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城吧 > 传奇机长 > 第86章 换气过度
    时间稍稍往前拨,在飞机起飞后没多久。操纵由副驾驶来,通讯由韩起负责。同时,由于副驾驶是手动操纵,就连mcp板也是韩起控制。

    许是没有飞行指引的关系,副驾驶在起飞爬升阶段非常不适应,有点儿摸不清飞机的姿态变化。正是拿捏不准飞机的姿态,加之低空气流偏乱,使得初始爬升阶段,飞机一直处于非常不稳的状态,就像遭遇颠簸一样。

    实际上,虽然低空气流有些乱,但是还没乱到让飞机出现持续性地强烈颠簸的程度。之所以初始爬升阶段有如此明显,很大一部分还是副驾驶找不到一个平衡的点。有指引的时候,只要跟着指引就行了。

    可是没有指引的情况下,副驾驶需要确保飞机严格按照航线飞行。只要偏差过大,万一被当成偏离航线处理,那麻烦就大了。

    除此之外,他还要控制飞机姿态以便让飞机进入增速状态。要是飞机姿态很大,是可以快速上升,但是飞机速度很难上来。而速度不增加,就无法收襟翼了。

    所以,不是说所谓的起飞爬升就是脑子一闷,往后拉杆就行。其他需要考量的因素太多了,什么都不管,就知道让飞机爬升,是根本当不了一个飞行员的。

    而且,客机还需要考虑一个另一个重点,那就是乘客的舒适度。要是没有乘客,那操纵上就会简易很多。

    副驾驶还需要控制飞机,让得飞机保持一个相对稳定的爬升率。要是爬升率忽大忽小,会极大地影响乘客的舒适度。

    影响飞机爬升率的因素很多,没有自动驾驶的调整,光靠人力来计算,工作量就显得有些过大了。至少以副驾驶现在的技术水平,还不能维持相对柔和的爬升状态。

    “干嘛呢?坐过山车呢?后面的人吐了,你负责?”韩起非常不满副驾驶的操纵:“今天报告有明显阵风吗?至于晃成这样?”

    韩起接着道:“不过,你倒是挺诚实。知道自己技术水平不行。你要是再这么飞下去,原本停半年的,现在可以缩短到三个月。”

    副驾驶嘴角抽了抽,韩起说三个月,绝对不会多一天,也不会少一天。

    韩起根本就不管顾及什么副驾驶心态的,在他眼里,如果飞行员连一点儿言语干扰都抵抗不了,那还飞个锤子的客机。

    副驾驶顿时压力骤然加重。

    在飞机进入巡航阶段的时候,明明气流很平稳,但是飞机还是不能保持稳定的平飞状态。

    “能不能让飞机稳住?”讲道理,在高空平稳的气流层中,保持飞机稳定应该不是很难的才对。刚刚起飞状态下,副驾驶无法保持平稳,还有点儿那么情有可原。要是连平飞状态下,都维持不住,那问题真的有点儿大了。

    只是,这次韩起并没有再反复催促副驾驶修正状态,而是稍稍关注了下副驾驶的状态。只见副驾驶额头上汗如雨下。如果说紧张出汗可以理解,但是这个出汗量着实有些吓人了。

    而且,韩起细心地发现副驾驶的手在抖。不是紧张地那种发抖,更像是痉挛。

    手都这样了,能飞稳飞机才怪了。韩起还奇怪,维持飞机平飞的状态,这种操作连学员都能做到。一个第一副驾驶做不到的话,除非之前检查他的检查员全部收了这个副驾驶的钱。

    不过,这个副驾驶的状态看上去很不正常,并非简简单单的紧张造成的。韩起于是关切了一句:“你怎么了?”

    哪里知道,这句话一冒出来。副驾驶似乎受了一惊,脸上瞬间如金纸,精气神在这一刻陡然散去。

    他的呼吸声犹如风箱一般急促,而且声音特别大。这说明他的每次呼吸都不是正常呼吸,而是深呼吸!若是光看他的状态,就好像他周围的空气被抽干了,他现在的样子就跟窒息之人的表现一模一样。

    “该死!什么情况?”韩起暗骂一声。他是飞行专家不是医学专家,副驾驶现在的表现似乎超过了他的知识范畴啊!

    韩起还想再询问一句,副驾驶却是毫无预兆地来了一句:“交操纵!”

    “嗯?”韩起还没有搞清楚什么状况,就听见副驾驶交操纵的指令。这时候,韩起的状态根本就不是接操纵的状态。

    然而,并没有等到韩起喊出“接操纵”,副驾驶就右手离开了驾驶盘。

    这已经是非常严重的违纪了。在另一个飞行员还没有确认接操纵的时候,飞行员是不能擅自交操纵的。这样的行为会使得飞机在短暂时间内处于无控制状态。

    这次是纯正的无控制状态,因为自动驾驶没有接通。副驾驶一撒手,飞机就是真正的“放飞自我”了。

    “我去!”副驾驶如此生猛地直接不管飞机了。韩起连忙左手搭在驾驶盘上,控制住飞机状态。

    韩起接了飞机操纵之后,原本上下起伏的飞机立刻被按住。可是,下一刻,飞机就好像被什么无形之手牵引了一般,猛地左偏了一下。

    这不是气流的问题,也不是飞机的问题,而是副驾驶的脚误踩到方向舵了。副驾驶也不是有意为之。此时,他的四肢止不住地在抽搐。正是由于腿脚不受控制,刚才一不小心踩到了方向舵,才会使得飞机产生了不可预计偏差。

    渐渐地,副驾驶的上身开始往后仰,双腿慢慢伸直,整个人显现出异常的僵直状态。

    韩起:“兄弟,我就说了你几句,反应不至于这么大吧!”

    即便如此,韩起心里却是不慌,他大约知道是什么情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