堂大影帝,来一部电视剧里救场?

    !”

    “就不能是我心血来潮想演了?”

    “你还不承认……”   

    耳边是他抑制不住的笑声。

    两个人,紧紧抱在一起。

    再也不分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