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城吧 > 从现在开始猎杀神明! > 007、重新上线!
    钟声,是什么?

    还有这把所谓的香火剑……

    一觉醒来,林开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若非脑中那种挥之不去的真实感,他真的以为,自己昨晚斩杀财神的场景,就是黄粱一梦。

    小剑也变得有些不同了。

    念头一动,果然…小剑竟然在手上悬起半尺高!

    也不晓得是不是因为杀了财神的缘故,本来锈迹斑斑的剑刃,宛如新了一些。

    “越来越复杂了…”

    摇了摇头,他收敛思绪,直接在床上打坐,进入冥想状态。

    这样可以很好的让他恢复情绪,并有助于思维上的锻炼。

    半晌,房门外,传来了老妈的声音,喊他吃早饭。

    林开穿好衣服洗漱,下了楼。

    “真是邪门…”

    “我看了一下监控,这财神突然间自己碎掉了。”

    “不是什么好兆头啊,咱家是不是要出什么事……”

    “瞎想什么,别胡言乱语,再买一个就是了。”

    林开走到饭桌前,见父母正拿着扫帚,清理着地面。

    忍不住看向了那挂在墙上的财神灵位。

    此时,上面已经空空如也。

    他明知故问。

    “这财神昨晚不知怎么回事,自己就碎了一地…我刚才听说,对门彩票站的那个财神也碎了,好像不止咱们一家。”

    林母面庞有些忧虑。

    要是碎了一家还好说,可能是某种巧合。

    但对门的店,也是一样的情况,就有点邪性了。

    反常的很。

    再加上昨天店外小女孩的事情,让所有人心中都笼上了一层阴影。

    “这财神爷进咱家门都多少年了,可能本身出厂的质量就不好,是个残次品。”

    林开顺手拿起一根油条塞进嘴里,装傻充愣的说着。

    “这东西干脆以后别摆了,也不是非要摆它,很多店人家生意都好的很,也不见有这玩意。”

    他提议道。

    见老妈还在担心,便找了个话题,转移她的注意力。

    今天这一天,过得还算平静,没有什么大事发生。

    又是一天无事…

    林开回想着和钟老过去的点点滴滴,看看能不能从一些记忆碎片中,找到蛛丝马迹。

    期间,胖子于航又来串了下门。

    目光已经没了昨天的异常,估计回家后是想明白了。

    一直在热络的搭着话,多次询问林开的小剑是从哪儿搞到的…还有昨天到底怎么回事。

    但最终也没问出个所以然,就无趣的走了。

    出于对林开的了解,于航知道,这家伙有事情在瞒着自己。

    ……

    太安市,一家咖啡厅。

    一个角落。

    两个人相对而坐。

    服务员端上了两杯热气腾腾的黑咖,但过了好半天,他俩谁都没碰一下。

    根本就没喝的意思。

    “时间差不多了,城隍大庆已经到了第三天……”

    “第一天的时候,城隍爷的灵体就已经化形了,不光是他,连他手下的那群阴兵也没少受香火滋润。不然也不会找上林开那小子。”

    “正统的香火神,一整座城市,数百万人的愿力…呵呵,果然不凡。”

    “现在坐庄的,是画皮鬼他们那一队…也亏得他们在,趁这几天帮咱们扫清了不少垃圾。否则,光是对付那些杂七杂八的跳梁小丑,就够浪费时间和心神的了。”

    “他们的作用就是帮我们打理一下接下来的战斗场地,除掉一些不相关的人而已。”

    左边的男人,目光一直看向窗外的一个方向,接道:“今天晚上把那小子叫来吧。”

    “佛女肯定也来了太安市,但是那娘们太鸡贼了,不知道藏在哪儿…你说她会不会去找林开?只要稍微调查一下老头,找到那小子不是什么难事。”

    “她把握不准你我所在的位置,不敢轻易露面的。”

    说着,男人低下头,点了一个烟。

    “不好意思先生,我们这里禁止吸烟的。”

    不远处的服务员看到,立马跑了过来,轻声提醒着。

    “抱歉。”

    男子抬头对女服务员微微一笑,将点着的香烟整根直接插入了咖啡里。

    服务员表情一僵。

    没有再说什么,扭头走了。

    “走吧。”

    旋即,男子说了一句。

    两个人起身,一前一后出了咖啡厅。

    等他们离开,那个女服务再次回到桌前,看着桌上的两杯咖啡,满脸不悦:“什么素质啊,真是的!”

    言毕,就伸手端起那泡着香烟,还有些余温的咖啡杯。

    可是,当她的指尖刚触碰到杯体时,猛地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

    使得店内,所有顾客与员工全部望了过来。

    紧跟着,就见一股火蛇顺着女人的手臂席卷而上,顷刻间覆盖住了她的全身。

    “啊啊啊!”

    女服务员完全化成了一个火人,在地上疯狂打滚,哀嚎惨烈。

    “快拿水!”

    “叫救护车!”

    一时间,这家店铺内乱成一团。

    大量的人仓皇逃出了门外。

    透着玻璃,就见咖啡厅里,缭绕着一片片青烟。

    ……

    因为今天没有开门营业,所以晚上七点多钟的时候,他陪着父母还去城隍庙那边逛了一圈。

    爸妈是去上香的。

    林开则没有进去,只是远远旁观。

    他现在已经有了一种认知…进庙拜神,未必是好事!

    他是不想让父母去祈福,但实在拦不住,老一辈人的思想很难说通。

    和他想的一样,庙会里外两条街,都是人潮涌动,热闹至极。

    摊贩、路人、游客、出租车司机,什么人都有…甚至比白天还要鼎沸。

    “这是我和你爸给你请的护身符,庙里的大师开过光,很灵的,你一定要贴身带着。”回家的路上,林妈将一个好看的香包递了过来,里面似乎装着什么东西。

    “嗯。”

    林开顺手接过,随口问道:“多少钱啊。”

    “花了三百…听说这大师,是从一个特别出名的观里请来的,平常就算是那些富豪权贵都很难见他一面,而且让他开光加持,少说也要好几千,这次是为了造福咱们太安市的百姓,特意打了折。”请了城隍爷保佑后,林母的神态看起来平和了许多,似乎一下子心就安稳了。

    “噗嗤。”

    林开被这话逗笑:“你听谁说的?”

    “好多人都说,这是我和你爸排了半个小时,才好不容易挤进去的,你不知道,赶着让人家大师开光的人多了去了!”见他不信,林母瞪了一眼。

    “我猜肯定是你排队的时候,听人说的吧?你想没想过,排队的几十号人里,有一半都是托?”

    林开扬起一抹嘴角。

    “你这孩子,跟我抬杠是吧?”

    老妈伸手抽了过来。

    等到了家门口,趁二老上楼时,林开从兜里掏出香包。

    将包里折叠的一块三角符纸拿出,扔掉了……

    回到卧室,临睡觉前,他又冥想了一下。

    按钟老的话说,一天早晚打坐各一次,对身心有益。

    现在已经成了习惯。

    但是,这一次打坐,林开觉得有些不一样。

    因为在他心如止水,思想放空时,听到了一种定频的剑吟声。

    “嗯?”

    林开想要睁开眼睛,却发现身体不受控制。

    整个人的精神,或者说是思绪,被一股诡异的力量拉扯进了一种未知的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