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城吧 > 开局要被唐太宗五马分尸 > 第190章:殿下你下手轻点
    “寿儿,你觉得皇子之中谁可堪大任?”

    李世民一边说着话,一边轻轻的喝着碗里的汤,眼神却灼灼的盯着秦寿,目光明灭。

    此刻

    武媚恰巧端着东西走到门口,闻言不由打了一个激灵,豁然停下了脚步。

    秦寿挠头,“陛下,这事儿您别问我啊!”

    “臣如今不过是个司功参军,何况还不曾上任,哪里敢议论这种大事?”

    “无妨嘛,这就是私下里问问你,你随意说说就行!”李世民笑着拍了秦寿一下。

    “如今承乾获罪被流放岭南,朕心如刀割,岑文本、刘洎等大臣这些时日屡上奏疏,说太子之位久悬不立对大唐无益。”

    “朕已经问过其他大臣的意见,今日正好听听你的意见。”

    随意说说?

    秦寿连连摇头。

    说的好听,真的以为自己不明白?

    越是私下里说的话,越是不能瞎说,这时候答应自己的事儿越是不算数。

    李世民眯了眯眼睛,语气变了一下,又说道:“朕和你交个底,朕想从泰儿,治儿、恪儿,三人之中选,你以为如何?”

    “泰儿博学、聪慧,治儿宽厚仁慈,恪儿充满锐气和当年的朕很像.......”

    李世民说着,叹了一口气,转头看向秦寿。

    “......”秦寿无语。

    我去,这事儿你看我干嘛?

    真不想搭理你们家这破事儿!

    可皇帝就这么直愣愣的看着自己,秦寿最终只能硬着头皮说道:“岳父,以臣想来,魏王、晋王、吴王品行自然是没说的,但臣以为人好不一定就能当大唐的储君。”

    秦寿说道这里顿了一下,看了一眼李世民,见李世民示意继续? 他才继续说道:“臣斗胆问下陛下? 至于国事治理,谁最好?”

    嗯?

    李世民先是一愣? 随即一下子笑了? “你这不是在说笑嘛!他们现在不过是皇子,如何让他们处理国事?难道朕把位子让出来?”

    可看着秦寿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 他眉头不禁慢慢的皱了起来,“寿儿? 你......这是认真的?”

    秦寿无奈点头? “陛下,臣有个想法,我也就是这么一说,您也就是这么一听。”

    “不管您觉得对不对? 您都别追究我的责任。”

    李世民白了他一眼? 摆手道:“说吧!”

    秦寿脑海之中快速过了一遍,想着怎么讲能更好的让岳父明白。

    “陛下,臣曾经听说过一种方法,叫轮值制度。”

    李世民闻言面色微变,

    秦寿却继续说道:“陛下可以坐镇? 然后有选择的将一些国事,交给几位皇子来处理? 这样他们能更多的着眼于整个大唐的角度来看待问题,考虑全局利益。”

    “这样的好处是? 他们可以在一些日常事物,还要考虑一些战略、决策能力? 这样不仅能看出他们的能力? 还能让几个皇子在国事之上可以得到极大的锻炼......”

    轮值?

    李世民咂舌不已。

    眼神灼灼的看着秦寿? 脑中快速的想着这件事。

    想了片刻,心中长叹!

    还别说,这不失为一个好方法。

    李世民眉头舒展了一些,又问道:“那......这个轮值期限呢?”

    “一两个月太短,以年为单位又太长,我觉得半年差不多。”

    李世民眼神亮了一下,随即点点头。

    这时候

    门外的武媚听着里面的话,心头震撼不已,粗重的呼吸甚至让上本身看起来发颤。

    还能有这种办法?

    震惊之余,她忍不住将耳朵贴近了一些,却豁然发现远处来人。

    她连忙连续深吸几口气,款款的走了进去。

    李世民见武媚端来的菜,笑着说道:“寿儿,来尝尝这个菜,你肯定没有吃过......”

    秦寿看了一眼,脸色顿时发黑,这啥玩意?

    牛欢喜?

    ......

    “魏王!”

    此时,房遗爱来到了魏王府上拜访。

    “来,遗爱,快坐!”

    李泰领着柴令武笑着将房遗爱迎进屋,同时示意让一个女子倒茶。

    柴令武:“遗爱,如今成了右领军卫将军,气派都变的不一样了啊!”

    “有多长时间没有来了?殿下还去找过你一次,也不曾见到你。”

    这话虽带着一点奚落,却也有点酸溜溜的味道。

    以前的柴令武,除了魏王谁都不放在眼里,其中最看不上的就是房遗爱。

    但是如今人家房遗爱不声不响的就成了右领军卫将军,还把秘书丞苏亶的女儿给弄到了手,背景之上等于有加了这群文官的背书。

    彻底翻了身。

    而自己还是太仆少卿,就这还是母亲找陛下给求来的。

    房遗爱笑着说道:“这话说的......右领军卫将军交接,以及婚事临近,近来实在是忙。”

    “我怎么好几次看到你在秦寿那里帮忙?”柴令武不阴不阳的说道。

    李泰闻言也不由蹙眉看向房遗爱,“有风传说右领军卫将军职位与秦寿有关,可是真的?”

    房遗爱看着俩人,深吸一口气说道:“殿下,遗爱之所以去秦寿哪里,确实和这个有很大的关系。”

    “这右领军卫将军,还有能娶到秘书丞苏亶之女,乃是因为他......可以说,没有他,就没有现在的我。”

    房遗爱将当初秦寿如何为自己谋求来的细节讲了出来。

    “咕嘟!”

    李泰和柴令武听着人愣住了,不敢相信。

    眼神发呆!

    这一系列的想法,天马行空!

    刚听到的时候,感觉就像在说笑,但是现实却摆在面前,成了!

    这尼玛,简直逆天!

    李泰怔怔的看着房遗爱,久久说不出话。

    屋内的气氛有些凝结。

    还是房遗爱最先打破气氛,“殿下,遗爱来此也是因为秦寿。”

    “这几日,看长安之内饥民病饿之死的人太多,我听说秦寿想开设药店,恐怕.......”

    柴令武此时已经反应了过来,直接打断他道:“房遗爱,你什么意思?他想开药店?谁不知道这长安的药店是殿下和我们的生意?”

    房遗爱深吸了一口气,没有看柴令武,而继续对李泰说道:“殿下,遗爱不希望你和秦寿之间发生什么不愉快的事情。”

    “遗爱想多了,我怎么会和他发生不愉快的事情?”

    李泰看着房遗爱,转移话题道:“遗爱,我怎么感觉你好像变了?”

    “哪儿变了?”房遗爱有些不解。

    李泰:“遗爱可能没感觉到,现在也开始动脑筋了,以前这种事情,你可是从来不想的。”

    房遗爱不由一愣,好像还真是。

    他挠头,难道是受秦寿影响的?

    “遗爱,你以后是右领军卫将军了,有些事儿你可得担待着点啊......”

    “那必须的!”

    “......”

    几人又聊了几句,但是说道秦寿的时候,李泰总是岔开话题。

    临走之时,房遗爱还是忍不住再说道:“殿下,我真的不希望你和秦寿之间发生什么,否则......”

    后面的没有再说。

    李泰拍了拍他的肩膀,深吸一口气道:“放心吧,等你大婚,我过去喝喜酒。”

    房遗爱转身离去。

    李泰看着他的背影,眼神闪烁。

    心头闪过房遗爱说的话,内心为之震撼!

    “殿下,想不到这背后竟然是秦寿?还有他真的要开药店?”柴令武低沉的声音传来。

    “先不管他。”李泰淡淡的说道:“如今正是争夺储君的关键时刻,不能因为他而让父皇心中产生芥蒂。”

    他转头对着柴令武低语了几句,柴令武面色怔然,随即点头。

    .......

    等柴令武也走了。

    李泰来到了后院,左右看了看,推门而进。

    “殿下您来了.......”一个女子娇喘带嗲的声音道:“什么事儿啊,这么犯愁?”

    “犯愁的事儿多着呢!”

    那女子只穿着一个肚兜,笑着攀在李泰的肩膀上,“殿下,我们崔家既然决定拥立殿下,钱粮方面自然不用担心。”

    此女子正是崔家专程送过来给李泰,而且是本族的女子。

    随着承乾的倒台,崔家第一时间向李泰投桃报李。

    李泰抓住了女子的手,“行了,不说这个了,趁着这机会,咱们先睡会儿!”

    那女子似是嗔怒的道:“殿下,您怎么总是在烦躁的时候来找臣妾?难道是想用这‘云雨’之欢消解此中烦闷?弄得妾身......”

    她话没说完,李泰的眉头再次皱起,“云雨?”

    “是啊,您还不知道吧,听说长安现在都时兴说这个词呢,说是一个叫秦寿的大才子作了一首诗,兴起了这个雅词。”

    “秦寿?”

    李泰心中的烦躁没来由得再次加重了几分。

    “哎呀,殿下你下手轻点.......”

    .......

    ps:轮值制度的感慨在章评里面,这里不再赘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