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城吧 > 木叶老魔头想当个好人 > 第107章 无面之人
    血肉飞溅,血河流淌,洁白的天空仿佛染上一抹暗红,本应祥和温暖的夏日午后,森寒阴气直冲云霄,这场景恍若鬼蜮。

    来回奔跑于血海表面,与亡者军团战斗的云忍很快发现,对面的敌人不仅实力丝毫不逊生前,恢复力更强大到恐怖。

    即便是断手断脚这样的伤势,不需三五秒的时间便恢复如初,刺穿心脏没用,唯有破坏头颅方可使其进入休眠状态。

    然而,死河收藏的亡灵平均实力都不弱,最次的也在中忍左右,彼此间甚至懂得利用脚下血海藏身,偷袭,配合。

    2000亡灵军团完全施展开来,棘手程度要远远超出同等数目的忍者军团,尤其是那几个影级亡者,每次出招都至少带走一大片云忍。

    “啊!”

    “可恶!这帮家伙根本杀不死!”

    “雷影大人!救我!”

    亡者们沉默战斗,无情且迅速的收割着敌人的生命,短短数分钟过去,在先后死掉几百人以后,终于有云忍承受不住崩溃。

    接着,就犹如多米诺骨牌一样,越来越多的云忍向着四面八方逃窜,亡者们谨遵临如意志并未追击,转而围攻剩下的人。

    面对周围密密麻麻的上忍级亡灵,艾怒气勃发,忍无可忍,超负荷催动雷遁铠甲,如一辆坦克撞开所有拦路者,直线冲向临如。

    “亵渎死者的混蛋,受死吧!”

    “珊瑚掌!”

    血水飞溅,矢仓嘭的一声跳出血海,恰到好处的冲至艾身侧,手掌按压,雷影猝不不防之下,肩膀已然长出一丛丛珊瑚。

    四代水影的珊瑚掌,具有封印及束缚对手动作的能力,中招部位长出的珊瑚,对受术者来说不亚于最坚固的锁链。

    亡灵上忍连续冲至,各种遁术暗器如机关枪扫射般纷纷命中雷影,后者尽管极力躲闪,拼命防御,依旧被打得东倒西歪,重心失衡。

    “磁遁.砂缚柩!”

    罗砂瞅准机会,沙金顷刻席卷速度稍稍减慢的艾,一层层覆盖,蔓延出黑色咒文,将其禁锢于半空之中缓缓升高。

    临如瞟了眼十米外已经被制服的艾,轻笑一声,缓缓起身,漫步走向对方,对那双瞪得滚圆的双眼说道:“想万军丛中取主帅首级?你还不够格。”

    “少嚣张了,血枭!”

    艾冷笑一声,面目狰狞,奋力嘶吼,开始全力挣扎,淡蓝色电光向白色转变,头发根根竖起,束缚身体的沙金也剧烈抖动起来。

    “哦?力量还能增强吗?有点意思。”

    临如眼底露出一抹感兴趣的神色,意念一动,罗砂略微放缓查克拉输出,砂缚柩的控制力大减,嘭的,雷影破土而出。

    “雷斗忍遇须吐励刀!”

    两米距离一闪即逝,艾弯曲手臂,重拳携着刺耳风声向临如脸上砸来,临如见此迅速抬起手掌,准备抵挡这一拳。

    谁知,在即将碰撞的前一瞬,艾却于千钧一发间火速收拳,转为肘击,利用惯性力合身撞到临如身上,肘部直击面具。

    咦?这波变招很快,值得表扬。

    嘭!喀嚓!

    头一次,临如有些反应不及,外骨骼面具破裂开来,化为碎片爆散,身形连连退后,直至撤至五米外方才勉强站稳。

    艾得势不饶人,疾追而上,正打算连施绝招干掉这大魔头,但就在这时,体内血液突然不受控制的剧烈翻涌,似有暴走之势。

    噗嗤噗嗤……

    一微秒间隔都没有,血箭此起彼伏的钻破皮肤,喷涌向体外,艾牙关紧咬,拼尽全力的试图前进,但如潮水般涌来的虚弱感……

    还是令他难以抑制的停在了原地。

    全身溢满鲜血的艾,无疑已然遭到重创。

    该死,老夫是什么时候中了这招?

    “没人告诉你,我的面具材质很硬吗?硬要打破,难免会被碎片划伤胳膊,然后,自然就会遭受神诛杀的折磨,就像现在这样。”

    临如缓缓挺起腰板,慢条斯理的把捂住脸颊的手掌移开,艾看着血枭的真面目,一时间瞳孔放大,心跳骤停,只感觉浑身发毛。

    苍白的皮肤,布满暗红纹路的面颊,没有眼睛,没有鼻子,也没有嘴巴,彻彻底底的无面人形象,形同鬼怪。

    “你究竟……是什么怪物?”

    临如淡淡说道:“姓名,性别,身份,体型,外貌,对我来说并没有太大的意义,只要我想,我可以变成人,然后继承他的一切。”

    没有嘴巴,声音像是从身体里发出,带着一股诡异的笑声,临如用手抹了把脸,顷刻变成了阿茨伊的模样。

    这名初见时落荒而逃的云忍,已经在刚才的战斗中不幸阵亡,尸体坠落死河,变成了藏品之一,临如便可变成对方的样子。

    “你觉得这副形象如何?云忍阿茨伊,又或者其他什么人?死掉的云忍很多,其中某些人你或许并不熟悉,而我……”

    再次抹了把脸,变化成一名女性云忍,声线也随之变为女声,临如笑着补充道:“就这样潜伏在云隐村生活,似乎也挺好的。”

    看着血枭就这样轻松改变体貌,甚至随心所欲的跨越性别隔阂,艾陷入了沉默,过了半晌方缓缓道:“你这个恶魔。”

    “把你吃了,然后以雷影之身统领云隐,这个主意貌似也不错。”临如缓步上前,纤细的五指摸向艾,无数触须于白皙的腕部蠕动。

    清秀的面容,靓丽的五官,配合一头漆黑长发,此刻的血枭迷人至极,但艾却丝毫提不起欣赏的欲望,唯有一股股寒气从脚底蹿起,袭满全身。

    “放开我大哥!”

    突然,一只章鱼触手席卷而来,临如飞速后退,艾被触手卷走,他抹了把脸,纯白面具重新浮现,声线也变回原来的低沉沙哑的男声:

    “一直在留意这边的状况吗?”

    “八尾人柱力,你的实力的确挺强。”

    奇拉比刚把艾搁在头顶,无数亡灵便飘出血海,密密麻麻连成一片,从四面八方围绕着它庞大的躯体发动连绵不绝的攻击。

    嘭!轰!喀嚓!

    尽管身为人柱力,但在死河里涌出的数百上忍精英上忍,以及两个影的围攻下,奇拉比依旧感到压力倍增,如无根浮萍般晃晃悠悠,眼看要支撑不住。

    “比!走!”

    艾大吼一声,奇拉比一咬牙,吃力的冲开亡者们塑造的包围圈,趟着死河,硬生生向村外突围而去,完全没了战斗的意思。

    雷影和八尾人柱力的撤退,明显成为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还在奋战的达鲁伊等精英上忍忙作鸟兽散,纷纷退避,逃跑。

    由木人也待撤退,但临如却好巧不巧的乘着血浪朝她俯冲过来,双臂连挥,血海翻涌,一波波海啸层层叠叠的包围向她所在的区域。

    血水里浮现的,是不计其数的面孔,无数条手臂探出,抓握,疯挠,死者哭嚎,冤魂唳啸,短短片刻便将疯狂挣扎的由木人淹没。

    为什么?

    为什么是我?

    望着越来越多的亡者汇聚过来,切断自己的所有逃跑路线,由木人四肢被紧紧缠住,发出不甘的怒吼,直至彻底没了声息。

    此时的云隐村,再无一个活人存在。