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城吧 > 大明合伙人 > 第一百七十章 高手风范要保持(求下首订,万分感谢,拜谢!)
    “杀……”务达海依然在疯狂咆哮,继续催促战马前进,可还是没人向他开枪,也没人向他瞄准,所有人都把枪放下了。

    正在这时,他看到十几个明军飞快的冲过来,便似乎明白了什么。

    两只手受伤的他,刚想从马背上跳下来去找把刀结果自己,勇卫营士兵便已经赶到了,一把将他从马背上扯下来,然后三下五除二的将他捆了个结结实实。

    务达海双眼圆瞪,疯狂挣扎,却被几个勇卫营士兵死死的按住,然后直接被抬走。

    没有多久,他就被抬到沈浪面前。

    沈浪自然不认识他,他指了指务达海对身旁不远处的一人问道:“这就是务达海,努尔哈赤的侄子?”

    懂蒙古语的人立即将沈浪的话翻译给那人听,那人连忙回答道:“是的大人,我可以确定,先前我就是在他麾下。”

    看到这个人,务达海总算是明白自己是怎么暴露了身份,原本已经挣扎得精疲力尽的他仿佛又恢复了力气。

    向着那人怒目而视的同时,又疯狂的挣扎,真的恨不得上前咬上几口,可见心中的愤恨,

    堂堂大清的梅勒章京,先汗努尔哈赤的侄子,居然被敌人活捉,这是奇耻大辱。

    这个耻辱将他务达海几十年的征战功勋给抹干净了都不够,甚至还会牵连到整个家族,他能不恨此人吗?

    沈浪也不担心务达海咬舌自尽,让人将堵住他嘴的布团扯掉。

    能够说话的务达海疯狂的咆哮起来:“阿努金,你这叛徒,你不会有好下场的。”

    阿努金却是嗤笑一声,“这话更适合你自己,要不是你不顾我们蒙古人死活,我的部下怎会战死这么多?”

    “不过,我现在却要谢谢你,如果不是你给我机会,让我可以向英明神武的沈大人投降,我和我的部下可能早就死光了。”

    务达海找不到其他的话反驳,继续咆哮道:“我死也不会放过你这叛徒的,大清不会放过你全族的……”

    既然确定了此人身份,沈浪也懒得听他叫嚣? 立即让人将其拖下去看管起来。

    “建虏援军来了? 撤。”

    继续跑路,都懒得派人去补刀了。

    至于那些还未死的伤员? 让建虏自己去处理吧。

    当然? 不排除有少数混在尸体中装死的人,沈浪也懒得管了? 能够这般逃得一命,也是他们的运气。

    ……

    阿济格让人给自己额头的伤势处理了一下? 然后又缠上了一块干净的白布。

    他站起身? 放眼看向前方的一片狼藉,鼻息间闻着浓重的焦臭味,悲从心起。

    现在已经没人从火墙跳过来了,明军的枪声似乎也停歇了? 先锋军肯定已经完蛋了? 救不回来了。

    三千先锋军,在追击的途中便已经损失上千人,剩下的几乎都被明军截留到火墙另一边,惨遭剿杀。

    有三四百人选择冲破火墙逃生,可这些人大部分都葬身火海? 剩下活着的一百多人也个个带伤,成为了承重的负担。

    这和全军覆没有什么区别?

    随着先锋军的巨大损失? 他阿济格带出来的骑兵,在兵力上已经不占什么优势了。

    即便能够咬住明军也不一定能够取胜? 万一明军还有什么阴谋,那真的是太不敢想象了。

    他不敢再耽搁? 立即率领剩下的人绕过火墙追上去。

    火墙这边? 阿巴泰看着离开还不到一里的明军? 只是目送,没有下令追击。

    虽然心中无比愤恨,但是饶余郡王心底第一次生起了无力感,第一次信心不足,生怕接下来还有陷阱在等着。

    所以哪怕有机会追上,他都生不起任何追击的念头。

    他现在想的反而是,明军如果再返回袭扰,自己是不是要立即撤退。

    收回视线,他木然的下令道:“快救伤兵,看还有没有其他人活着。”

    明军没有来得及清理战场,应该还有一些人活着。

    确实,不但有不少人活着,还有一些人甚至都没有受伤,故意倒地装死。

    也许是想通过装死的手段引诱明军上前,然后暴起杀人,又或是真的不想死,通过这种方式苟活。

    至于是哪一种,已经没人去追究了,也无从追究,今天死的人太多了。

    可那些伤者,却不容乐观,哪怕是轻伤,都需要经历一番磨难,能不能活下来还难说。

    阿济格一脸阴沉的从后方追上来,在看到阿巴泰后,面无表情的问道:“为何不继续追下去,饶余郡王难道被明军吓怕了吗?”

    阿巴泰知道阿济格的心情很不好,这家伙心情一不好,就容易乱发脾气,逮谁咬谁。

    可他阿巴泰也不是个好脾气的主,他自己的心情现在也很不好呢,大小也是个小旗主,所属有六个牛录,这次出征抽调了六百余人。

    到目前为止,已经损失一半了,其中一百多就躺在眼前,他心情能好?

    所以,都敢给皇太极脸色的他怎能轻易的惯着阿济格,于是淡淡的回应道:“相比我大清精锐的性命,落一个胆小之名又如何?”

    阿巴泰这话好似在说,你阿济格为了显示自己的勇武,盲目追击,导致己方中了明军圈套,才有了现在的巨大损失。

    你的胆大,就是用人命填起来的。

    阿济格冷哼一声,没再多说什么,但也没再继续下令追击,因为想追也追不上了,而且他也怕再次中了圈套。

    若再来一次,他英亲王恐怕又要狼狈而逃了,到时候只会更丢人。

    当然,他也没打算就此撤退,率领万余骑怒气冲冲而来,损失这么大后直接掉头回去,丢不下这个脸。

    所以,他在整理了一下阵形之后,继续率部前进。

    对,是前进,不是追击,这两个是有区别的。

    因为他已经完全打消了与明军大战一回合的心思了,只想在最后来个体面一点的收场。

    他现在得打算就是到明军阵前晃一下,显示自己并没有失去信心,还可再战。

    就好像在说:幸亏你们逃得快,不然老子活活打死你。

    这就好比两个高手大战,其中一个高手被打出内伤,一口老血都到喉咙口了。

    但他还是努力的咽了下去,以显示自己伤得不重,还可再战,努力的维持好高手的风范。

    要是当众一口老血喷出老远,那岂不颜面尽失,必成笑柄。

    现在阿济格就是这种心态,毕竟这些年大清对明军的胜率太高了。

    在他心里,大清精锐就是宗师级别的高手,明军则是不入流的,而且还不讲武德,什么损招都用。

    今天被这不入流的一顿爆捶,这心里落差自然无法接受。

    里子已经丢失了不少,面子可不能全丢了,仅剩的一点高手风范要努力保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