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城吧 > 木叶老魔头想当个好人 > 第109章 叛逃伊始
    野原琳在带土心中的地位毋需赘言,月之眼计划的最终目的便是以复活,或者说,令这个少女永远存在而展开的。

    充斥着杀戮与阴谋的忍者世界,即便动用类似轮回天生一类的忍术复活了琳,对方也早晚还会丧生在各种争端之中。

    带土对此看得很明白,不如说,早已对这个地狱一样的世界失望透顶,琳是他心中最后的净土,也是他孤身前行的唯一动力。

    一切,都是为了改变世界,为了创造一个和谐美满,有琳存在的世界,在那个世界,不再有悲伤,争斗,与死亡。

    正因此,当泉用琳的幻象攻击自己时,带土的愤怒可想而知,那几乎是快撑破心脏,挤爆胸腔,燃尽万物的怒火。

    这不只是亵渎。

    更是揭开伤疤,狠狠践踏!

    然而,毕竟不是少年之时了,行事不能全凭感情,血枭就站在边上,自己如果执意要杀宇智波泉,必将遭到那家伙阻拦。

    亲眼看见血枭是如何一个人攻陷整个云隐村的带土,丝毫不认为自己敌得过对方,有神威在,他自保无虞,但若想主动进攻……

    那绝对是在找死。

    但是。

    “这件事不会就这么算了。”

    灰白色立方体遍布的异空间里,带土摘下面具,阴晴不定的自言自语着,眼中的杀意从未如此刻这般强烈。

    宇智波泉虽与血枭关系很好,但这并不意味着两人会一直待在一起,或早或晚,肯定有分开的时候,而那时就是自己下手的时机。

    “宇智波鼬……”

    或许可以利用鼬,带土如此想着,接着又念及雨隐村,若自己当真得手,必须做好应对血枭后续报复的准备。

    另一边,完成预定目标的临如带着泉撤离云隐村周边,他此时已经重新封印好状况S的力量,形态也变回了【临如】。

    一场大战结束,天空布满铅云,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层峦叠嶂的山脉间,临如一边奔跑,一边轻声对身边的少女问道:

    “泉,你是在生我的气吗?”

    这一路上,泉一直保持着沉默,从眼角余光扫到的信息来看,对方的脸色很差,心情一定也很不好。

    “……”

    泉没说话,仿佛默认了。

    临如同样没说什么,气氛重归安静。

    过了一会儿,许是实在憋不住,泉狠狠一咬牙,终于还是开口了,语调有些发颤:“临如大人,您要阻止我复仇吗?”

    临如看了一眼泉,说道:“我如果真想阻止你复仇,最好的选择是杀了你,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准备带你前往我的大本营。”

    “那……”

    泉嘴唇踟蹰,面泛犹豫之色。

    “那个戴着面具的黑袍男人,姑且就叫他宇智波斑吧,那家伙现在对我还有用。”临如轻描淡写的说着,如实相告道:

    “先不说你单对单能否完成复仇,就说宇智波斑吧,在他还没完成他的历史使命之前,我不太想看到他就这么命丧黄泉。”

    “历史使命?”泉不解。

    “你不需要知道太多,你只需要知道宇智波斑暂时还不能死,就可以了。”说这话时,临如着重强调了一下“暂时”二字。

    泉若有所思,领会到其中深意,心中暗松一口气的同时,也感到有些疑惑,既有临如关于宇智波斑的计划,也有……

    宇智波斑这个名字。

    “如果我没听错的话,您说的是斑?我们宇智波一族很久以前的那位先辈?我记得……”泉眉头轻皱,好似在回忆些什么。

    但过了半晌,也没想起来太多。

    临如注意到泉困惑的目光,简单说道:“这些信息算不得什么机密,我将来会告诉你,但在现在,我们有更重要的事要处理。”

    “什么事?”

    “关于你的叛逃……”

    等临如详细阐述完叛逃戏码,泉不禁感叹对方心思缜密,利用根部忍者传递信息,误导团藏和木叶高层,撇清自身关系……

    不得不说,即便自己是木叶高层,在得到那样的情报以后,也很难再把怀疑的目光放到临如身上。

    “都记清楚了吗?”

    “嗯!”

    临如轻轻点头,换了副口气:“那好,说点别的吧,你为何会出现在云隐村周边?我不是让你和我的复制体照常行动的吗?”

    “临如大人,我担心您的安危。”

    意料之中的回答,就像雾隐政变时那样。

    “在这个世界上,你最不需要担心的就是血枭的安危,泉,我不希望再有下回。”望着临如不耐烦的样子,泉认真应道:

    “是!”

    泉信誓旦旦的保证,不仅没有让临如对其放心,反倒更加泛起了嘀咕,但对方终究是一片好意,便没再多说。

    “那好,准备行动吧!”

    在跟随临如前往根忍们所在的路上,泉默默摘下护额,摸出苦无,毫不犹豫的在木叶徽记上面划了一道。

    从此刻开始,她正式成为了一名叛忍。

    ——————————

    当土台率领云隐大军回归村子时,看见的只有一片残垣断壁,围墙坍塌,山峰倾倒,大地开裂,很难想象这里之前遭遇了什么。

    村子遭受袭击,这种状况对云隐而言虽然很罕见,但也并非没有,然而比起昔年的金角银角叛乱,八尾人柱力暴走……

    此时此刻的云隐村,出奇的诡异,出奇的“干净”,明明是这种程度的破坏,却没看见一点血迹,一具尸体,云忍们三三两两的散落在周边,没精打采的巡逻。

    “由木人,死了吗……”

    村内一片草草清理出的空旷地带,土台看着全身缠满绷带,被奇拉比搀扶着才能勉强起身的雷影,话语间充满苦涩。

    艾沉默了一会儿,突然冷冷道:“现在不是伤感的时候,木叶那边的情况如何?他们有派兵追击过来吗?”

    云隐大多数忍者都赶赴前线,在火之国边境与木叶忍军对峙,这也是血枭来袭时,云隐只有区区一千忍者迎战的原因。

    现如今后方起火,土台急速回援,只要木叶的指挥官不是个傻子,都不会轻易放跑对面的敌人,衔尾追杀是最最基本的操作。

    但出乎艾意料的,土台的回答是:“因事态紧急,我在战场上把村子这边的情况通报给奈良鹿久了,对方表示不会趁火打劫。”

    艾眉头一拧,目露凶光,本想斥责土台的天真,但看见对方苦笑的样子,也明白此事实属无解,左思右想后,勉强应道:

    “嗯,你处理的对。”

    土台环顾一圈周遭,垂头丧气的问道:

    “雷影大人,这战争,还打吗?”

    艾这回沉默了许久,由木人阵亡,自己重伤,村子更遭受史无前例的破坏,相比之下,死掉的那数百忍者反倒不算什么了。

    “血枭的威胁依旧极度致命,而且那恶魔似乎盯上了云隐,在这种艰难时期,木叶既然无意战争,给了我们一个台阶,那就……”

    “休战吧。”

    艾平静的道出结论,虽然愤懑,屈辱,但,云隐的确没有选择,血枭的话犹在耳畔响起,这个面子,他不想给也得给,只要他还是一个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