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城吧 > 夫人什么时候来哄我 > 第一百零三章 他总是懂她
    吃完药,把药瓶的药粒都倒了出来数,只有今晚的量了,而距离复查,还剩10天,她撑在洗手台上,心里有点慌。

    施宇见她出来神色不安,问道,“怎么了?”

    顾尔歌摇摇头,说,“我下午有事,你先自己回酒店吧。”

    施宇说,“我陪你。”

    顾尔歌郑重其事道,“不用,我真的有事。”又强调道,“自己的事!”

    施宇认真地看了她一会儿,确定她是真的不想自己参与,才回道,“好吧……”又问她,“你什么时候去?”

    顾尔歌回,“现在出发。你等我打车走了,再去开车回酒店吧。”

    施宇心想,她是害怕自己开车跟踪她吗?虽然疑惑,却也听从她的建议,看她上了车,他才回车库。

    “……我想查一下芜A·CX192这位司机的手机号码。”施宇在车上给出租车运营公司打电话,而报出的这个车牌号,就是顾尔歌刚刚坐的那辆出租车的车牌号。

    “抱歉,手机号码属于司机私密信息,我们不能泄露。”那边回答。

    施宇说,“是这样的,我刚刚下车,但是我有东西落车上了,再回去找他的时候,司机已经开走了,我想联系一下他。”

    “我们理解您的心情,也请您理解,我们按照规定不能透露司机个人信息。但是我们可以通过我们的后台帮您转告司机,让他帮忙查看车上是否有您遗漏的物品。”

    施宇忙道,“谢谢你。那能告诉我他现在在哪儿吗,如果他有乘客的话,麻烦让他在下车地点等我,我这边马上打个车过去,跟他一起查看。”他装作很焦急的样子,“这个东西对我来说非常重要,麻烦你帮我问问好吗?”

    他说话得体,又有礼貌,还说自己马上打车过去,接线员是个女的,心软道,“那我帮您问问吧,再给您回电话。”

    施宇连连道谢,“谢谢你,真的谢谢你。”

    没过一会儿,就接到回电,“先生,司机说他拉一个客人到文港路的鸿恩事务所,您可以打车过去跟他一起找找。请尽快出发,司机说最多等您5分钟。”

    施宇激动道,“好的好的,谢谢你!你的工号是多少,我可以给你们领导打电话表扬你吗?”

    接线员道,“不用不用,能帮到您是我的荣幸,希望您能找到您丢的物品。”

    施宇说,“嗯,我现在就打车过去,真的感谢,非常感谢!”

    挂了电话,接线员为自己能帮到一个人而感到开心,施宇也知道了顾尔歌的目的地,直接驱车前往。

    他开得快,居然比出租车还早到。先一步把车停在了上个路口,躲在暗处,看顾尔歌下车进了楼,他才走向出租车。

    “师傅,我之前打过电话给你们总台,说有东西落在你车上了过来找的那个人。”

    司机偏头看这个人,玉树临风、举止绅士,他不记得有拉过这个人。

    施宇说,“后来我发现就在我包里,没有丢,抱歉抱歉!”然后递给了司机一百块钱,“给您添麻烦了,这给您,以表歉意。”

    司机看他大方又有礼貌,忙说,“没事,找到就好!钱我就不要了,下次别这么粗心大意!”

    施宇微微欠身,“那谢谢您了,对不起啊。”

    司机大手一挥,“没事,兄弟!”便开车走了。

    施宇就退到一个可以看到出口,又可以隐藏自己的地方,拿出手机搜“鸿恩事务所”。

    顾尔歌上了楼,站在门前有节奏地敲了几下,里面才开门。

    来人见是大金主,脸上堆笑,“您怎么亲自过来了?有事知会一声,我们服务上门!”

    顾尔歌瞥他一眼,“你们老板呢?”

    这人就把她带进了老板的办公室。

    高鸿恩正在收拾器材,准备外出,见她进来,连忙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大财主,您怎么来了!”

    因为顾尔歌出手大方、给钱利索,整个事务所都把她当菩萨一样供着,巴不得长久合作。

    顾尔歌问,“上次交代你的事儿怎么样了?”

    高鸿恩道,“周渔和周行的监视情况,我每天都发您邮箱了的,还有您让我查的……”

    顾尔歌打断道,“不是这个。”

    高鸿恩顿悟,给另一人使了个眼色,他便出去了。高鸿恩过去关上了门,“大财主啊,药的事儿可急不来!您要的都是处方药,而且还是最难搞的精神类药物,现在国家对精神类药物管控越来越严格,难弄得很!”

    顾尔歌不言。

    高鸿恩继续说,“我这边渠道有限,认识的都是护士,护士偷药也不能全偷啊!而且您要的剂量大,我也不可能寄希望在一个护士身上。多箭齐发,但是进度不一,希望您理解!”

    顾尔歌定定地看他,“高鸿恩,如果我不知道你的底细,我不会让你去帮我弄药。你少在这儿跟我打哈哈,你想临时加价你就直说,别整这些虚的!”

    高鸿恩笑道,“哪能啊,大小姐,价格谈妥了的,哪有临时加价的道理。我们还指望着您吃饭呢,可不敢跟您闹僵!”

    顾尔歌问:“那什么时候能拿到药?”

    高鸿恩说,“最快后天,而且药不齐。您说的有好几种药,就连医院都难弄到,弄到的医院都把药的粒数瓶数入了系统,就连每一粒药给哪个病人吃也有记录,钻不了空子。”

    顾尔歌说,“那就后天!我后天上午来拿,你最好准备齐全!”

    高鸿恩说,“好!”

    顾尔歌准备离开,手刚握上门把手,说道,“我希望这个事情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我知道你爱钱,但是如果有第三个人知道药的事,你小心有钱没命花!”

    高鸿恩连连点头,恭敬道,“我懂您的意思!”

    做了这行这么多年,他当然知道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也能一眼看出,哪些人能惹,哪些人不能惹。

    而这个女人,属于惹不起的范围!

    回到家,她趁着何如醉做饭,回了房间提前把药分了出来。她知道私自停药后果严重,所以她要把剩下的药要分成5次吃,而这个剂量连最低剂量都达不到。她忐忑不安,开始后悔自己擅自加重了剂量。

    其实在九月出事之前,她身体的耐药性已经达到一定程度了,只是那时候每天平淡无奇,她还能撑过去。九月出事就像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她撑不住了!而且顾衍也说过,如果身体状况不好就得回M国,可是她还有事没做完,她不能回去!

    所以她擅自加重了剂量,效果不错,就是副作用更大了。明显感觉到反应变迟钝了,别人问问题,心里知道要怎么回答,可就是慢一拍!还特别容易出神,注意力一点都不集中。最重要的是,她确定还有其他变化,但是她不知道是什么!这让她惶恐不安。

    看着分好的药,她心里祈祷,希望自己身体的持药性加上这剂量,能挺过这40多个小时!并且不能让何如醉发现她的药剂有改变!

    晚上吃完饭,顾尔歌把药倒在了手心里,从房间里出来。她心想,要是何如醉看到剂量问起来,她就回答她已经吃了一些了。

    而何如醉在看电视,见她出来,只是循例问了一句,“吃药?”

    顾尔歌嗯了一声。

    她就转过头继续看电视了。

    她心里一松,吃了药陪着何如醉看了会儿电视,才各自去洗漱睡觉。晚上不知道是因为药剂减少,还是心理原因,翻来覆去睡不着,想到高鸿恩说药拿不全,她不抱希望地在网上药店转了一圈,果然没有!

    还有10天才能复查拿到药,这种数着日子过的感觉像是回到了从前,她很害怕也很不安!她不自觉地用牙齿咬着手指,企图用痛感减轻自己的焦虑,上次手指上的伤才掉了疤,这次隐隐又像要被她咬出血。

    正在此时,她的手机屏幕亮起,弹出一条信息,是施宇发的:【睡了吗?】

    施宇看着手机屏幕出神,他当然知道她睡了,现在都已经凌晨1点多了。可是他睡不着,想要抱抱她,想要看到她,哪怕是听她说说话,或者回他短信也好。

    他今天去事务所看了,敲了半天没人应,无功而返,他很气馁。就好比她把她的秘密藏在了一个盒子里,他拿到了这个盒子,却发现被上了锁,而他没有钥匙。

    无奈地想把手机锁了屏,强迫自己睡觉,却看到“已读”提示。

    他心里一喜,连忙又发了一条:【怎么还没睡?】

    系统又提示“已读”,他就确定她此刻正在看手机。

    他发:【我现在特别想你。宝,我可以给您打电话吗?】

    看到她已读,等了半分钟,他就给她打了电话过去,本来都不抱希望她会接,但她居然接了起来!没有听到她说话,他又看了一遍手机屏幕,确认正在通话中,他才说话。

    他低声问她,“宝,你在干嘛?”

    顾尔歌听到他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低沉而温柔,恍惚回到了从前他们每天夜里煲电话粥的场景。他那会儿的开场白也多半是这句,然后她就回“在想你”。

    顾尔歌刚说了一个“在”字,吐出的声音把她自己吓了一跳,同时她脑海中回忆的那根线嘭地就断了。

    她一惊,刚刚她……

    施宇听到她突然住了口,也不介意,继续问,“怎么这么晚还不睡?”

    顾尔歌没有说话。

    他笑着说,“是不是在想我?”不等她回答,他继续说,“我也很想你,宝宝。今天分开的时候你都没有抱一抱我,上了出租车也没有看我一眼……”

    他完全不觉得自己在唱独角戏,也没有觉得难为情,他吃准了她吃软不吃硬,他就一个劲儿地卖惨求安慰。

    一晚上都是他说她听,说到最后他都不确定她还有没有在听,是不是已经睡着了。直到早上5点过的时候,他撑不住也睡了过去……

    顾尔歌听手机那边没了声音,猜想他睡着了,无声地对着话筒说了一句“晚安”,便挂断了电话。

    本以为他早上才睡,今天就不过来了,没想到他居然赶着吃早饭的时间过来了。

    施宇看她一脸惊讶,调笑道,“你这是什么表情,吃你一顿早饭就这样看着我?”

    顾尔歌不搭理他,他就凑到她面前说,“是何阿姨让我过来吃早饭的,不信你问。”

    何如醉知道他在逗小歌,帮腔道,“对,是我让他今天过来吃早饭的。天天吃酒店,给他换换口味。”

    说完笑着看她,顾尔歌心里对于他们俩的一唱一和翻了个白眼,面上却没说什么。

    施宇坐在她旁边小声问她,“昨晚你几点睡的?”

    顾尔歌抬眼去看何如醉,见她没有在意,又怕施宇说出凌晨还在通电话这种话,瞪了他一眼,“食不言,寝不语!”

    施宇又想到昨晚他们明明还躺床上打电话来着,跟“寝不语”也挨不上边,顿时笑出了声。

    何如醉这才看了过来,顾尔歌尴尬地笑了两下,在桌下伸手去打他,却被他另一只手捉住。他紧了紧她的手,大拇指还在她的手背上摩挲了两下,才放开。

    这才开始安安静静地吃早饭。

    吃完饭施宇陪着何如醉在客厅说话,顾尔歌睡在阳台的躺椅上晒太阳,朦朦胧胧记起一个类似的场景,她也是躺在一张椅上晒太阳,耳边欢声笑语,然后施宇朝她走过来,对她说……

    “要不要抱你去床上睡?”

    施宇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她半睁着眼,看阳光给他周身镀上了一层柔和的金边,眼前的他和记忆中的他重叠在一起,她一时竟分不清回忆和现实。

    施宇看她愣愣的,伸手去捏她的脸,“傻了?”

    顾尔歌被他手上的动作拉回现实,一时间心里居然冒出一种失落的情绪,她又重新合上了眼。

    施宇对她的不搭理也不恼怒,端了张小板凳坐在旁边,一手支在把手上撑头看她,一手去摸她的脸。

    顾尔歌本来准备装睡不理他,但他越摸越起劲,她恼火地睁眼看他,眼里尽是不满。

    施宇得逞地笑,“还装睡吗?”

    顾尔歌:“……”

    施宇:“我倒是希望你继续睡,这样我就……”

    顾尔歌怕他说出什么浑话,一把打在他的手臂上,隔着毛衣,施宇不痛,反倒把顾尔歌的手打痛了!

    顾尔歌吃痛,施宇笑着去揉她的手。

    坐在客厅里的何如醉瞥了一眼阳台上,两个都老大不小了,跟个小孩子一样,没眼看!她关了电视,起身到书房看书去了。

    顾尔歌余光看到何如醉走开了,心里又羞又气,欲甩开施宇的手,他却越握越紧。

    他把她的手摊开来看,微微泛红,没有大事。不过细想来,能有什么大事呢!

    顾尔歌拧不过他,便傲娇地把头偏到一边不看他,以示抗议!她的手凉,他的手热,眼里没有看他,也不知道他会有什么动作,这种未知让她的心跳都快了几分。

    手心里突然传来一下又温又软的触感,她回头看,只见他轻轻地吻了一下她的掌心。

    她的心里一阵泛酸,又一阵感动。

    施宇从手心里抬头对上她的眼神,看她像定住了一样,一动不动。他便对她勾了勾手指,顾尔歌不自觉地靠近了些,下一秒他就吻上了她的唇。

    顾尔歌像被触电一样,往后一缩,这才回过神来。他没有像以往一样追着她亲,只是嘴角噙着笑意看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